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韩娱】在线营业中 > 营业第四天

营业第四天

前往sbs电视台拍摄c特别舞台的路上。

车载音乐正在播放姜允妍和崔然竣录制好的血汗泪ver。

“你非把高音这两句词要来干嘛,吃力不讨好。”

经纪人发愁地揉眉心。

“我如果不要来,让崔然竣唱,我就得在这part做主动的贴身互动啊上次他扶我一把,我都被骂个半死,这次要再整个这出,我怕不是就要被骂个全死,成为真正的尸体了。”

姜允妍也发愁地揉眉心。

“还是让他来吧,我就站桩唱歌,把粉丝们的火力往他那边导。”

“哎呀,说到底!人歌这次只设两位c,本来就很破格啊,还又出血汗泪这种风格的舞台,真是不把爱豆的命当命。”

“你别光顾着怪别人,txt粉丝那边怎么没这么多事?”经纪人数落她,“其他dive们也没这样,完全是你自己惯的,只有喜欢你的这么爱惹事。”

“这样下去不是事啊?公司迟早要约谈你。”

姜允妍听得脑袋疼。

“我就是懒得跟粉丝对着来,不行吗?我就乐意当电子宠物怎么了省事,省力,省脑子。”

“非要说的话,我觉得现在的行业才奇怪。我有时候都会困惑,有些爱豆,真的是在追求个性,做自己想做的事吗?还是他们想做的事,本身也就只是违背粉丝意愿,看着粉丝们愤怒又无可奈何,去获得一种摆脱控制的自由感?”

“我真觉得挺没意思的,我不想那样。倒不是说我就多么敬畏职业、感恩粉丝,我只是单纯觉得那种行为没意义、没价值,很蠢。光是想象着,我厌蠢症都要犯了。”

姜允妍叹气,靠在车窗,总结道:“好想回去录团综,还是女人堆里最安全。就算麦麸麦得不好,起码不会被骂。”

经纪人哑然。

半晌,他才又开口:“额,刚才那段说得不错。你下次直播,把拉踩别人那段去掉,然后把电子宠物换个好听点儿的叫法,当着粉丝们重新说一遍。公司再给你买个‘孝子爱豆’的通稿。”

姜允妍也哑然。

“听到没有?”

“听到了,但我没记住我刚都说啥了。”

“我每次长篇大论的时候,还有道歉的时候,其实都只是过个嘴瘾,没那么真情实感”

经纪人沉默片刻:“那就导车载录像吧。”

抵达拍摄地点,做完妆造,姜允妍和崔然竣要先进行彩排。

姜允妍专门带着粉丝送的定制手麦,试图用以安抚粉丝情绪。

“温柔地杀死我吧。”

她一边对口型,一边用没拿麦克风的手半掐住自己脖颈。

“用你的双手蒙住我的眼睛吧。”

崔然竣绕到她身后,单手虚掩住她的双眼。

崔然竣瞧着她端得过分的仪态管理,突然联想起刷到过的,enhypen朴成训和ive张元英主持音乐银行的尴尬合集。

他一时觉得搞笑。

她们团怎么都这么劲劲儿的。

姜允妍指尖搭到他掌侧,然后勾着他横在自己眼前的手,推开。

崔然竣便顺势收回胳膊,错身走位的瞬间,视线有片刻相交。

美瞳不错。

崔然竣开始唱接下来的歌词。

眼睛也挺漂亮,乖,干净。

有种清澈的愚蠢。

崔然竣这回是真乐了。

他唱到最后的“我的血汗与泪,全都带走吧”,便扭头想找对方互动。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才发现,姜允妍还在对准镜头孔雀开屏。

她笑得又甜又媚,完全只顾着直视摄像机。

你稍微收敛一点呢?这真不是你的个人lo。

崔然竣无语。

彩排结束,所有人都来到监视器旁围观。

崔然竣还在斟酌,要怎么说让她表现得再自然点,没想到姜允妍倒先开口了。

“然竣xi,这里眼神或许再温和些呢?”

姜允妍指着他蒙住她眼睛,笑对镜头的片段,尝试措辞道。

“攻击性有点强烈?稍微有点像在挑衅”

挑衅谁?你粉丝吗?

…还真把我当你伴舞了。

崔然竣把涌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他回想起前些天莫名其妙被她粉丝追着骂的烂事。

感觉她粉丝真的会yy他在挑衅没见过这么有病的。

崔然竣觉得更无语了。

还好,人气歌谣的制作组没有由着她胡闹。pd不仅委婉地驳回了这个意见,更专门指出让她注意跟搭档互动。

真是万幸。

崔然竣长舒口气。

姜允妍愣住两秒,思考三秒,飞快地道歉用时五秒,然后打通任督二脉就在一瞬间。

接下来的正式拍摄就顺利太多,姜允妍不能说表现得多么出色,但起码愿意接受这是合作舞台的事实了。

拍摄完成,在进行后台采访之前,staff让他们去稍作休息。

崔然竣回到分配的休息室,垫了两口零食补充体力。他一边咀嚼,一边百无聊赖地刷手机。

他想了想,打开推特,输入搜索“ive姜允妍”。

界面刷新出来,映入眼帘的是无数漂亮的照片。绝大部分是团体照,姜允妍待遇很好,总是挨着张元英站在次中心,看向镜头,眼瞳闪闪发光。

他随意点开一支姜允妍的直拍视频,给自己看得眼角抽搐。

她们公司是完全不给她们上舞蹈课吗?

本来以为姜允妍的舞蹈水平放在爱豆里已经够愁人了,直到看到在她直拍里出镜的其他队友,他才惊愕地发现,姜允妍的实力,放在她们队里居然还算鹤立鸡群的好。

行吧。

“屏住呼吸,love dive——”

歌曲高潮,彩带啪地炸开喷出,在舞台上花瓣似的扑簌簌飞舞,轻飘飘地落在她发间。

导播切给了她endg,她在明亮的、华丽的、绚烂的舞台中央对着镜头笑起来,有一瞬间,竟然让人感到冲击与恍惚。

难怪ive总被小孩们叫做公主组合。

崔然竣无言地放下手机。

配合着舞台灯光,几乎有种眩晕感了。

崔然竣伸了个懒腰,估摸着时间差不多,打算返回现场录制采访。pd正巧给他发来消息,让他叫着姜允妍一起去演播厅进行拍摄。

于是他出门,找到姜允妍的休息室。他一边分神想着,好渴,也不知道经纪人哥什么时候能帮他把冰美式买回来,一边准备敲门——

“我们组合最没有团学可讨了吧!出道以来的履历上,没有霸凌事件,没有私联恋爱,没有抽烟喝酒,没有嘴过前辈,没有成员互表干净得吊打99的团体好吗?我们顶多是不熟,同事关系,但也绝对没想害过彼此,我们甚至还会抱团”

“涛我们团学?隔壁新同事他家团学都更热闹,讨论芙学还不如去讨论档学。”

崔然竣的动作停滞在半空。

“现在说的是这码事吗?说的是你给我管管你的关种病,少转移话题!”

“平常这副德行,引起的还算粉丝们小范围议论。出来又是这副德行,你丢不丢人?”

“我怎么关种病了!”

“刚才拍摄不是吗?一遍能做好的事,你就非要做到第二遍?这是在sbs,在人气歌谣!不是在星船给ive录团综,由着你胡闹!”

“我这不是以为pd不会卡那么严格嘛,我又不是故意的元英在音银的c特别舞台也没刻意互动啊?”

“那元英也没刻意不互动啊?”

“哎呀,我知道了哥,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第二遍都改了,还想要我怎样。”

她经纪人大概压根没真生气,她才黏糊糊地嘟囔两句,经纪人便放过了这茬,只撒气似的点她。

“非得让粉丝们骂骂你,你才会收敛一点。”

“嘻,哥,你真以为我怕被骂啊?我都说了,我只是懒得跟粉丝对着来。”

姜允妍笑了。

“骂呗,越骂我越离不开我。”

“真情实意,真金白银,全都双手捧给我。”

姜允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门口,她欠嗖嗖地打开房门的瞬间,正好与崔然竣对视。

她眉眼刷地冷下来。

崔然竣心口一跳。

“允妍xi,pd ni让我来叫你一起去演播厅。”他故作轻松,立刻解释,“正好我刚要敲门,你就出来了。”

姜允妍先是警觉地盯向他的手机,见没在录音,接着又仿佛不经意地检查周围有无摄像机。

没有。

白炽灯的光线充沛,明明灭灭地映在她眼底。

浅色美瞳衬得她眼神格外单纯。

她这才轻松地扬起笑脸,神态明媚,对他点头示意。

崔然竣下意识点头回礼。

经纪人也跟着姜允妍出来,双方擦肩而过,他听清她悠哉地哼起她们组合那首出圈金曲。

“oh perfect sacrifice”

音节经过变调,显得又脆又轻快,没由来地像是愉悦的嘲笑。

“屏住呼吸,love dive。”

崔然竣这下是真的感到有些眩晕,抽象的眩晕。

“清澈的愚蠢”的,好像是他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