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婚笔记 > 第八页

第八页

第八章:“你在等我?”

林知书又对着吴卓笑了笑。

“可能是因为事情告一段落,所以心里轻松了许多。”她接过吴卓递过来的冰咖啡,“谢谢你。”

吴卓快速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在林知书旁边坐下来。

“不客气,我挺开心的,你又改变念头。”

林知书拧开咖啡盖子,喝了一小口。

“谢谢你同意我加入。”

吴卓微微低下头,笑起来。

他笑起来的时候,像一只饱满的樱桃派,你确定一口咬下去,里面是汁水鲜美、甜味四溢的内陷。不会掺假、不会出错。

和梁嘉聿不一样。

林知书又想起梁嘉聿。

她拿起手机给梁嘉聿发了再见,而后翻开了吴卓带来的计划书。

这是一个关于智能识别物体并且抓取相关信息的商业软件计划书。林知书先快速翻看了一下计划书的整体框架和想要达成的目标,而后开始从第一页仔细研读。

计划书的初衷很好,像照相机一样去给任何你感兴趣的物品拍照,而后关于这个物品的所有信息都会立马呈现。物品的简介,物品的中英文,物品在线下哪里可以买到,物品在哪个外卖平台上可以选购,物品在购物软件上的多个链接,物品的历史价格等等。

相当于在这个软件中,可以集中得到好几个不同软件的关于同一个物品的信息,而用户不需要点开多个软件一一查询。

林知书看着有些兴奋,频频说不错。

吴卓在一旁嘴角一直也没落下。

“这是我师兄今年毕业论文的一个相关内容,他觉得很有实际意义,所以打算组队找人把这个软件做出来。”

林知书看完计划书的最后一个字,抬头朝吴卓说:

“吴卓,我觉得这个项目很有前景。但是目前我们团队有几个人?”

吴卓:“算上你我,估计五六个。”

“但我看计划书上写的时间是半年,而这个软件可以识别并且提供信息的物品并没有明确是哪一类,如果是所有物品的话,我们几个人是没有办法在半年里完成的。”

吴卓沉默了一会:“用机器学习的话,应该用不了那么多时间吧。”

林知书摇头:“机器学习也依赖大批量人工矫正训练,那么多种类的物品,我们忙不过来。”

吴卓皱眉:“这我倒是没深思过,下周三我和师兄他们碰面,你也一起,算是正式加入,怎么样?”

林知书合上计划书。

“一言为定!谢谢你,吴卓。”

林知书返回寝室,给乌雨墨带了一杯半糖少冰桃桃果茶。

乌雨墨正在练习化妆,另外两名室友还没回来。

乌雨墨接过果茶放在自己桌上,问林知书:“你们去干什么了?”

林知书坐在乌雨墨旁边又翻开了计划书,“我打算加入他的一个编程项目。”

乌雨墨投去目光:“头好晕,我每天学拓扑学、泛函分析这些鬼东西已经够头晕了。不过我记得你之前拒绝过他这个项目?”

林知书点头:“现在不一样了。”

乌雨墨:“怎么说?”

林知书:“雨墨,我总觉得很担心。”

乌雨墨停下了手里的眼线笔,“担心什么?”

林知书没和乌雨墨提过公司的事,更没和她说梁嘉聿的事。

“担心我自己以后会饿死。”她说。

乌雨墨眉毛扬到头顶:“你家里那么有钱……不对,林知书,你家里出问题了吗?”

林知书看着她。

她没说话,但是乌雨墨抿唇沉默了一会。

“需要我帮忙什么的吗?”她问,“我可以每个月分你一半生活费。”

林知书摇摇头:“目前还没事,但是我很有危机感。我爸爸走了之后,我才知道家里大部分的财产都是在公司名下,其实我几乎什么都没有。”

乌雨墨皱眉:“那你——”

“但是目前我银行卡里也有够吃饭的钱,所以不用太担心我。谢谢你雨墨。”

林知书朝乌雨墨笑笑。

寝室的灯光不太好,乌雨墨开了自己桌上的小台灯。光影落在林知书的面庞上,映出明暗的界限。

她是笑着的,但是眼睛是迷茫的。

乌雨墨说:“是因为你爸爸公司里的人很难对付,对吗?”

林知书靠在乌雨墨的肩头上。

“雨墨,我会很努力的。”

林知书的声音有些疲累,她没有正面回答乌雨墨的问题。

乌雨墨也没有再问。

大一开学时,她们俩最先来到寝室。

林知书漂亮、家境好,成绩也傲人。大家看她的目光自带刻板印象。想靠近又害怕。

只有乌雨墨从头到尾都只把林知书当作林知书,不会因为自己的家境、外貌不如林知书而自卑,更不会生出任何嫉恨的情绪。

她把林知书当成要好的朋友。

林知书喜欢靠在乌雨墨的肩上。

-

周一上课,辅导员特地来问林知书家里的情况,林知书说一切都好,多谢关心。

周三,林知书同吴卓的师兄还有团队里的其他人见了面,讨论计划书的可行性。林知书展现出令人印象深刻的能力。

她选取了不同的已经比较成熟的识别物品的机器学习开源代码,自己做了多个案例学习,然后列出了这几种代码的优缺点。

架设代码不需要全部重头再来,现代社会学会合理利用资源才是第一位。

林知书当仁不让地获得了所有人的认可,她的休息时间再次被剧烈压缩。

chole在周五下午发来消息。

梁嘉聿这一周都在外地出差,考察酒店。chole说他周五晚上会回家吃饭。

林知书回复:收到。

下午四点半,林知书背着电脑朝校门口狂奔。出租车到家正好是四点五十五。

陈阿姨正在做饭,厨房里飘出馥郁的香气。

林知书小心翼翼往公寓里探头,陈阿姨拿着锅铲出来迎接。

“他回来了吗?”林知书小声问道。

陈阿姨不知所以,声音更小:“还没。”

“哦!”林知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陈阿姨也笑,“小书快进来洗手,我给你准备了水果。”

五点,梁嘉聿还是没有到家。

林知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继续写代码。

饭菜香得不得了,林知书吃着草莓填补肚子。

六点,梁嘉聿还是没有到家。

陈阿姨来问,林知书说再等等。

八点,chole发来消息,说梁嘉聿临时有事在外面吃饭,不用等了。

林知书:那他今晚还回来吗?

chole:梁先生今晚回的,但会比较晚。梁先生说不用等。

林知书:好的,谢谢。

林知书放下手机,继续刚刚的编程。

陈阿姨先走了,她不在公寓留夜。走之前,她告诉林知书晚饭都在桌上,用盘子盖好了。麻烦她今天睡觉前要记得放进冰箱。

林知书点点头。

一个bug花费了林知书几乎一整晚的时间,她从沙发里站起身子,一刹那觉得天昏地暗。

客厅关了灯,林知书走去餐厅。

她拿一个碗盛了一点米饭和一点菜,放进微波炉里加热。

林知书最近太忙,总是忘记按时吃饭。此刻又拖了这么久,胃已经在疼痛了。

陈阿姨已不在,家里安安静静的。

林知书坐在餐厅的椅子上等待,目光看着餐厅外昏暗的走廊。

微波炉发出低沉的运转声音,而后,被加热过的饭菜飘出香气。

加热结束的“滴”声,和门锁解开的“滴”声重合,梁嘉聿回来了。

林知书去看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半。

梁嘉聿几乎没有发出声音,他没有打开客厅的灯,而是安静地走到了唯一亮着灯的餐厅。

林知书有一周没有见到梁嘉聿。

他站在餐厅门外微暗的走廊上,穿着白色衬衫和烟灰色西装。

“好久不见,小书。”梁嘉聿说。

林知书说:“好久不见,梁嘉聿。”

“你在等我?”梁嘉聿看着桌上摆得整整齐齐的晚饭。

林知书摇摇头,起身从微波炉里拿出了自己的饭菜。

“我正巧在热饭,不是特意等你。”

梁嘉聿笑。

林知书也跟着笑起来:“你一定想,没见过这么不上道的小姑娘。”

“你和其他人不一样。”

“每个人都和其他人不一样。”林知书说。

梁嘉聿不辩驳。

林知书又问:“你今晚还有工作要做,对吧?”

“为什么这么问?”

林知书眨眨眼:“我会读心术。”

“chole告诉你的。”梁嘉聿说。

林知书笑得眼睛弯成小月亮:“才没有。”

chole两分钟前又给她发的消息,说梁嘉聿今晚还有一个跨国会议,早上会起晚,让她注意一些。

“不过是几点?”林知书问。

“北京时间十二点半。”

“那还有一个小时,你打算做什么?”林知书望着梁嘉聿。

“你希望我做什么?”

“你吃过了,对吧?”

“是。”

“你现在累吗?”

“在飞机上休息了一会。”

林知书摸着温热的碗壁,说道:“梁嘉聿,我一会吃完晚饭和你待一会,好吗?”

梁嘉聿定在餐厅门口。

他说:“小书,我说过不必挤时间陪我,以不打扰各自的生活为前提。”

林知书点点头。

“我知道,梁嘉聿。但是……”林知书望着他,“是我想要你陪我一小会。可以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