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婚笔记 > 第四页

第四页

第四章:如果你想,我可以

就是这样的石子。

林知书在过去四年里,每年朝梁嘉聿风平浪静的海面上丢两颗“惊喜”的石子。

泛起圆润的、柔和的、连绵不断的涟漪,一直荡到梁嘉聿的手边。

每年收到询问地址的短信后,他会格外在意自己收到的纸质信件。

chole早已驾轻就熟,会把林知书寄来的信件放在当天文件的最上面。

一种奇妙感觉的延续。

需得是不设防的、意外的、惊喜的。

比如遇见林知书,比如她向他提出的那个“援助计划”,比如他心血来潮给的一百万,比如林知书坦然收下没有假意推辞,比如林知书主动问他要邮寄地址,比如林知书寄来的感谢信。

一切都是千万种可能里的一种,而林知书走在他的“点”上。

感谢信变成一种美味调味料,变成平静海面上林知书为梁嘉聿泛起的无边涟漪。

梁嘉聿抬手反锁了书房门。

“东西拿好了吗?”

林知书点点头。

梁嘉聿拿出手机报警。

他可不在乎外面的那些亲戚。

警察来得快,chole也紧随其后。

林知书第一眼认出她定是梁嘉聿的秘书。黑色长发盘在后脑勺,衬衫、半腰裙,穿着高跟鞋也能噔噔噔地健步如飞。

样貌更是飒爽,是看了会叫人觉得想要甘拜下风的类型。

chole留下来同警察交谈,梁嘉聿带着林知书先行离开。

车里开了空调,林知书得以松口气。

手里捏着的三张信封是这一次要寄给梁嘉聿的感谢信。

“一个是资助了四年的小姑娘,今年刚考上了县里最好的初中,叫李雪,你应该有印象的。”林知书低头摆弄这些信件,介绍给梁嘉聿听,“还有一个是学校寄来的,上半年给他们学校的女生买了卫生巾,还有一个是老师寄来的,他们学校翻新操场,我也捐了一点。”

林知书声音平静,像是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梁嘉聿应着,问她:“手臂怎么回事?”

林知书顿了一下,才低头去看自己手臂上的红印。

“刚刚想要逃跑的时候被人抓住了,没事。”

“为什么偏偏要今天来?”

林知书把手里的信封重新捏好,“想着明天再见到你的时候可以直接给你,算是个惊喜。”

车里空调很安静,林知书觉得能听见自己心里的叹息。

她想给梁嘉聿一个惊喜作为感谢,却给了梁嘉聿一个惊吓。

“你刚刚在做什么?”

“什么?”梁嘉聿问。

“在我打电话给你之前。”林知书看着梁嘉聿。

“我在开会。”

“那么早?”

“有时差。”

“对不起,打扰你开会了。”林知书认真道歉。

梁嘉聿偏头看了她一眼:“你的呢?”

“什么?”

“你的感谢信。”

“我打算今天写的。”

“好好写。”梁嘉聿声音平淡。

林知书一怔,心里松了一口气。

窗外两排树木不停地往后倒,天色已经明朗。

汽车一路驶到一间餐厅,林知书才知道梁嘉聿带她来吃早饭。

新开的高级酒店,餐厅在酒店的顶层。

落地玻璃,白色桌布,花瓶里插的是新鲜的各色玫瑰。水晶吊灯从高高房顶坠下,抬眼可以看见欧洲画作。

两人对面落座,林知书看着窗外。

服务员送来两本餐单,林知书翻了几页,说听梁嘉聿的。

梁嘉聿把每份菜品都点了一道。

林知书惊讶望住他。

梁嘉聿笑笑:“打完架吃点好的。”

知道他在恼她,林知书瞪他一眼。

“我吃不完的。”

“没关系,试菜品。”

林知书这才大概明白,梁嘉聿是来考察酒店的。

他说过这两年会常留在南市,国内酒店也发展势头好,他也要来分一杯羹。

这样的说法让林知书觉得松口气。

他不是专程为了自己留在这里的,她不必承担全部的人情。

而实际上,梁嘉聿提出同她结婚的理由也并不充分。林知书并不觉得他与林暮之间的情谊有多深。

想来原因必是复杂的,但是林知书不愿意再往下想。

想多了会伤害到自己,至少现在她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菜品一道一道地上,梁嘉聿会用刀叉为林知书送上另一半。

多么奇妙,不过是见过几次面的缘故,林知书总从梁嘉聿的身上感到熟悉与松弛。

她说些心底俏皮话的时候,梁嘉聿从来不会驳她。

他会觉得有意思。

chole在中途打来电话,汇报别墅那边的情况。监控摄像头拆了,梁嘉聿的律师会在下周一给涉事人员送上律师函。

梁嘉聿告知林知书情况,林知书说:“我不会为他们求情的。”

“我没期待你会求情。”

刀叉在盘子上划出声响,林知书又说:“你好像很了解我的样子。”

“你十六岁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了。”

“可我们只见过几面。”她再次强调。

“我喜欢在看人第一眼的时候就给她下定义。”

“你看人准吗?”林知书问。

“就我三十年的人生而言,没出过错。”

这样的“大话”,偏偏从梁嘉聿的嘴里说出来不叫人觉得是在吹牛。

“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林知书放下刀叉,身子前倾到桌边。

“有意思的人。”

“有意思的人是什么人?”

“会让我驻足观看的人。”

林知书思索了一秒。

“我在你眼里是只猴子?”

梁嘉聿笑了起来,他纤长有力的手指拿捏着餐刀,将和牛拆分成均匀小块,然后送到林知书的盘子里。

“我不给猴子切和牛。”

林知书望了他一眼,有些郁闷地低头去吃和牛。

油脂丰厚,入口就化了。

“那你有没有看出来,”林知书低声道,“对于我爸爸的事……我已没有很伤心。”

梁嘉聿放下了手中的叉子。

林暮走了约莫快一个月。

最开始的一个星期最难熬,林知书几乎没办法正常上课。辅导员给她批了一周的假,叫她在家里好好休息。

但是那一周过后,林知书的悲伤消失了。并非是一点一滴都没有了,而是有一种泪干的感觉。

心脏仍然被浸泡在烫水里,但是林知书清楚地知道,她那时担忧胜过了悲伤。

“我不是在给自己找理由,但我和我爸爸,感情并不那么深厚。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给了我很好的生活环境。但是他常年忙于工作,也很难像女性一样跟我建立起亲密的情感关系。他是那种……典型的父亲。”

林知书看了一眼梁嘉聿,一旁服务员又要来上菜,梁嘉聿摆手让他们先停一停。

他在认真听她说话,林知书有了说下去的底气。

“又或者说,我这个人好像天性就不那么……重情?”林知书自己也皱眉,“但是,我想说的是,我爸爸去世后一周,我心里对自己的担忧大过了对他的悲伤。”

林知书汇报完毕,垂眸看着自己面前的桌沿。

“是有点不恰当。”梁嘉聿说。

林知书的心脏掉到地底上。

“如果是我,我会在第一个晚上就担心我自己。”

林知书不可思议地抬起头。

梁嘉聿身子靠进椅背,目光平静地看着林知书。

“自保本就是人类的天性,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是天经地义。确定好自己后顾无忧,可以适当允许自己悲伤一会。我不知道这种事也给你带来这么大困扰。”

林知书想,梁嘉聿在见她第一眼时,就给她下了定义。

可她何尝不是在第一眼时也给他下了定义呢?

他不是父亲那样的人,他是会说“有意思”的梁嘉聿,他是会给她一百万的梁嘉聿,他是她会想要靠近的梁嘉聿。

“亲人去世,悲伤一周是合适的长度吗?”林知书又问。

梁嘉聿很淡地笑了一声:“因人而异,我不觉得这有一个标准的答案。但是,小书,我想提醒你,没有人在审判你的悲伤和你对你父亲的感情。”

他话语像是上好的厨师刀,沿着林知书的胸口下手,三两下找到她慌张的心脏。

和这样聪明的人说话,林知书觉得很轻松。

“我爸爸葬礼之后,我会变成原来的林知书。”

“原来的林知书是什么样的林知书?”他明知故问。

林知书望住他,脸上已不再凝重。

“有意思的林知书。”

梁嘉聿笑起来,“拭目以待。”

-

周日的葬礼,人来的并不多。

之前亲戚朋友闹一闹,谁也不愿再来。

也好。

林知书懒得摆表面功夫。

葬礼的事情都是梁嘉聿一手操办的,场地高档、服务周到。他给林暮送了一束花。

结束的时候,天上飘起了密密的雨丝,林知书没有打伞,任由微凉的雨丝落在她的脸庞上。

她记不太起关于母亲的事情了,但是她记得很多和林暮的记忆。

家里生意忙,他们平常并不总能见到。

林知书机灵、外向,亲情上的单薄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多的悲伤底色。她轻而易举考年级前五,数学时常拿满分。

样貌继承她妈妈,漂亮得叫人挪不开眼。

林暮对她很是放心,也就很愿意放手。逢年过节赶得上一起吃个饭,平常,实在是很难见到。

林知书试图再想出一些具体的情节,但好像,也就是这些笼统的、漂浮的关于林暮的记忆了。

梁嘉聿给她撑了一把伞。

“走了。”他说。

“好。”

回程是司机开车,梁嘉聿是真做了在南市常住的打算,房子、chole,还有司机,通通带了过来。但梁嘉聿也有提到,他会时常在国内飞,因为酒店分布在全国各地。

汽车一路向前开,雨势越来越大。

玻璃窗上慢慢看不清外面的天色,林知书从窗户里看到模糊的自己。

梁嘉聿打完工作电话,林知书转过头来。

“今年的感谢信。”她说。

梁嘉聿低头,看见她递过来一个文件夹。

文件夹打开,先是三封林知书昨天说过的别人寄来的信件。

梁嘉聿翻到最后,是一封来自林知书的信。

他甚至不愿做样子,先看看别人的信件。

手指沿着雪白信封的一边,将林知书的贺卡拆了出来。

上面第一行写:

【梁嘉聿,谢谢你。】

多稀奇,林知书第一次叫他全名:梁嘉聿。

像是郑重、严肃到极致。

梁嘉聿垂眸再往下看,林知书写道:

【如果你想,我可以。】

梁嘉聿的目光抬上去。

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无袖连衣裙,长长的黑色扎成低马尾垂在身后。乌眉、杏眼,窄挺的鼻梁下,是一张柔软、鲜红的唇。

天色并不明朗,她直面自己的脸庞有几分视死而归的“悲怆”。

梁嘉聿微微挑眉,望住她。而后笑了起来。

果子自己也知道,成熟了,就可以叫人吃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