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真千金被听到心声 > 第 14 章

第 14 章

孙敏作为唐婉最得力的助理,以口风紧和做事严谨出名,哪怕知道打探不到什么,也依然阻止不了大家想吃瓜的洪荒之力。

因为那是社畜充电续命的聚能环啊!

众人来到茶水间,端着杯子去往不同的饮品区,互相交换着眼神,最后还是胆大的薛薇薇先开了口。

“孙秘书,刚刚跟着董事长和许小姐进来的女孩子是谁啊,以前怎么没见过呢?”

孙敏慢悠悠的拎着茶袋在杯子里上下提溜

她料到会有人来打听,也没打算遮掩,只道:“她是董事长钦点给唐总的人,唐总让她先从前台做起,好奇的话,待会儿直接问她。”

说完,她便端着茶水走了,留下一屋子疑惑没解除半点,反而更好奇的吃瓜群众。

“这算什么啊,你要说她不重要吧,和代理董事长和潜在继承人一块儿坐专属电梯上班,孙秘书对她态度又那么恭敬,要说她重要吧,又被安排前台的活儿,我怎么猜不透了呢?”

作为现任前台兼全公司跑腿的薛薇薇立马发表拙见:“有没有可能是避嫌,正因为太过重要,所以才要从基层做起,美其名曰历练。”

众人微愣,而后点头赞成:“好像有点道理。”

“别急啊各位姐妹,待会儿她来了我指定好好打探,争取在午餐前把她八辈祖宗都挖出来。”

众人忙不跌颔首,作为丰逸公司的包打听和小喇叭,薛薇薇有这本事。

未免引起上司的注意,大家吃了定心丸后立马四散归位,静等结果。

十分钟后,许茵茵带着吃瓜系统上岗了。

“茵茵,这是待会儿会议需要用到的资料,你要在十分钟之内将它们打印出来,并且分发到每一个参会人员的桌上,能做到吗?”

孙敏抖落着手里巴掌厚的一沓资料。

“没问题。”许茵茵笑着接过资料。

【好家伙,这算不算下马威啊?】

孙敏惊讶不已,这声音--

她抬眸看向许茵茵,声音是她没错,可她也没开口啊?

【虽然复印资料不用脑子,但架不住数量多时间短啊,没猜错的话,孙秘书从今天起就是负责刁难我的工具人了,哎,爷爷欸,我可被你坑惨咯。】

爷爷,什么爷爷?董事长吗?

本来听到心声就够让人吃惊了,没成想还夹杂着豪门秘辛。

这、这工作还怎么做?

唐总让她“照顾”许茵茵时,可是让她把人当新来的使唤,于是她自动把“新来的”兑换成“苦力”,可劲的刁难,以达到驯化的目的。

可现在算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二婶这招借刀杀人玩得是真溜啊,爷爷让我来公司的事,她第一个不爽,虽然表面和气的接下任务,但背地里却借秘书的手整治我】

【我要是不闹事,乖乖的听话,爷爷只会觉得她不负所托,我要是不高兴闹起来,她还可以用秘书顶雷,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啧啧啧,倒霉的永远是部下,可怜。】

孙敏双腿一软,差点跌倒,红润的脸蛋霎时变得惨白。

“哎,孙秘书,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许茵茵纳闷的扶了她一下。

“没、没事,我,我刚刚想起来了,这些资料我已经准备过了,您要不先去茶水间吃点点心,喝杯咖啡休息休息?”

孙敏把她手里的资料拿回来,一改之前的严肃,笑逐颜开的对她说着。

【小七啊,我是不是眼花了,总觉得孙秘书的笑容里透着一丝谄媚,她刚刚不还肃着脸么?】

【女人善变不是,你管那么多,不做事不是挺好的吗,走走走,咱们去茶水间,那可是最肥沃的瓜田耶!】

忽然被新出现的声音吓出一身冷汗的孙敏,有种见鬼的错觉,眼前的经历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

“那我去冲杯咖啡就来,孙秘书要么?”许茵茵客气的问询着。

“不不不,谢谢,不用了。”孙敏吓得直摆手,“你只管吃好喝好,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

“行,那就谢谢孙秘书了。”

【哇哦,孙秘书人还蛮好的咧。】

孙敏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脑子飞快运转。

接下来,她该怎么才能既完成唐总的任务,又不得罪许小姐呢?

许茵茵闲庭信步的朝茶水间走去,偶尔有朝她看过来的人,她也都笑着跟对方点头示意。

眼观八方,耳听六路的薛薇薇瞧见她的第一时间,立马从前台起身,端着一只新杯子朝相同的方向走来。

俩人在茶水间遇着了。

“哎,你好,你是新来的吧,我叫薛薇薇,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许茵茵瞧着对方的热情样,也笑着跟她握手,“我叫许茵茵,也请你多指教。”

“许?你跟代理董事长一个姓吗?”薛薇薇有些吃惊。

“凑巧而已。”许茵茵淡定的撒着谎。

【其实啊,他是我爸爸。】

薛薇薇腿一软,如果不是一只手撑着岛台,她怕是会跪下去。

啥玩意儿,许董是她爸爸?不对,她刚刚不是没开口吗?

饶是见惯了职场各种阴谋诡计和丑闻闹剧的薛薇薇,也被眼前的状况惊呆了。

她竟然能听到新人的心声,这人还真是代理董事的女儿,董事长的亲孙女。

太奶,我是不是活不长了,怎么可以知道这么劲爆的豪门秘辛呢,我会忍不住爆料的啊,呜~

薛薇薇努力挤出一抹笑,忽然觉得压力有点大。

如果她真是空降的继承人,那她要怎么做,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跟她打好关系呢?

【不知道这个小姐姐会不会跟我介绍一下同事,帮我熟悉环境,顺便吃瓜】

薛薇薇像是忽然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整个激动起来,您要是想吃瓜,那我可不困了!

“那个,我可以叫你茵茵吗?”薛薇薇伸出了试探的jio

“可以啊。”

“你第一天上班,对这里应该还不熟悉,我现在没事做,你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我,我把我知道的统统告诉你,不管是公开的还是不公开的。”

许茵茵会心一笑,【哇哦,小姐姐好热心耶,真是瞌睡来了遇枕头!】

“我不知道该从哪里请教,要不您根据您的经验,跟我随便说道说道就好。”

“别用您,咱们年纪应该差不多,用您怪不自在的。”主要是她受不起啊qaq

“好的。”许茵茵应得干脆。

薛薇薇给她冲了杯摩卡,又给自己再续一杯黑咖,这才打开话匣子。

“我从孙秘书开始介绍好了,她是唐总最得力的助理,也是公司资历最深的老员工,工作努力认真,任劳任怨,就是婚姻不怎么顺遂,第一任丈夫是个酒鬼,还会家暴,好不容易离了婚再嫁,又嫁了个赌鬼,欠了一屁股的赌债后,人间蒸发了,她虽然每月有五万月薪,但四万五都拿去还债,过得紧巴巴的,怪可怜的。”

【啊,这也太惨了吧,如果她要是听从二婶的指挥各种刁难我,等爷爷知道以后,又被二婶推出来顶包,那不是彻底没了收入,到时候不得被追债的逼死?】

【啧啧啧,不得不说,你这二婶是真歹毒啊!】

薛薇薇二次震惊,这又是谁的心声?

孙秘书受命刁难继承人,唐总这是想篡位么?

太奶耶,我真的不想知道这么多!

“孙秘书怎么不报警呢?”许茵茵问询着。

“报过了啊,但让人愤怒的是,狗男人的债主说,这钱是借给他买房的,在法律上属于满足夫妻共同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所以妻子有义务帮丈夫还债,警察也管不了。”

“啊?这是什么绝世渣男啊,这也太无耻了吧!”许茵茵拳头硬了。

“那可不,难怪老话说就怕流氓有文化,气死人了!”

【啊啊啊,又是厌男的一天,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下头男呢!】

【人性是很复杂的,我虽然是系统,但我最看不透的就是人心】

【哎,感觉好无力,众生皆苦既视感】

薛薇薇听着她最后这段心声,挺诧异的,按理说像许家这样的豪门是不会发出这种感叹的。

因为在超豪的世界,就没有“苦难”这个词。

为了不让公主大人气坏了身体,薛薇薇换了群人介绍,是之前一起打听八卦的姐妹团。

这些人的人生经历都很普通,没什么后台,全靠读书这一条路进入的公司。

也是因为没有后台,干的都是背黑锅、穿小鞋、费力不讨好或者别人不愿意干的活儿。

许茵茵听着他们的经历,仿佛看到没穿书以前的自己。

她正暗自唏嘘呢,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刻薄中带着一丝傲慢的声音。

“公司付钱给你们是用来喝茶闲谈的吗,没事干的话,去把厕所打扫一遍!”

俩人背对着门口,闻声都被吓了一跳。

回头就看到一个身形近似于矮冬瓜的中年秃顶男人,正一脸愤怒的瞪着她们。

【小七,这矮冬瓜是谁?】

矮冬瓜?谁在骂我?

郑源惊愕的看向眼前的两个人,明明没人张嘴啊,声音哪儿来的?

【矮冬瓜学名郑源,是三大元老郑瑞的大儿子,现担任市场部的经理,跟你小姑父一个派系】

【原来是公司高层的直系亲属,难怪这么嚣张,老子是创一代,儿子必定就是躺二代,给个闲职养着不闹事就行,这种人一定有大瓜,切个来吃吃!】

郑源一整个吓呆在原地,此刻他已经猜到声音的来源了。

父亲让他给新来的人一个下马威,没说对方有超能力啊,不但能让人听到心里话,还知道他们的老底和站队。

而且,跟她对话那个声音似乎更邪门,手握好多黑料的感觉,救命!

现在离开还来得及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