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真千金被听到心声 > 第 16 章

第 16 章

薛薇薇忽然坐直身体,悄咪咪的跟她说:“我刚刚收到人力资源那边的消息,据说郑源辞职了。”

“嗯?早上不还在呢吗,怎么这么突然?”许茵茵一脸费解。

“谁知道呢。”薛薇薇跟着她一起纳闷,却在心中祈祷她快点和那个叫小七的展开讨论,大家等着吃后续瓜呢。

【小七啊,我记得瑶瑶给我的资料里写过,这个郑源是郑瑞放在公司等着接自己班的傀儡,有他在,他就算退休也还能遥控指挥来着,怎么就辞职了呢,是不是犯什么事跑路了?】

【郑瑞出了名的老谋深算,行事一向谨慎,做坏事怎么可能被抓把柄,而且啊,你二婶那一派和郑老爷子是潜在的对手,如果真要是犯错,她早借题发挥排除异己了,辞职哪够。】

【也对,说起来啊,在职场站队其实挺关键的,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连累,尤其地位不高的小职员,搞不好就成炮灰了。】

食堂里的用餐人员涵盖了公司各个部门的职员,有知道许茵茵心声纯吃瓜的,也有不知道实情,第一次听到许茵茵心声的。

此刻,不小心踏进瓜田的职员全都瞪大眼眸,竖起耳朵,不动神色的听着。

【现在正值爷爷草拟遗嘱的节骨眼,为了给继承人创造一个良好环境,爷爷肯定是要狠狠肃清歪风邪气,给接班人铺路】

【像这种要变天的时候啊,地位越低的人,越要管好自己,切不可因为一时的利欲熏心,成了别人的棋子,被卖了还给人数钱呢。】

【怎么说?】系统来了兴致。

没地位的潜在炮灰们忽然挺直脊背,恨不能在脑袋上插两根信号接收器。

【公司现在有三个派系,其一是跟爷爷打江山的创一代,以郑瑞为首的三巨头;其二是生了儿子的二叔,携手能干的二婶总理公司事务,早早把控公司大小要务的嫡系;其三是一直包藏祸心的小姑父,虽然没什么后台,但他巧舌如簧,拉几个元老入股不在话下。】

【至于我那个被硬推上代理董事长的爸爸,是最可怜无助的,没野心还得被迫做事得罪人,整个一个仇恨接收器,难怪二婶会针对他,一个想要得不到,一个不要硬给,你说气人不?】

【其实在这种敏感时刻,最该做的就是安分守己等着风波过去,而不是觉得机会来了,可以浑水摸鱼。】

【你也不想想,爷爷靠着工地搬砖,一步步做到全球富豪榜稳居前十的顶级商人,会看不清身边人的心思,会猜不透手下人的蝇营狗苟,他只是懒得小打小闹,因为商人不管做什么,最先考量的永远是如何降低成本,以小博大。】

【我猜爷爷肯定是想鹬蚌相争渔人得利,所以,现在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不过是爷爷扔出的饵,等他们互相干掉对方后,再一网打尽】

【我持怀疑态度,人心最难揣测,爷爷就那么自信别人会上钩么?】

系统的怀疑也是在座人的怀疑。

老爷子再厉害,也退居幕后好几年了,但凡有点想法的,趁着这个机会都培养出自己亲信了,根本防不住。

唐婉就是最好的例子,她的权利早就凌驾在代理董事之上,老爷子如果真睿智,早该出手阻止了,可他什么都没做,上个月还进了icu,差点归西。

站队的吃瓜群众嗤之以鼻,一个初出茅庐,靠废物爹的丫头,懂什么?

安分守己的纯吃瓜人表示学到了,会继续保持的。

【看来你还是不懂人心,有实力当大佬的人,都有一个通病--自负且傲慢!而要对付这种人就得让他无限膨胀,甚至迷失自我,等他目中无人觉得自己所向披靡时,给他一记重创,让他的身体和心灵一同湮灭。】

【有这么夸张么,我不信。】系统持怀疑态度。

站队吃瓜人也表示不信。

【那咱们且等着瞧好了。】

【在没有得到证实前,我依旧保持怀疑。】

【可以啊,我尊重一切与我相悖的选择。】

站队吃瓜人默默在心底“切”了一声,说半天一个有用的都没有,影响干饭,差评!

“谁是许茵茵,给我滚出来!”

随着一声厉喝,所有人都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高定套装,妆容精致,通身带着戾气的女人站在食堂大门口。

那双蓄满怒焰的犀利眼眸,挨个扫过食堂内所有的人,所过之处,叫人莫名肝颤。

这不是出名的护短狂魔郑思思吗?她怕不是来找许茵茵报仇的。

啊啊啊啊,打起来打起来!

“郑源的妹妹怎么来了?”

薛薇薇心脏一紧,想给许茵茵点提示,又怕吓着她,毕竟能听到她心声这事,当事人好像不知情,要不然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吃瓜爆豪门秘辛啊。

她要是说了,以后上哪儿找乐子去,他的瓜搭子们才刚刚看见曙光啊!

瓜猹们跟她想到了一块儿,立马给她发信息告诫她不准说。

薛薇薇连连发了个好好好的磕头表情包,以示忠心。

“郑源妹妹找我做什么?”许茵茵十分费解。

【这人有大瓜耶,让她找!】

【什么瓜什么瓜?切来尝尝!】

俩人兴奋的声音让原本还在替许茵茵捏把汗的人,瞬间掉转注意力。

郑思思除了自己人被欺负时一秒化身人形暴龙,其余时间都很和气,哪怕自己爹身居高位也从没有她哥哥那么傲慢无礼。

她平时最喜欢举办慈善晚宴,助学助农,给边远山区捐赠医疗设备,遇到义工活动,总是最积极的参与者,妥妥的正能量使者。

大家经常感慨,如果换姐姐来接管公司业务,一定比他哥哥有作为,没准还能扶持着郑老爷子取代董事长呢。

试问这样一个积极进取的女强人会有什么瓜?

突如其来的心声,让郑思思表情更加阴沉。

来之前他总算联系上哥哥,估计是憋得狠了,她刚刚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就竹筒倒豆子似的说了个明明白白。

郑思思听完,恨不能徒手撕了许茵茵。

像这种专门以他人隐私当乐子传播的人,实在太可恶了,底线良知节操全无!

她今天非把她送到警局,告她造谣传谣和诽谤,让她把牢底坐穿!

“许茵茵你给我滚出来,你--”

郑思思控诉的话竟然全都被消了音,明明都到嘴边了,就是说不出来,就离谱!

吃瓜群众看着她几次嗫喏,几次发不出声音,纷纷投来同情的目光,瞧把人气的,又羞又怒,连对峙的勇气都没有,可怜呐!

瞥见四面八方的同情目光,郑思思又羞又怒又窝火,她不信邪的再次讨伐,依旧啥也说不出。

麻了!麻了戈壁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事!!

【这位漂亮姐姐是个极品圣母!】

【虾米?极品圣母!】

薛薇薇正准备干饭的嘴巴,就那么顿住,眼眸惊得圆溜溜的。

周围的吃瓜群众全都倒吸一口冷气,悄咪咪那种。

郑思思如遭雷劈,不,她不是圣母,她只是容易心软,看不得别人受苦。

【郑思思一直都知道老公在外面养小三,昨天小三刚生完孩子,她亲自去把人接回家照顾月子,他们三个现在住在一起,郑思思负责带孩子,老公和小三负责看她带孩子,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许茵茵的沉默震耳欲聋。

吃瓜群众全部石化,这是什么绝世大怨种!

郑思思两眼一黑,跌坐在餐椅上。

完蛋了,许茵茵的心声所有人都能听到,而她却什么质问的话也说不出。

而且,就算能说,她也不可能当众辩解,这不是等同于自爆黑料么。

可恶!

【啊?一般这种卑微向的妻子,都是单纯为了钱和豪门大佬协议结婚,霸总每月给她几百万零花钱,爱工作不爱回家,妻子本着拿人钱财□□的职业操守,帮忙照顾小三小四月子这种配置,可郑思思的爹是丰逸三巨头之一,手持百分之十二的股份,是身价百亿的豪门耶,没必要纡尊降贵呀,除非她老公家世比她家还强?】

【我呵呵,他老公就是个倒插门,靠着郑思思的资助成了众所周知的画家,一幅画千万起拍,是圈内的天才艺术家。】

【其实呢,那些画要是没有郑思思用慈善拍卖炒作,根本一文不值,但这些郑思思都没跟他说过,因为她可崇拜她老公了,各种倒贴都要帮他镀金,毕竟,人家当年在大学校园可是公认的才子,全校女生的白月光,不染纤尘那种,能把这样的高岭之花拉下神坛,成就感不要太好。】

【啊这······是不是所有大小姐都自带扶贫基因啊,看到清贫学霸,寒门才子都想扶一扶,要不然浑身刺挠?】

【你让我猜猜啊,男方靠着老婆的骚操作,画作大卖外加媒体炒作后,艺术细菌开始膨胀,然后各种目中无人对不对?】

【不仅目中无人,还反过来嫌弃郑思思身上有铜臭味,配不上他充满艺术气息的灵魂,然后打着寻找创作缪斯和灵感的旗号,出入各种娱乐场所,纸醉金迷好不快活。】

【哦莫,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女性吃瓜群众拳头硬了,男性吃瓜群众却实名慕了,谁不想软饭硬吃呢!

【更夸张的是,有次男方带着狐朋狗友去夜总会玩,事后他竟然打电话让郑思思去买单,并且以此跟狐朋狗友们打赌,赌自己老婆会在半小时内赶到,结果他当即就赢了朋友两万块,所有人都大声叫她好嫂子,极尽羞辱之能事,而郑思思也一战成名,坐实了24孝贤内助的美名。】

【wtf!】

吃瓜群众同时在心底惊叹wtffff!

这也太炸裂了吧,思思小姐真·人美心善:)

【这么一看,她做出帮小三带娃的举动,是不是不那么难接受了?】

许茵茵惊得嘴角抽抽:【你要这么类比的话,那确实是小巫见大巫。】

【这个男人长啥样啊,怎么就能让郑思思如此痴迷呢?】

系统老神在在的哼笑一声,然后放出了一张图片。

许茵茵看完以后倒抽了一大口凉气,换气时间一度超过了三十秒。

吃瓜群众被她差点断气的吸气声,激起了无数好奇心,急得抓耳挠腮,恨不能立即共享系统,一睹尊容。

求求了,快形容一下高岭之花的长相吧!

【怎么形容呢,说一句野兽都是对动物的侮辱,就这披头散发人模狗样的长相,也敢炒全校女生的白月光?他哪来的自信?】

【说起这个,就又涉及到另一个瓜了。】

【哦莫,这还能瓜生瓜啊?!别告诉我,白月光的人设是一场处心积虑的阴谋?】

【bggo,茵宝真聪明。】

这话一出,所有吃瓜群众摩拳擦掌,化身上蹿下跳的猹,恨不能扎根在这里。

而郑思思则一脸煞白的看向许茵茵,眼中既有怨恨也有悲怆。

那个她极力隐藏的事实,就要以一种人尽皆知的方式公开了吗?

【啊啊啊,别夸我,你赶紧说!】

许茵茵搓着小手催促着。

吃瓜群众屏息凝神,坐等更炸裂的大瓜降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