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真千金被听到心声 > 第 9 章

第 9 章

爷孙俩再次回到客厅时,其余的人也全都回来了。

许彦温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低声说着话。

许彦睿和老婆各自看着手机,专注的回信息。

许彦雯小鸟依人的靠着郭诚小憩

郭诚一只手回复讯息,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许彦雯的后背哄睡。

许茵茵一下子就被俩人秀恩爱的画面创到了。

【小七,是我瞎了吗,小姑怎么又重回渣男的怀抱了,就这么一小会儿功夫,小姑居然又沦陷了!还有没有天理啦!】

【恋爱脑嘛,可以理解!】

系统的淡定又创了她一下,好家伙,没救了简直!

随着许茵茵心声的响起,大家纷纷看向二楼。

老爷子和许茵茵一前一后的下楼来。

一行人再次起身迎接,老爷子抬手示意他们坐下,而后坐在上首的沙发上,宣布道:“茵茵去公司的事,下周一正式生效。”

闻言,在座的人淡定了不少。

老爷子看向唐婉:“两天时间应该够你安排了吧?”

唐婉颔首道:“足够了,介于茵茵的学历只是普通二本,如果从高层做起很难服众,我打算让她从前台做起,可以吗茵茵?”

最后那话,她是看着许茵茵问的。

“可以,没问题。”许茵茵应得干脆。

【二本学历确实是很好的借口呢,但是这并不代表您没有私心哦,您是怕我往您跟前凑,一不小心撞破您和小姑父在办公室酱酱酿酿吧,办公室py,您的花样是最多的呢。】

唐婉脸色一白,郭诚温柔宠溺的表情一秒变成吃屎的样子,僵硬的手臂再也拍不动许彦雯紧绷的脊背。

一时间,周遭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许彦温忙开口解围道:“时间也不早了,您如果没事吩咐的话,我们就先告辞了。”

“嗯,都回去吧,我也累了。”老爷子抬手扶额,轻轻的揉捏着眉心。

许彦温带着老婆孩子和老爷子道别后,先一步离开。

许彦睿夫妇紧随其后。

许彦雯起身时,双腿有些虚浮,郭诚假装无视的牵起她的手,跟老爷子道别时,老爷子看他的视线稍微停顿了一下,而后对女儿说:“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不管碰到什么事,顺其自然就好。”

许彦雯鼻尖一酸,努力克制着眸底的涩意,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爸爸晚安。”

“去吧。”老爷子的声音里满是疲惫。

父亲的宽容,让许彦雯越发痛恨自己的自私。

父女俩很多时间都在争执,可每一次,都是父亲先破冰。

他那么强势的一个人,竟然对她的忤逆一忍再忍,看似轻描淡写的关怀,永远都透着了然,叫她如何不内疚。

她垂眸看着郭诚牵她的手,顺着视线往上,落在那张让她一见钟情的俊脸上。

她爱的,真的是眼前这个人吗?

在茵茵一次又一次的戳穿下,她不确定了。

也许她喜欢的,一直都自己脑补过度的幻想对象,而她得到的,却是具象化的,有着无数缺点的郭诚。

“看什么呢,我脸上有东西?”郭诚假装疑惑的笑问着。

心底却一个劲的打鼓,许茵茵刚刚的话她应该也听到了。

但成年人之间的相处,妙就妙在,大家都需要伪装来维持体面。

他需要扮演深情,让她以为他依然爱着她,哪怕知道他在外面的行为越矩,也依然没办法割舍。

对许彦雯而言,爱或许会消失,但沉迷不会。

因为沉迷某个人或是某件事时,需要付出的精力和时间很多。

沉没成本越高,当事人越难割舍。

他笃定许彦雯永远都不会抽离,因为,痴情于他,早已深入她的骨髓,一旦抽离,必将遭受剜骨剖心般的剧痛。

她没那种魄力,因为她生来就是娇气且自傲的。

许彦雯笑笑,“没,就是想看看你,走吧,我们回家。”

“好。”

郭诚暗自得意,瞧,他总能精准拿捏她的心思。

许彦温开着车,有一搭没一搭的找话题聊,但主题都离不开两个字--打探。

不管是爸爸绞尽脑汁的旁敲侧击,还是妈妈忧心忡忡的欲言又止,又或是妹妹嗫喏着几次开口,又难以言说的纠结,都透着对她的关心和担忧。

许茵茵感动不已,于是直言道:“我知道你们担心我适应不了公司的环境,更害怕二婶给我小鞋穿,但我好歹也是爷爷钦点的人,职位再低,知情人也知道我是爷爷的孙女,爸爸的女儿,妥妥的二世祖,就算有人要欺负我,也得提前掂量一下,所以,事情没大家想的那么悲观,安啦!”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你二婶本来就跟我们家不对付,瑶瑶当初进公司时,她的权利没现在大,就算要针对也鞭长莫及,可现在她成了总经理,负责的大小事务都快超过你爸这个挂名董事长了,妈妈能不操心吗?”

姜欣嫌弃的睐了老公一眼,“都怪你,这么多年毫无建树,活该被人爬到头上作威作福。”

“是是是,是我不好,我该骂,你消消气,别因为我气坏了身体,要不然,两个乖女儿也要怪我了。”许彦温诚恳的认怂。

许瑶柔声宽慰着:“妈,别担心,这不还有我吗,待会儿回去我就整理资料,确保姐姐进公司前了解完各个势力的分布和主要负责人,做到心中有数,就什么都不怕了。”

“妈妈,我没您想的那么脆弱,我以前也打过工的,里面的门道和规则也是知道的,您就这么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许茵茵好歹也是个过劳死的社畜,职场的蝇营狗苟她可太懂了,以前是没背景没后台的纯纯打工人,如今她可是继承人,身份不一样,做起事来也不一样。

既然难逃责任,那她也想通了,大不了就是换个地方吃瓜而已。

在职场当老六,也算重拾老本行,谁还不会划水了!

做人最重要就是从一而终,说了当废物就一定要当到底!

许茵茵不提打工还好,一提这茬,姜欣就一阵心疼。

尤其在看到她骨瘦如柴的小身板时,更觉得自己认错孩子是造了天大的孽,而筹划真假千金那个杀千刀的无耻之徒,更是该天打雷劈才解恨。

姜欣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吓得许彦温赶紧靠边停车,所有人都焦灼的看着她。

“妈,您怎么哭了?”

“老婆,你别吓我,是不是我又说错话了?”

姜欣呜咽着:“我心疼茵茵一天好日子没过着,好不容易回家了,又被老爷子派去公司受罪,我这个当妈的好没用,呜呜呜--”

【别啊,富豪妈妈,您不是给我黑卡了吗,那可是多多的钱钱啊,有钱傍身,外加继承人的身份,在公司完全可以横着走,简直不要太潇洒哦】

姜欣哭得更大声了,女儿都被欺负成这样了,还能如此大度的自我开导,她根本不配当她的妈妈。

“呜--傻姑娘,你好歹闹一闹,也好让我有借口找你爷爷说理去啊!”

许彦温得了提醒,灵光一闪道:“要不你明天开始假装节食,或者回去就砸东西,再不济就发疯咬人,闹的越大越好,我立马去找爷爷收回成命,然后咱们去医院休养一阵,怎么样?”

许茵茵吓得嘴角抽抽:“这种程度应该会进疯人院吧,爷爷还容得下我么?”

【我亲爱的富豪爸爸,我想当的废物,跟您让我演的废弃物不一样的好吧】

【哎,我算看出来了,爷爷这三个孩子的心眼子,怕不是全都长他老人家身上去了,一个比一个傻】

姜欣和许瑶怨念的看了他一眼。

许彦温:“······”又被嫌弃了qaq

第二天一早,许茵茵刚吃完早餐,许瑶就把熬夜准备好的资料送到她房间,办事效率那是相当的高。

她看向许瑶略显憔悴的脸,心疼道:“妹妹这是一夜没睡么,都有黑眼圈了。”

许瑶尴尬的摸了摸下眼睑,忙解释道:“没有熬夜,只是晚睡几个小时,反正今天周六,中午可以补眠,最重要是姐姐早点熟悉人员,早做准备。”

许茵茵垂眸翻看着妹妹做的资料,每个人员属于哪个团队,团队背后真正的老大是谁,都通过一个个树状图整理得一目了然,足见她的用心。

【呜呜,妹妹对我太好了吧,试问这样一个可爱美丽还贴心的小天使,怎么可能伙同亲妈偷家呢,小七,你这瓜是不是假的?】

【开玩笑,我的瓜保真,如果许瑶的心思变了,一定是因为你这个变数】

【按照原剧情,许瑶在亲妈约见时,已经被你折腾的身心疲惫了,她亲妈抓住你排挤她这点,可劲蛊惑,又是卖惨又是哀求的,久而久之许瑶就被说动啦】

【但是你现在不找茬了,养父养母对她又这么好,她一直都是在正确的三观教育下长大,做不出恩将仇报的事,如果她不受亲妈蛊惑,也是因为你和爸爸妈妈对她的善意,让她有了对亲妈说不的勇气】

【当然,我这边的剧情线暂时没有发生改变,她变好还是变坏,都在一念之间哦】

【不会的,妹妹温柔善良,绝对不会变坏的,我相信她!】

【你们人类的心思我一直都看不透,我保持中立】

许瑶听着姐姐力挺她的话,倏然红了眼眶。

“你眼睛怎么红了,是用眼过度吗?”许茵茵捧着她的小脸把头抬高。

许瑶顺势应道:“一会儿滴点药水就好了。”

“那可不行,你等我啊。”许茵茵把人摁在沙发上坐下,开门出去了。

很快门外传来许茵茵的声音:“徐阿姨,麻烦您给林医生打个电话,瑶瑶眼睛不舒服,请他来看看,尽量快一点哈。”

“好的大小姐。”

许瑶的眼泪顺着眼眶滑落,很快被她擦去,姐姐对我这么好,我一定要好好保护她。

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许瑶拿出来翻看,是一条信息,来自那个自称是她亲妈的陌生号码。

对方约她下午见面,地址是郊区的度假村。

这样的选址换做以前,她只会觉得私密,但现在,她只觉得对方心虚,见不得人。

她收起手机,沉沉呼出一口气,眼底涌上一抹汹涌的斗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