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婚笔记 > 第七页

第七页

第七章:“猴子”

林知书当然知道,梁嘉聿喜欢她。

就像她喜欢他一样。

要不然,他不会让自己待在他的身边。

问出这样的问题,是林知书在从梁嘉聿的身上攫取勇气和底气。

十六岁时对梁嘉聿的“仰望”依旧存在,被梁嘉聿认可,像是更高层面上的认证。

确认林知书是有价值的,确认她并非只是一只供梁嘉聿玩乐的“猴子”。

心态需要自己调整,即使客观条件未变。

滑入深渊,亦或是为自己架设正向的梯桥,林知书会做出正确选择。

合上笔记本,林知书比从前更舒口气。

眼下知道梁嘉聿要的是什么,林知书少了很多未知的担忧。

晚饭过后,梁嘉聿如约把林知书送去学校。

下车之前告知她,chole和陈阿姨会帮忙把她原本放在别墅里属于她的东西收拾到公寓。

林知书下车前说:“谢谢你,梁嘉聿。”

她合上车门,又敲敲车窗。

车窗缓慢落下,林知书趴在车窗上,笑出小梨涡:

“开车注意安全,梁嘉聿,到家请给我发个消息。”

梁嘉聿安静不过一秒,笑说:“好。”

多么的……有意思。

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叫他回到家给她发条消息。

这样的叮嘱,带着些“从上而下”的感觉,看似命令却又是关心,即使梁嘉聿知道,是晚饭间的谈话给了林知书权利。

但他并未给林知书举例,仅谈及希望他在南市的时候,林知书可以在空闲时回来一起吃饭。

但是林知书领悟出深层意思。

何须他多言,梁嘉聿觉得自己花的每一分钱都值。

-

回到宿舍,乌雨墨正用电脑设计海报。她从小喜欢美术,大学之后用课余时间做美工赚钱。

看见林知书回宿舍,乌雨墨头都没抬:

“吴卓找你。”

“哦,我一会给他发消息。”林知书坐在乌雨墨身边的椅子上,把头靠在她肩头。

乌雨墨腾不出手,偏头用脸颊蹭蹭她头发。

“怎么样?”乌雨墨问。

林知书知道她问葬礼的事。

“挺好的,很顺利。”

“等我把这几笔画完。”

“嗯。”林知书点点头,起身去把书包放下。

宿舍里另外两人出门看电影,林知书把书包里的东西简单收拾一下,坐在床边拿出了手机。

吴卓周六时给她发了条消息,她没回。

周日又发了条消息。

林知书身边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她父亲去世的事。那时候她匆匆忙忙从教室跑出去,电话里的声音不小,不少人知道她爸爸心梗。

后来林知书频频请假,人也低落了一段时间。

没什么要隐瞒的必要,有人问起,林知书也会说自己父亲去世。

计算机课上认识的吴卓。

林知书兼修计算机专业的课,有时候拿不到他们专业调课、交作业的消息,因此特地去加了计算机专业大班长吴卓的微信。

他人稳重、简单,不怎么说废话,有点内向。但长相周正,在计算机专业小有人气。

林知书与他交流多是关于上课时间和交作业的事情,偶尔遇到计算机课程组队,吴卓会问林知书要不要和他们一组。

吴卓说是因为林知书一个人是外专业的,兴许不那么容易组队。更何况,她成绩好,加她入组对他们来说也是好事。

但林知书知道,吴卓喜欢她。

有时候小组编程到晚上,只有她桌上会有一杯冰咖啡。林知书会在第二天请回他喝冰可乐。

但也仅此而已,吴卓从未对她说过任何奇怪的、越界的话。

转变从林知书父亲去世开始。吴卓在微信上说,如果她需要一个人说话,可以找他。

吴卓的家境小康,他和其他同学一样,都知道林知书家里富裕。

但林知书没有大小姐脾气,她性格外向、讲话有趣,做起事情来又格外认真。大家喜欢和林知书交朋友,但是很少有人敢直接追求林知书。

吴卓也是如此。

但是一切变化在他知道林知书的父亲去世之后。

林知书想,她可以把他当作只是真的想关心她。但她也可以认为,是吴卓觉得自己如今“够得上”了。

父亲的陨落,让林知书的光芒似乎也蒙上阴影。

或许从前对吴卓来说是触不可及的林知书,如今也够得到了。

但林知书也知道,即使吴卓这样想,他也没错。

她如今的确不如从前,不是没有烦恼、幸福无虞的林知书了。

林知书翻出吴卓的聊天对话框,里面还停留在他周末发来的消息:

吴卓:今天还好吗?

他在问林知书那天葬礼的事情。

林知书快速打字:不好意思,周末没来得及回你消息。一切都很好。

吴卓的消息回来得如她预料的一样快:那就好。你到学校了?

林知书:刚到,雨墨和我说你在找我。

吴卓:哦哦,没什么大事。

乌雨墨同吴卓是高中同学,从前林知书提到吴卓,乌雨墨才知道原来吴卓也在这里读大学。他们高中是校友,但不在一个班,因此并不熟。

倒是因为林知书,两人才加上了微信。

林知书低头看对话框,吴卓的名字反复变成:正在输入中。

她等了好一会,都没再等到吴卓的消息。

林知书:吴卓,我可以问你个事吗?

吴卓的消息立刻回来:当然,什么事?

林知书:你上次说的和你学长打算做一个商用软件。

吴卓:是的,你又感兴趣了?

林知书:可以吗?

吴卓:当然可以!

林知书目光去看还在画画的乌雨墨,又低下头快速打字:我也想增加点社会实践的经历。

之前吴卓邀请过她一次,说是计算机系的几个学长在计划做一个商业软件。吴卓被邀请自然是要写最苦逼的底层代码,但是这又的确是一个绝好的锻炼机会。软件若是下载量大,那就是实打实的成绩。以后用来找工作都比别人厉害上更多。

原本林知书觉得大三专业课压力大,她本来就修了两个专业的课,就先不参加这些社会实践了。

但是她现在改变了主意。

人的命运如果不把握在自己的手上,哪天船翻了,就会像父亲去世一样。

以为一切都在自己手里,谁知道不动产都在公司名下,而公司的实际掌控人现在是梁嘉聿。

与她林知书没有关系。

吴卓问她要不要现在去图书馆碰个头,他会带详细的计划书给她做讲解。

林知书一口应下。

乌雨墨画完稿子,林知书站起身子。

“你又要出去?”乌雨墨伸了个懒腰。

林知书点点头:“我去见吴卓,他有个编程项目要和我说。”

“哦,去吧,早点回来。”

林知书走到门口,又探回身子:“回来给你带杯奶茶?”

乌雨墨:“我减肥,你要害死我啊林知书?”

“半糖果茶?”

乌雨墨:“少冰谢谢。”

林知书笑起来,转身朝楼梯去。

晚上九点图书馆也人满为患。林知书与吴卓约在图书馆一楼大厅碰面。这里不要求安静,不少考研背书的人都聚集于此。

林知书来得早,在大厅找了个角落坐下。

男生宿舍离得远,吴卓还得有一会。

林知书翻开随身带着的笔记本,又掀到新的一页,写下:

【商业软件开发项目】

目标:

1,练习真实软件编写底层代码,熟悉商业代码特性

2,优化软件,做到实用性和商业性

3,不做无用功,自己的名字一定要在软件开发技术人员上显示

林知书停笔,思考第四点。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收起笔,拿出手机,是一条来自梁嘉聿的微信。

梁嘉聿:我已到家。

林知书看着这四个字,心里浮起一丝狡黠。

看,这就是梁嘉聿想要的,她想得没错。

林知书:明天有工作吗?

梁嘉聿:chole之后会提前告诉你我哪天在家。

林知书:好的。

梁嘉聿随后推来chole的微信名片。

梁嘉聿:在寝室?

林知书:在图书馆。

梁嘉聿:学习?

林知书:查阅资料。

梁嘉聿:什么资料?

林知书:《关于哄人开心的一百万种方法》

梁嘉聿:学到什么了吗?

林知书:不仅学到了,甚至已经学以致用了。

梁嘉聿:怎么说?

林知书:我不信你刚刚没笑。

梁嘉聿的对话框安静了片刻。

梁嘉聿:笑了,笑得特别开心。

林知书得意:我是不是很厉害,一下就学以致用。

梁嘉聿:厉害,特别厉害。

林知书的颧骨飞向太空:有空我给你传授传授经验!

梁嘉聿:这就不必了,我已经学会。

林知书: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梁嘉聿:我不信刚刚我夸你厉害的时候,你没笑。

林知书:……我才没笑呢!

人群里,吴卓终于找到坐在角落埋头玩手机的林知书。

“嗨,林知书。”

林知书抬头,看见吴卓递来一杯冰咖啡。

他脸上蒙着细汗,应该是跑着过来的。

“嗨,吴卓。”林知书也同他打招呼。

吴卓脸上有一种很明显的如释重负,他坐在林知书身边,说道:“我原本担心你心情还是不好,但是看到你笑,我就觉得放心多了。”

林知书立马撑圆眼眶,“我笑了?”

吴卓一愣,点点头:“是啊,就刚刚。你笑得特别开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