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真千金被听到心声 > 第 2 章

第 2 章

许茵茵起身开门,许彦温穿着休闲的家居服,和蔼面庞带着温柔的笑意,见到姜欣那一刻还有些诧异,“你也在呐。”

“我为什么不能在?”姜欣一改往日的温柔,硬邦邦的反问他。

许彦温一噎,脑子迅速翻飞,他最近没招她啊,怎么跟吃了鞭炮似的。

啧,女人果然善变。

他转而看向面前的女儿,表情带了几丝挣扎之意,“那个,爸爸有话要跟你说,呃,就是,就是--”

许彦温组织好语言才进来的,结果被姜欣怼了一句后,忽然结巴了,余光瞄到她冷冰冰的视线时,更紧张了。

许茵茵贴心的安抚道:“爸爸有话就说,不必觉得为难。”

这话大大的平复了他的紧张,刚准备开口,就听--

【觉得不好开口最好别说,说出来只会招人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概是怕我针对许瑶,提前来打预防针的】

嗯?这声音怎么--

许彦温诧异抬头,却见女儿笑吟吟的看着她,一副悉听尊便的乖巧样,她明明都没开口来着。

所以,是她的心里话么?

他竟然能听到女儿的心声?!

消化完这个信息后,他猛地看向姜欣,这事老婆知道吗?

姜欣用嫌弃又了然的眼神回答了他的疑惑。

我滴乖乖,神了嘿!

许彦温顿时来了兴致,继续把准备好的话说出来:“爸爸想说的是,瑶瑶打小胆子就小,性格也比较内向,你跟她相处时,尽量温柔些,别吓着她,好不好?”

许茵茵乖巧点头:“好的,没问题。”

【看吧,这么宝贝许瑶,保不齐就是你跟白月光的私生子,豪门妈妈,您真冤欸!】

姜欣冰冷的视线瞬间化作眼刀,刷刷刷的朝许彦温飞来。

许彦温又惊又怒又慌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呢,妹妹确实胆小,只敢偷摸接济亲妈,不久的将来还会转移你的财产接济亲爹,咦,亲爹?!】

【好家伙,竟然不是你的崽,许瑶的亲爹是你的死对头,知道自己女儿老婆被你娇养着,一晚上要笑醒八百次】

【啧啧啧,你自己放不下的白月光,别人都已经放进去了,还进了很多次,孩子都有了。】

【哎哟喂,这是什么绝世大怨种,实惨!】

许彦温气血上涌,一个仰倒栽在旁边的沙发上。

接二连三的爆炸信息,打得他措手不及。

他还没来得及捋顺白月光和私生子,忽然又来个死对头,这谁着得住?

“不是,你刚刚胡--”他挣扎着发问。

!!!完犊子了,被自动消音了!

这到底是什么匪夷所思的遭遇!

“刚刚怎么了?”许茵茵一脸纳闷。

【不是,这夫妻俩怎么动不动就摔呢,这是什么人传人现象?别是想讹人吧,亲妈给的黑卡还没捂热乎呢,亲爹这就要讹回去吗?】

许彦温急的老脸直抽抽:我是被吓的,不是讹人,更不是要你的黑卡!

“没事,估计是血压不稳,老毛病了。”他努力克制着心底的震惊和疑惑,用求助的眼神看向老婆。

姜欣在听完联姻丈夫的悲惨遭遇后,满肚子的火气眨眼就灭了,果然吃别人的瓜更爽!

“没事,你爸这是激动的,茵茵贴心又乖巧,有你真是我们的福气啊。”姜欣笑的那叫一个阳光灿烂!

喜欢白月光是吗,爱得死去活来是吧,该!

许彦温委屈巴巴的看着她,默默安慰自己,老婆没有幸灾乐祸,她是真开心:)

他悄咪咪的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仔细回想着心声里的信息,越想越好奇,越好奇心情越是七上八下的。

他和姜欣对视一眼,眼神示意对方借一步说话。

姜欣也有满肚子的疑惑要问,交换完眼神后,姜欣对女儿说道:“妈妈要说的话也说完了,你休息一下,晚上我们一起去爷爷家吃饭。”

“好的。”

“爸爸也没什么要说的了,晚上出发前又叫你哈。”

“嗯嗯,爸爸妈妈慢走。”

听到告别声,猫在门口的许瑶猛然回神,迅速躲进过道的隔间里。

等夫妻俩重新回到自己房间时,她再一次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将耳朵贴在门板上。

许彦温刚关好自己屋的房间门,就迫不及待的问老婆:“阿欣,你是不是也能听到茵茵的心声,她说--”

后面的内容依然无法被说出,急得他比手画脚的解释着,“你要是听到,就该知道瑶瑶不是我和她的孩子,我和她虽然谈过,但分的时候并没有藕断丝连,当时我奋力争取过,甚至为此差点和这个家决裂,但她还是毅然决然的走了,我也真的是死了心的,我没有骗你,我发誓!”

事到如今,他也反应过来,自己老婆刚才对他的冷淡和怨念来自哪里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应该庆幸自己结婚前跟我坦白过那个女人的事,要不然我定饶不了你。”

许彦温握住老婆的手,表白道:“虽然我们是家族联姻,但我并非对你全无感觉,你温柔贤惠,知书达理,和你结婚后我逐渐从失恋的阴影里走出来,虽然这对你不公平,但谁让我没有先遇到你呢,阿欣,和你生活的这些年,我真的很幸福,也很安心,无论茵茵的心声是真是假,我都觉得有必要查一查。”

姜欣也有同样的想法,“我从没怀疑过瑶瑶的身世,毕竟当时是验过dna的,如果瑶瑶的出现如茵茵心声所说,是一个阴谋的话,那这个始作俑者的用心也太险恶了,我只要一想到茵茵这二十几年的悲惨生活,心尖就一颤一颤的疼,虽然活着就是庆幸,可要是那人再狠心一些,我们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呀。”

姜欣说完,捂着心口失声痛哭。

如果真是有人刻意为之,那她对女儿那些险恶的揣测,越发显得她不配为人母,她既懊恼自己的小人心,又痛恨幕后黑手的阴毒。

许彦温将人拥进怀里,轻拍后背安抚,“别担心,既然茵茵提供了方向,我一定好好查个水落石出,不管结果如何,瑶瑶也依然是我们的女儿,我相信她的品性,她是我们俩用心教导出来的乖孩子,绝不会恩将仇报。”

“如果茵茵的心声有预知性,一切都还来得及。”

“对,一切都来得及。”

许瑶走回自己房间时,只觉得脚步没来由的沉重。

对于许茵茵的回归,她既愧疚自己霸占了她二十多年的人生,同时也担心正主的归位会让爸妈将她扫地出门。

她做梦也没想过,自己竟然是被认错的假千金,亲生父母一夜之间变成了养父母,疼爱她的爷爷、小姑全都成了毫无亲缘关系的人,这让她怎么接受。

尤其在看到姐姐被带回家时,脸上浮现出的迷茫和困顿,眉眼间的局促和无措,以及单薄身躯和廉价衣服自带的颓丧和窘迫时,恐慌顿时达到顶点。

如果不是认错,那样的生活才是属于她的吧。

她如今的锦衣玉食,不过是因为这个荒唐的乌龙事件,现在真相大白,她是不是也该离开了?

她枯坐了一夜,天亮时终于做出决定。

临走前,她准备跟姐姐见上一面,把所思所想告诉她,并向她表明自己不会争抢的态度,希望她不要嫉恨她,更不要嫉恨爸爸妈妈,这是谁也没料到的意外。

结果刚开门,就碰到父亲进她房间的画面。

那一刻,心底的好奇先于教养做出反应,她无耻的听墙角了,而且还听到了让她脊背发寒的信息。

回想昨天忽然收到的陌生信息,一切都变得有迹可循了。

她不该就这么离开,就算要走,也要把自己该做的事做完才行。

爸爸妈妈那么爱她,到这个时候还这么信任她,叫她如何不感动?

如果真假千金背后真是蓄谋已久的阴谋,那她作为关键的一环,一定能从中瓦解,让爸爸妈妈和姐姐远离危险。

她垂眸看着手机里那串陌生号码,给对方发送了一条见面信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