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真千金被听到心声 > 第 15 章

第 15 章

和郑源的慌张比起来,薛薇薇一整个上蹿下跳,心潮澎湃。

作为广结善缘,乐善好施,只为博取信任,得到瓜主们倾诉的资深瓜猹而言,向来走的都是自己找瓜,无私搬运大瓜的路子,从没享受过吃现成瓜的快乐。

而且,一吃就是平时她难以企及的高层大瓜。

这属于是天上掉瓜王,管饱管真的待遇了。

摩多摩多,搞快点!

【我瞧瞧啊,和这人对应的瓜有个关联句子--臣妾坐不到】

许茵茵纳闷:【这算什么关键词啊,臣、妾、坐、不、到?该不会是--】

许茵茵朝郑源肚子以下,大腿往上的位置瞄去。

心领神会的薛薇薇也看到了相同的部位,俩人的眼底同时染上独属于瓜猹的精光。

【不是吧不是吧,真的是我想的那样吗?】

薛薇薇心中的小人疯狂点头,是是是,就是你想的那样,自古肥男多短小!

郑源身形肥硕,低头只能看到圆滚滚的肚子,哪怕觉察到俩人落在他身上不怀好意的视线,也猜不到她们看的究竟是哪,急得都快哭了。

到底是哪样?你倒是说啊,臣妾做不到是什么梗?!

【小七再给您个提示哦,老鼠尾巴洗坛子】

郑源眉头都快夹死苍蝇了,啥叫老鼠尾巴洗坛子?

妈的,你倒是一口气说完啊,猜你妹的迷啊啊啊啊!

【噗哈哈哈哈,我知道了,就是嗯嗯啊啊的时候,尺寸过于细小,就跟老鼠尾巴放进坛口一样,对不对?】

【对对对,茵宝真是有颗七窍玲珑心,一点就透】

郑源在心底咆哮:神他妈七窍玲珑心,分明就是夺命老司机!

【哈哈哈,你咋这么缺德啊,不带这么埋汰人的,你以后叫我怎么直视鼠鼠,鼠鼠那么可爱。】

薛薇薇憋笑快憋出内伤了,老鼠尾巴洗坛子,这也太形象了,有内画面了,哈哈哈哈,笑鼠我了!

郑源顷刻间,脖子耳朵和眼睛一起爆红,前两个部位是臊的,后一个部位是气的。

尤其在看到薛薇薇憋笑憋得脸都快滴血时,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偏偏那个该死的小七还在喋喋不休。

【缺德的是他人菜瘾还大,学人家三个四个一起玩,使不上劲还用咬的,啧啧!】

【我去,这不就是太监逛青楼--无稽(鸡)之谈嘛。】

“你--你--”

郑源睚眦欲裂,抖着手指着许茵茵,几次开口质问都说不出半个字,就他妈邪门!

“我怎么了?”许茵茵一脸莫名。

“你给我等着!”

恶狠狠的扔下这句话之后,郑源摔门而去。

许茵茵指着自己脑袋纳闷道:“这人是不是这里有问题?”

要不然怎么来的突然,走的更突然,莫名其妙嘛!

薛薇薇努力忍笑道:“别管他,更年期提前了,不过咱俩确实该散了,我们交换一下微信,中午约饭,我继续跟你介绍。”

“嗯嗯,没问题。”许茵茵难得遇见兴趣相投的瓜搭子,非常乐意结交。

公司的另一边。

郑瑞、吴友德、赵兴三个老狐狸正在办公室里等候郑源的归来。

从郭诚那里回来的时候,他们就存了亲自打探的心思。

老爷子上次进icu抢救的时候,他们就坐不住了,私底下勾结郭诚加快收购散户手里的股份。

用北济开发案来打掩护,排除异己,打算借靠这个项目架空老爷子的得力干将,趁着他草拟遗嘱,子女内讧的空档浑水摸鱼。

谁知计划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却忽然来了个亲孙女,确认身份后立马把人放到公司里历练,这很难不让人忌惮。

郭诚看似跟他们一伙,但大家都知道这只是权宜之计,郭诚本就是个不安分的主,忽然临阵倒戈也不是没可能。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郑瑞便派了儿子去试探许茵茵的实力,不管老爷子交代过什么,总归要她有这份魄力才办得到,否则都是白搭。

若对方是个硬茬,他们可以根据调查结果,和性格特点调整方案。

若对方是个软柿子,郑源自己就能把人解决了,根本用不着他们出手。

抱着这样的心态,三人的情绪还算平和,毕竟比这更大的风浪他们也见过,一个黄毛丫头,再强又能强到哪去?

他们甚至觉得,这多半是老爷子病急乱投医,不得已才放出的烟雾弹罢了,不足为惧!

“嘭--”

办公室厚重的实木门被郑源圆润的身形猛的撞开,见到父亲那一刻,五尺男儿顿时哭成了泪人。

“呜--我不干了,她、她就是个魔鬼,我没脸见人了我,呜呜呜--”

三人面面相觑的眼里写满了震惊,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郑瑞又气又急,一张老脸皱成了狗不理。

老爹不问还好,一问就把他努力隐忍的委屈和心灵创伤给勾出来了。

那些只有他知道的男言之隐,就这么被一个黄毛丫头给捅了出去,而且还当着他的面品头论足,一顿编排。

从薛薇薇极力忍笑的表情来看,许茵茵的心声所有人都能听到。

薛薇薇可是出名的小喇叭啊!这会儿只怕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他见不得人的隐私了。

啊!!!!他不要做人啦!

“都怪你,好好的,干嘛让我去给人下马威,你根本不知道她有什么能力,也不知道她有多歹毒,呜呜呜,我不要做人了,让我死了算了吧,呜呜呜呜--”

尽管他说得语无伦次,但丝毫不妨碍其余两个老狐狸的理解能力。

这个许茵茵不是个好对付的,情况比想象的还要棘手。

“哎哟,你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啊,不嫌丢人啊,你就算受了委屈,也得仔细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这半截半截的蹦,是想急死我们吗?”

郑瑞一个劲暗示他有外人,多少收敛着点,丢人不是。

可他在许茵茵那里饱受屈辱孤立无援,回来还要把遭遇仔细的复盘给他们听,这不是第二次加害吗?

他声嘶力竭的控诉道:“想的美!我死也不会告诉你们的,休想!这个班谁爱上谁上,我不上了,我辞职!”

扔下这句话以后,郑源气急败坏的走了。

郑瑞给他气得太阳穴直突突,差点一个趔趄倒过去。

吴友德和赵兴一人一边把他扶住,可郑瑞根本顾不上自己的身体,扒拉开俩人的手,赶紧追了上去。

嘴里一个劲自语:“祖宗欸,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

吴友德和赵兴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惶恐。

老爷子派来的人,比他们预想的还要厉害,这下难办了。

本来还想接着打探的俩人,顿时歇了心思,准备夹着尾巴静观其变。

不过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郑源的男言之隐通过薛薇薇这个小喇叭,以人传人的速度,席卷了所有吃瓜爱好者。

瓜猹们纷纷拉起了小群,就此开展了激烈的讨论。

而同一时间,hr的主管收到了来自郑源的辞职信,介于对方的背景和爹的地位,主管不敢擅自批复,拿着辞职信找到了唐婉。

“好好的,怎么忽然辞职,查过他的个人账户和负责项目的资金没有?”

如此仓促的辞职不得不让人往“跑路”上面想。

“都查过了,没有任何问题。”

“那是什么原因呢?”唐婉实在有些费解。

郑源作为郑瑞最宠爱的儿子,只要是他有的资源,全都拿去扶持儿子。

郑源占着最有油水的职位,却什么都不用做,一度引起很多人的公愤,可那时候也没见他熬不下去啊?

而且不出意外的话,郑瑞退了以后,他就是下一个接任人,忽然的离职,属实有些奇怪。

面对提问,主管脸色犯难,支支吾吾的说:“好像是跟郑经理的隐私被爆料了有关。”

“爆料”和“隐私”两个词立马让唐婉汗毛直立。

她下意识问道:“郑源是不是找过许茵茵?”

主管忙道:“据说一个小时前,郑经理去茶水间巡视,恰好看到许小姐和薛薇薇在里面闲聊,好像说了她们两句,然后就气急败坏的走了,紧接着,辞职信就送我那里了。”

薛薇薇的名字一出来,唐婉就猜到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一定是许茵茵吃瓜被薛薇薇听到,随即经她的嘴巴传遍了整个丰逸。

既然是隐私,那肯定是见不得人的,郑瑞死要面子,自然想死的心都有。

好你个许茵茵,我让你来得罪人,你倒好,一个回合就把人直接ko了,行,真行!

手握系统的你是真的肆无忌惮啊,我还不信所有人都有见不得人的黑料!

“你把辞职信送给郑老,就说我给郑源批了半个月的病假,他会看着办的。”

“好,属下这就去办。”主管巴不得郑瑞自己解决。

虽然唐婉也不喜欢那群指手画脚的老古董,但架不住他们可以牵制老爷子,她暂时还需要他们,要不然她不介意顺水推舟把人赶走,永绝后患。

唐婉翻开通讯录,找到郑源妹妹的号码,指尖悬在通话键上几秒后,干脆利落的摁了下去。

“思思啊,你这会儿在家吗,你哥哥忽然给hr递了辞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给他打电话也是无人接听,郑老好像也去找他了,如果他们回去的话,记得跟我说一声,我也放心些。”

电话那头的郑思思听完,立马火了,骂骂咧咧数落自己哥哥和父亲几句后,挂断了电话。

唐婉看着黑屏的电话,笑的那叫一个春光灿烂。

她就不信没人收拾得了许茵茵。

吃午饭的时候,许茵茵刚和薛薇薇踏入食堂,就被无数双闪着精光的眼眸精准的捕捉到。

她们脸上洋溢着同款笑容,挨个跟她打着招呼。

“茵茵好。”

“你们好。”

许茵茵被大家的热情吓得不轻,她到公司不过几个小时,怎么就有种入职多年,人缘好到爆的错觉。

“大家对新来的人都这么热情吗?”

“对啊,我们公司的员工都很热情随和,茵茵不必紧张。”

开玩笑,你可是帮我们赶走讨厌又事儿逼的郑源,属于是大恩人了,不尊敬爱戴您才怪咧。

俩人找了唯一的空位坐下,恰好在用餐区的正中央。

周围的职员们在许茵茵坐下那一刻,全都竖起耳朵,准备见证奇迹。

薛薇薇搬运瓜的时候,连许茵茵心声会被听到的事也一并说了,起初大家都不信,直到把面子看得比命还重的郑源,忽然递呈辞职信的消息传来,吃瓜群众又一次震惊了。

从那一刻开始,许茵茵就自动荣升瓜猹女皇,于枯燥乏味的办公室生活里,向她们辐射能量之光。

所以,大家默契的把用餐区的c位让了出来,只为更好的接受光的普照。

薛薇薇刚坐稳,就接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眼神暗示,催促她赶紧开启话匣子,请公主赐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