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真千金被听到心声 > 第 8 章

第 8 章

许茵茵直到坐在乌金木雕花椅上,整个人都还在恍惚。

她怎么就从一个专心吃瓜的小透明,一跃成了众人虎视眈眈的靶子了呢?

【爷爷欸,您这是抬举我呢,还是害我呢?】

【您说您都这么有钱了,多养我一个废物怎么啦,不要这么小气嘛,呜呜qaq】

老爷子倒茶的手差点没稳住水壶。

他这小孙女咋这么可爱呢,可以说半点野心都没有。

这要放到他年轻那会儿听到,直接把人赶走,可现在,他只觉这样的品质太珍贵了。

“茵茵啊,你不必紧张,爷爷就想跟你好好说说话,未免其他人打扰,才带你来书房的。”

老爷子尽可能的放缓语调,生怕自己积威许久的气场吓着她。

“爷爷多心了,我没有紧张,您这么和蔼可亲,一点都不吓人。”许茵茵开始吹彩虹屁。

“那就好。”老爷子示意她喝茶,“这茶可香了,不比你们年轻人喝的奶茶差。”

许茵茵忙双手端起茶杯,浅浅的抿了一口,老实道:“其实我不太会品茶,我吃着都一个味,您别嫌弃我牛嚼牡丹就好。”

老爷子朗声大笑起来,“怎么会呢,我的乖孙女儿可爱又幽默,爷爷喜欢还来不及呢。”

许茵茵受宠若惊的陪笑,“爷爷过奖了,我打小在孤儿院野蛮生长,很多地方都不足,且得学呢。”

“说起幽默,还得是爷爷最厉害,您刚开玩笑说要安排我去公司历练,把我吓够呛,我这学历哪能去公司献丑呢,呵呵。”

许茵茵开始打马虎眼,企图蒙混过关。

“爷爷没开玩笑,爷爷是认真的。”

“······”我不听我不听!

“学历这种东西在血缘面前不值一提,你要这么在意,爷爷明天就给国外名校捐款,给你买个金光闪闪的学历回来撑面子。”

“······”许茵茵一整个呆住。

【啊?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道德在哪里,底线在哪里,学校地址在哪里!】

老爷子忍着笑继续道:“茵茵啊,抛开学历资历不谈,只要是我们许家的子孙,都免不了要继承家业的传统,别人是想要得不到,你是爷爷摁头给,你都不要,有点伤人咯。”

许茵茵惊得嘴角直抽抽:【不是,您这也能倒打一耙啊,不觊觎您的家业还成我的不对了?】

【爷爷欸,您怕不是老糊涂了,别人是越老越忌惮自己的子孙肖想祖业,你咋对我这么信任呢,说好的疑心病呢?】

“那个,爷爷啊,不是我不想要,实在是能力有限,你就不怕我败光家业么,再说了,家里能干的继承人那么多,有我没我都一样啊,您把我当空气就好。”

要不是对方是长辈,她差点就说:“您把我当个屁,放了就完了!“”

“有没有能力,当然要去公司试了才知道,你可不要妄自菲薄哦。”

许茵茵还能说什么?!

老爷子长长的叹息道:“你也别怪爷爷自作主张,实在是我这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我真怕哪天就这么撒手人寰,留下一堆遗憾不能往生,咳、咳······”

许宏山倏然用手帕捂着嘴巴咳嗽起来,脸庞因为用力变得有些狰狞,额角的青筋随着咳嗽的力道一颤一颤的,看得人一阵揪心。

许茵茵忙起身给老爷子顺气,焦急道:“我给您叫医生。”

【呜呜呜,您可千万别在这时候出意外啊,您把我叫来单独说话,就害我被人虎视眈眈的盯上,您真要有个三长两短,我铁定被当做弑君篡位的无耻之徒,有嘴也说不清啊喂!】

老爷子余光瞄到孙女儿颤抖的双腿,犹觉得不到位,一个劲咳嗽着摆手,断断续续道:“没、没事,爷爷暂时、死不了,因为爷爷又看到了希望。”

话落,他抬眸,眼含希冀的看着她。

“······”不,我并不想当您的希望!

下一秒,老爷子暗搓搓的将白色的手帕捏了捏,而后从唇边拿开。

许茵茵一眼就瞥见那团刺目的猩红。

“!!!!您咳血了!”她惊呼出声。

“嘘!”老爷子讳莫如深的竖起手指示意,“千万别跟其他人说,这是我们俩的秘密。”

“······”不,我并不想知道这样的秘密。

【秘密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好吗,爷爷,您老真不是在坑我么:)】

“茵茵啊,你就当帮帮爷爷好不好,爷爷身边真的没有能信赖的人,你只当成全一个苟延残喘的老人,去公司试一试好吗?”

“啊这--”许茵茵无比的纠结。

她仿佛看到濒死的老皇帝,迫切想要一个人承袭遗志的殷切与无助。

可是,她真的只想当咸鱼,不想被迫宫斗哇!

电光火石间,她想到了一个人。

“爷爷,我记得堂弟好像马上高中毕业了,您既然能帮我买国外名校的学历,那也能帮堂弟买一个,要不,让他提前去公司?”

【该死的,二婶刚刚一直刷自己儿子的存在感,我怎么就没想到呢,yes!】

忽然被将了一军的许宏山:“······”

该死,怎么把这茬忘了!

许宏山玩命的调动脑细胞,片刻后,他期期艾艾的看向许茵茵,用极度落寞的神情说道:“你兴许不知道,阿曜其实一直想跟家里断绝关系,只因他不想让我的成功遮盖他自身的光芒,他不可能去公司的。”

【虾米!堂弟这么叛逆的吗?放着生在罗马的人生不要,偏要靠自己实力!】

【啧,这一看就是没挨过社会的毒打,没吃过生活的苦!】

【可恶!又是想跟任性富二代拼命的一天】

老爷子继续加码:“哎!看来我临死前注定要背负着无尽的苦楚和遗憾了,罢了,你不愿意,爷爷也不强求你。”

老爷子缓缓走到落地窗前,仰视着漆黑的夜空。

月光孤零零的悬挂着,在深邃无垠的天空衬托下,更显得寂寥孤清。

“外人只看到许家产业遍布全球的豪横,又有多少人知道我当初创业的艰辛,别人是创业难,我是守业难,如果注定要一无所有,那便一开始就别让我拥有一切。”

许茵茵的良心,在老爷子隐忍的哀怨里饱受折磨。

【呜,我会不会太没良心了,爷爷都这么无助了,就不能答应他小小的要求吗?】

【可是一旦答应的话,就等于卷入了豪门争权的漩涡,再也别想全身而退了】

许茵茵静静的看着老爷子的背影,那个刚刚还挺拔英武的身影,此刻宛如饱经风霜的大树,佝偻的身形写满了沧桑和无助。

【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捏,不带这么磋磨人的,哪有强行把咸鱼支棱起来的呀,呜~】

老爷子静静的听着她的心声,半点卖惨坑人的愧疚都没有,有的只是运筹帷幄千百次的笃定与自信。

要是许茵茵能听到老爷子的心声,肯定会说,您有这心眼子,怎么还能养出三个废物呢,啧!

五分钟的沉默过后,许茵茵认命开口:“我去就是了,爷爷,您别难过了好不好?”

许茵茵默默唾弃自己不争气的良心。

老爷子假装身形一晃,艰难的转身,那双一向精明的眼眸里,竟然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泪雾。

许茵茵吓得瞪大眼眸。

【爷爷这是感动哭了?不是吧,您这样我更内疚了啊!】

她迅速朝他走过去,顺手扯了一张面巾纸。

再抬头,眼泪竟然顺着他苍老脸颊无声滑落,狠狠的砸在许茵茵的良心上。

许茵茵擦泪的手微微颤抖。

她今天好像看了太多不该看的画面,这放在宫斗剧里,是要掉脑袋的操作啊!

帝王的软弱也是你能看的?你死不死啊!

“爷爷,您放心,我会好好历练的,二婶安排什么我都努力做好,绝不给您添麻烦。”

“茵茵啊,你真的不是因为同情爷爷才勉强自己的吗,爷爷不想用道德绑架你。”

许茵茵苦笑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这事,是我自愿的。”

【您都对着我哭了,我能拒绝吗?道德绑架算不上,但良心谴责您一定是占了的!】

【您真该庆幸我这人好绑-不,好说话,要不然我诚心装死的话,谁来也说不动!】

老爷子欣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谢谢你茵茵,谢谢你帮爷爷大忙。”

许茵茵努力配合着社会笑,本以为当了豪门千金可以躺平,没成想依旧逃不过打工的命!

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