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cos白超的我也想拥有蝙蝠侠[综英美] > 不同

不同

正如克拉克所说的,玛莎是一位非常好、非常好的女士,她看到我后便热情的给了我一个拥抱。

接着她说:“没想到克拉克会带这么年轻的朋友回来?还在上学吗?”

二十四年来的礼貌让我克制住了从肯特家夺门而走的冲动,我看着玛莎,绝对不去听身后克拉克的动静,可我已经听到他因为把注意力放在我和玛莎的对话上,而不小心撞歪桌子的声音了!

“没有,玛莎。”

我干巴巴的说道,差点没把我今年毕业四个字撸出来,谨记我s领主超人的人设:“我已经工作了,和克拉克一样是个记者。”

克拉克看着背影僵硬的卡尔,他不难看出卡尔面对玛莎时的无措,卡尔坐在沙发上——那沙发的年纪比克拉克的年纪都要大。上面垫着玛莎亲手织的毯垫,颜色已经不鲜艳了,有些毛糙的绒绒缀在其上,但它很柔软。

柔软到只要有人坐上去,就会舒适到让人恨不得陷进去。

而卡尔紧张到僵直的、正经的背挺的笔直的,双手捧着玛莎递过来给他的马克杯,他就像从来没面对过这么直白的善意与友好。

这让克拉克再一次意识到,卡尔他从没有获得过玛莎的爱,或许在他的那个世界里,他从来都没有获得过一份人类对他的爱,无论是什么形式的爱。

他和自己的人生轨迹不一样。

他想起了先前和蝙蝠侠的谈话,说是谈话,不如说是他们又一次意见不合的争吵。正义联盟的大家都习惯了,他们会默默的让出空间,让联盟主席和联盟顾问单独处理他们之间的问题。

“这个领主超人真的很不一样。”

克拉克顿了顿说道,他的表情有些扭曲,一种难以言说的另类复杂感:“我从没想过领主超人,呃、还会有这样的平行宇宙。”

蝙蝠侠在瞭望塔处理着数据,他没有停顿:“我希望你没有对他产生不必要的同情心,你们是同位体,但他不会是你。”

“我当然知道。”

克拉克提高了声音,终于让蝙蝠侠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自己,“我是想说…你既然给了他一定的信任。”

克拉克在说道信任一词时,他清楚的看见了蝙蝠侠嘴角细微的抽搐,他不愿意去细想那是什么原因,他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接着说道:“也给了我必要的信任,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克拉克从进来起一直握着的拳头,终于摊开来了,他手心里是一个极小的黑色零件,那是一枚窃听器。

他和卡尔在月球上的对话,被蝙蝠侠听的一清二楚。

自从克拉克复活后,蝙蝠侠收敛了曾经所有的愤怒与尖刺,但那不是往好的那一方面,而是变得更加缜密、变得更加恨不得把所有事态都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控制欲,并且蝙蝠侠遮掩的很好,非常好。

好到联盟一众觉得蝙蝠侠行事作风变得宽松了许多,实际不然,他只是比以前掌控了更多信息,更多隐秘,所以表现起来才更加游刃有余,又或者故意营造出这样的氛围,用以他更好的掌握他们的动向。

克拉克是第一个发现蝙蝠侠变化的人,他复活后,蝙蝠侠对自己友好的态度,是过去与蝙蝠侠敌对时他从未想过能够获得的。

一时之间让克拉克沉浸于黑漆漆的大蝙蝠交给自己的‘信任’,而疏忽了这所谓的信任,只是披着一层计划好的‘控制’。

可接踵而来的敌人,荒原狼—达克赛德—天启星,还有平行世界领主超人的入侵,让克拉克没有时间和蝙蝠侠认真的谈上那么一次,直到这次卡尔意外的到来。

“你想要知道关于超人的任何事情,还是关于克拉克的任何事情,只要你问,我一定会全部告诉你。”

哪怕是去试探领主超人,还是别的什么,只要蝙蝠侠—正义联盟的顾问提出来,克拉克不可能会拒绝,他甚至是赞同的,蝙蝠侠明明是最清楚这一点的。

“你不能什么事情都一个人做。”

领主超人一直表现的很和善与平和,但他是‘领主超人’,即便是克拉克他自己,在刚被母盒复活时都会有那么重的攻击性,谁又能保证这位领主超人不会是那个独/裁者的翻版——

在真言套索下,他回答没有杀人、没有烧过脑叶,又怎么确定他不会用另一种更委婉、更缜密的手段去集权人类呢?

白色超人的坦诚是基于他落入另一个世界时,需要获得他们信息的必要条件之一。

这何尝不是一种自信与强大的体现,无端的透着他话语下暗藏着,能够窥探到一隅,属于他对世界对人类对他们的冷漠与毫不在意。

“你不能确定你的所做所为是否会触怒领主超人。”幸而,他与卡尔接触下来后发现,他远没有那么冰冷,克拉克只是忍不住担心。

他站在蝙蝠侠的对面,他对蝙蝠侠的控制欲,没有刚开始发现时那么抵触。感谢蜂拥而至的,企图侵占地球的敌人们,让克拉克有时间看清了蝙蝠侠控制欲隐藏下的真实意图。

他同时无法告诉正联其他人蝙蝠侠的异常,克拉克深知蝙蝠侠‘操控人心’的能力,不论是他尝试试探,试图找寻与自己一样发现蝙蝠侠改变的人,那都会打草惊蛇,让蝙蝠侠藏的更深。

就算他当面对质,肯定也会被蝙蝠侠转移话题,不、更可能的是被三言两语打发走,更甚者克拉克会被蝙蝠侠说到怀疑自己是不是猜测错了,而浮现出怀疑同伴的愧疚心理。

蝙蝠侠早就把克拉克的性格拿捏的死死的了。

所以克拉克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去和蝙蝠侠坦白,他心想,恐怕经过这一次,蝙蝠侠又会把自己的危险等级拉高,并在秘密文档里补上:超人极会装傻,而且还非常耐心。

他打了蝙蝠侠一个措手不及。

克拉克捏着那枚小小的窃听器,蝙蝠侠没有拿走,而他原本也没有打算还给他:“我们是一个团队,不是吗?”

在超人拿出那枚窃听器的时候,布鲁斯还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直到超人用着他往常平和的语气,真诚的态度,一句一句的步步紧逼,已经太晚了。

他生冷强硬的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超人,我需要工作。”

“如果你想说一些团结精神的发言,你可以留在下次团队任务出发前。”

接着,他受到了超人谴责的视线:“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蝙蝠侠总是会过滤自己不想听到的话,又或者将它们曲解成另一个意思,最后仍然是超人先退一步了,他总是双方中最先妥协的那一个,但不代表他不会生气。

于是,超人和蝙蝠侠,主席和顾问再次大吵了一架。蝙蝠侠被超人的话语逼到抿紧薄唇,超人被蝙蝠侠的顽固气到脸颊泛红,这真不容易,对双方而言都是。

克拉克愤愤的拿起蝙蝠侠准备好的纸袋,里面装着的是给卡尔的人类衣物,他飞了起来,脚尖第一次离开了地面,抱着纸袋,飘到蝙蝠侠的面前。

他本意并不是想给蝙蝠侠带来力量上的压制,凸显自己的强大,他只是气到无意识飘了起来。

自从他十几岁发现自己深度睡眠,会无自觉飘起来几公分时,克拉克就强行戒掉了这种无意识的可能,即便是在不清醒的情况下,他也能够精准的掌控自己的超级力气。

超人指着他,指着蝙蝠侠的胸口,恶狠狠的说道:“不要以为这样就能转移我的注意力,我知道你会同意卡尔去我家,只是想借此获得他的更多信息。”

“我还知道你给卡尔准备衣物,也只是不想再看到另一个格子衫来污染你的眼睛,蝙蝠侠你太过分了!”

他的超级视力轻而易举就能看透纸袋里装的是什么。

蝙蝠侠干巴巴的‘并没有’被克拉克丢在了身后,超人像一阵风瞬间就离开了,蝙蝠侠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也提起脚步往大厅走去。

他不能让领主超人离开他的视线,哪怕一秒,特别是让克拉克和领主超人再次单独接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