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婚笔记 > 第九页

第九页

第九章:

梁嘉聿很快翻看完林知书的计划书,她电脑就在身边,刚刚写好的代码是在做物品的图像分析。

“有前景的项目计划,但是人力和资源很明显跟不上。”梁嘉聿说道。

林知书点头:“我们打算先做基础架构,物品识别目前也仅限于日常用品类别。之后如果有更多的资金赞助,我们会继续完善物品识别类别和软件内容。”

“你需要我给你赞助?”梁嘉聿直接问道。

林知书果断摇头。

“这是我自我独立的第一步。”

客厅里重新开了灯,林知书同梁嘉聿一起坐在沙发上。

肩膀挨着肩膀,是因为林知书刚刚在给他看自己的代码。

“你觉得我走在正确的方向上吗?”林知书问。

梁嘉聿合上她的电脑,“就这个项目而言,我不确定。但是就你个人发展而言,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林知书把笔记本电脑抱进怀里。

她想,十六岁时对梁嘉聿的“崇拜”,如今也依旧存在。

希望得到他的认可,希望得到他的指导。

如果梁嘉聿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林知书会得到更多走下去的勇气。

看完计划书不过二十分钟,梁嘉聿问她介不介意自己去阳台上抽烟。

林知书说:“我不知道你还抽烟。”

梁嘉聿起身,声音清淡:“偶尔需要提神的时候——”

“——比如现在。”林知书接道。

梁嘉聿侧目看着她,笑道:“比如现在。”

林知书没有离开,她跟着梁嘉聿去了阳台。

梁嘉聿站在下风口,确保林知书不会闻到烟味。

阳台没有开灯,仅靠着客厅透过来些许光线。环境暗下来,叫人也更加的放松。

林知书坐在阳台的摇椅上。

夏夜的风像一张温柔的凉毯,将人围住,而后又无声地消散。

林知书后背靠在摇椅上微微用力,人就跟着椅子惬意地晃动了起来。

“你这周过得好吗?”林知书问。

梁嘉聿总是喜欢看着她笑,他安静了一会。

“正常。”

“正常是什么意思?”林知书又问。

“不如你先和我讲讲你这周过得怎么样?”梁嘉聿反问。

林知书喜上眉梢。

林暮很少问她这样的问题,他常年忙于工作,很少有和林知书一起吃饭的时候。

即使坐在一块吃饭聊天,也绝不会问到这周过得怎么样。

林暮会问这段时间有没有考试,考试成绩怎么样。会问有没有和学校里的同学、老师处好关系,会问想要考什么学校,模拟考试结果接不接近。

一顿饭的时间太短,问完林暮关心的这些问题之后,再没有其他的时间去关心林知书的生活。

父亲的关心是目标明确的、冰冷的、坚硬的。

而陈阿姨更不会问林知书,这周过得怎么样?

林知书当然也有很多朋友,她有乌雨墨。但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事无巨细地告诉朋友。

林知书想要一个可以倾听她说话的家人,因为家人永远会站在她的立场。

她可以在家人的面前展示“邪恶”、“阴暗”,而家人不会离她而去。

眼下,梁嘉聿问她:“这周过得怎么样?”

“你是真的想知道还是只是想逃避我问你的问题?”林知书朝他确认。

梁嘉聿笑:“你觉得我一点都不关心你?”

林知书:“我只是不确定你关心的界限到底在哪里。”

梁嘉聿也坐到林知书对面的椅子上,他双腿交叠,烟放在很低的位置。

“我想听听我们小书这周过得开不开心。”

林知书别过脸,颧骨高高扬起。随后又看向梁嘉聿,开口:“这周过得很辛苦也很快乐。”

“怎么说?”梁嘉聿熄了烟。

“参加了可能会有前途的软件开发项目,很辛苦,一切都要自己来干。不是课本上现成的东西,几乎一切都要重新学。但是进展喜人,刚刚给你看的代码是我这周的成果,基本架构已经成型,之后完善了就开始做机器学习的部分。”

“大三结束前如果能做出好结果,大四实习一定能找到好的职位。又或者到时候如果有钱有成绩,也可以考虑出国读书。总之在努力做事的时候,我心里的焦虑少了很多。”

林知书说完,抿唇看着梁嘉聿。

他全程没有插一句话,像是听得很认真。

“钱的事情不用担心。”梁嘉聿说,“我很高兴你这周过得很好。”

林知书心中紧张消逝,嘴角上扬,“谢谢,那你呢?chole说你这周都在外面考察酒店。”

“是。”

梁嘉聿的回答很简单,林知书不知道他是不愿意和她讨论他的事情,还是他的日子就是如此的平淡、无趣,没有任何值得拿出来交谈的事情。

“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林知书说道。

梁嘉聿背靠进椅子里,安静了一会:“考察酒店、开会、吃饭,和我之前的生活没有什么区别。”

“没发生任何有意思的事情吗?”

梁嘉聿很淡地笑了笑:“没有意外,也没有惊喜。”

一切顺利、平滑得像是锋利的刀刃裁开白纸,他做过很多年的事情,积累下丰厚的资本,以确保他以后的人生平直、顺利,同样也无趣、乏味。

“苦恼、不开心的事情呢?”林知书又问,“比如凌晨还要开会这件事?”

梁嘉聿扬眉:“开会敲定十个亿的项目,我的确不觉得苦恼。”

林知书:“……”

“时间差不多了。”梁嘉聿站起身子。

林知书也跟着站起来:“好,那我先回房间了。我不会打扰你的,你放心。”

梁嘉聿点头。

林知书率先走出阳台,行至客厅门口时,她忽然停步。

“还有事?”梁嘉聿问。

林知书摇摇头,“没有,我先走了。”

家里重新安静了下来。

梁嘉聿回他的卧室开始,林知书从自己的卧室里拿了衣服,轻手轻脚地穿过走廊去浴室洗漱。

林知书心情很好,在浴室里小声哼唱歌曲。

吹风机调到小风,担心声音传去他卧室。而后穿上睡裙,像是森林里的小精灵一样,没有声音地蹦跳着回了房间。

-

会议按时开始,大部分时间是双方律师在核对合同细节。大方向的内容和条件上周已经谈妥,梁嘉聿不需要深度参与此次的会议。

漫长而熟悉的过程。

并不会觉得苦恼,因为这十亿的合同会有大部分进入他的银行账户。但会觉得平淡、无趣,因他已得到了太多。

律师慎重、负责地将合同的每个细节注意敲定。梁嘉聿觉得无聊,却也没有分神。

时钟走到两点半,会议结束。

梁嘉聿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疲态,他语气如常,和所有人说再见。

走出房间时,脚步声依旧压到最低。

从浴室里出来,安静地走向自己的卧室。

林知书的房门在此刻打开。

“梁嘉聿!”

梁嘉聿驻足在她门口。

林知书穿着一条白色的吊带长裙,棉布质地,松松地将她的身体包裹。

她赤足站在干净的木地板上,从卧室门后探出身子。

梁嘉聿转身,看着她。

时间已不早了,现在将近凌晨三点。

梁嘉聿安静了一会,问她:“你要用外面的洗手间?地上可能有水,小心滑。”

林知书轻轻笑了起来。

不知是否深夜的缘故,此刻的林知书显得格外柔软。

黑色的长发从她白皙的肩头淌下,结束在纤细的手臂上方。

“我是在等你的。”林知书说。

梁嘉聿望住她,语气依旧平静:“在等和我说晚安?”

林知书又笑起来。

她穿着柔软的、亲昵的白色睡衣,笑起来的时候,鼻头上挤出可爱的纹路。

林知书想,或许早有太多人曾这样不辞辛苦地等着同梁嘉聿说一声晚安,他如何会觉得意外、惊喜。

“不是的,”林知书摇头,“我是说吃晚饭的时候。”

梁嘉聿嘴唇轻抿,注视着林知书。

“因为不想要耽误我爸爸吃饭的时间,所以提前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在外面吃饭,不用等了。晚上回到家的时候,我爸爸真的已经吃完了。”林知书说道,“像是吃到一口由巨大空气填充的巧克力,你分明知道那里面什么都没有,但是吃到嘴巴里的时候,还是品尝到微微的失落。”

梁嘉聿平声开口:“那时候你在等我?”

“是啊,我问了chole,她给了我你大概到家的时间。”林知书看着梁嘉聿,“我不想你也吃空心巧克力。”

“我没有过关于空心巧克力的感受。”梁嘉聿说。

“我知道,所以我仔细描述给你听,”林知书仰头看着梁嘉聿,“梁嘉聿,只要你回家,只要我有空,我一定会在家等你吃饭。”

因为有期待,所有才会有空心巧克力。

林知书对父亲有所期待,才会吃到失落的空心巧克力。

而在今晚之前,梁嘉聿对林知书并未有所期待。他说,一切在不影响各自生活的前提下进行,他接受林知书的偶尔缺席,他不强求。

然而今晚,林知书告诉他,只要他回家,只要她有空,她一定会在家里等他吃饭。

林知书在他的心里栽下承诺和期待。

下一次,如果他再晚归,林知书是否真的会在家里一直等他?

“林知书,你在给我洗脑。”梁嘉聿笑。

林知书也笑,眼角溢出灵动的、闪烁的狡黠。

“我没有,”她说,“晚安,梁嘉聿。”

她没有在等梁嘉聿的回答,林知书轻快地闔上房门。

公寓里很安静,因为心里的声音不会被听到。

三秒之后,林知书重新打开房门。梁嘉聿还在门外。

“忘了告诉你,微波炉结束的声音和你打开大门的声音,是同时发生的。”林知书说。

梁嘉聿停住离开的脚步。

“什么意思?”

“我只知道你大概到家的时间,但是微波炉结束的声音和你打开大门的声音,是同时发生的。”林知书又说。

安静的公寓里,她的声音清晰可闻。

“不是巧合,梁嘉聿。不是我在等吃饭、你在回家。是我在等你回家吃饭。”

梁嘉聿没有出声。

林知书朝他摆摆手,声音轻快:

“晚安,梁嘉聿。我想,至少今天晚上,不是没有意外、没有惊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