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真千金被听到心声 > 第 1 章

第 1 章

第1章

“茵茵,你被拐以后,我们发动所有人四处找寻,过了一个月才找到,当时亲子鉴定证实瑶瑶就是我的骨肉,谁曾想这也能弄错。”

女人说到这里忽然顿了一下,似在纠结又似在斟酌措辞。

屋子安静几秒后,又听她继续道:“这二十五年来,我一直把瑶瑶当亲生的养育,现在突然跟我说她不是我的孩子,我一时半会儿没办法完全接受,更没法因为你的到来就冷落她,但我向你保证,妈妈会努力对你好,竭尽所能弥补你这些年受的委屈,可以吗?”

眼前的女人约莫四十出头,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小很多。

那张本就温柔清丽的脸庞,因为眉宇间淡淡的苦恼,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许茵茵的注意力在女人脸上停留了半秒,立马又转向富丽堂皇的屋子。

眼前的房间又大又宽敞,目光所及只能用一个“豪”字来形容。

意大利进口沙发,巴洛克风格的真丝窗帘,纯金打造的浴缸、镶嵌着粉钻的梳妆台,只在时尚杂志里出现过的拍卖行珍稀藏品,随便拎出一件,都能抵普通社畜半辈子的积蓄。

别怪她没见过世面,实在是她穷了太久,做梦都想一夜暴富,也不止一次幻想过自己是豪门遗落在外的千金大小姐,富豪爸妈迟早有一天会来接她。

而这一天竟然来了,她穿书了!

谁能想到前一分钟她才因为加班猝死,下一刻睁眼就成了豪门真假千金文里,拥有百亿继承权的真千金。

天知道她刚刚从那张宛如云朵般柔软的kg-size大床上醒来,接收完这条信息,以及看着周围的一切有多么新奇和玄幻。

本以为是黄粱一梦,结果亲妈的一席话,彻底坐实了穿书事实。

在书里,前身一岁时被保姆带去公园玩,不慎被拐走,一个月后找到,被带回的却是假千金,直到二十五年后,亲生父母才找到她。

在此之前,前身过得并不好,在孤儿院长大,拼命努力也只上了普通大学,大学毕业成了社畜,干着最累的活,拿着最少的工资,日子捉襟见肘。

当前身被带回豪门,看到霸占她位置的假千金,在养尊处优的环境下出落得漂亮又优雅,家人相处和谐又温馨的画面时,越发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自卑和嫉妒交替磋磨着她,让她内心逐渐扭曲。

她开始针对假千金,包含但不限于:诬陷假千金盗取家中财物、绞尽脑汁的离间假千金和父母、在宴会上给假千金下致幻药,让她发疯丢脸,沦为笑柄,只为把她赶出这个家。

一开始的小打小闹,亲生父母还能以“自己做错事在先的内疚心理”包容,并让假千金让着她点。

可随着事件的升级,父母也逐渐寒心,尤其在一次前身主导的车祸胎死腹中后,她被赶出了家门,沦落街头,最终抑郁自杀。

总结为一句话就是,前身手握王炸、四个二、四个尖和四个k,却把天胡的牌打成对三要不起,就离谱!

别说她穿的是百亿豪门,就是普通中产家庭,也能安分守己的过一辈子。

争宠,不存在的。

更何况,她还绑定了吃瓜系统,豪门瓜园简直就是瓜猹的天堂,量大保真,种类还多,根本吃不完好吗?

面对亲妈纠结忐忑的神色,许茵茵乖顺点头:“好的,您不用紧张,能回家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姜欣浅浅一笑,悬着的心刚要放下,却听到--

【小七啊,我记得这个妹妹的生母好像是亲爹的白月光,如果是私生女的话,四舍五入确实可以当亲生的养】

姜欣两眼一黑,身体踉跄了一下,沉迷吃瓜的许茵茵并未发觉。

【让我看看哦,虽然许彦温和白月光确实有过一段恋情,俩人也爱的难舍难分,后来被老爷子棒打鸳鸯,强行让他联姻,但是没说前任怀孕啊】

【那有没有可能,白月光怀恨在心,瞒着所有人带球跑,等孩子生下以后,再来个偷龙转凤,顺理成章的争夺财产呢?】

【呃,人类不都是真爱至上的吗?】

【爱情在百亿资产面前不值一提】

【而且啊,白月光这种存在,对非恋爱结合的豪门联姻来说,威胁其实蛮大的,求而不得最是磨人心痒,而轻松得来的往往不会被珍视】

姜欣默默攥紧手掌,脑中快速闪过和许彦温婚后相处的点点滴滴,看似相敬如宾的背后,何尝不是一种无爱的疏离呢。

【我可怜的老母亲欸,您最好祈祷亲爹跟前任已经断干净了,要不然您可就是妥妥的冤大头喽】

姜欣心一凉,脚一软,跌坐在地毯上。

突如其来的心声和劲爆的内容,姜欣一时不知道该先消化哪一个。

“欸,您怎么了,要不要叫医生?”许茵茵虽然纳闷,却也赶紧上去搀扶。

“没、我没事,你刚刚--”

姜欣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任何质疑的话。

她脑子里忽然冒出六个字--天机不可泄露!

“刚刚怎么了?”许茵茵追问道。

【我这亲妈怎么了,感觉奇奇怪怪的?】

“没什么,应该是低血糖犯了。”姜欣找了个借口敷衍,心底的震惊却只多不少。

听到心声这样的奇遇也太神奇了吧。

许彦温有过一段恋情的事,倒是跟她坦白过,但他却只字未提怀孕的事!

所以,瑶瑶的亲妈是不是周新怡?

不,应该说是不是许彦温和周新怡的?

“您先喝点糖水,待会儿我陪您去餐厅吃点东西。”许茵茵耐心的喂她。

【哎,就您这身板,真要阴差阳错把私生女当亲生的,怕不是要原地厥过去,要是再来个一病不起,那不是给一家三口腾地方么,这谁能忍?您一定要挺住,熬都要熬死他们】

“好,我知道了。”姜欣随口就应了下来,还是女儿会疼人。

“您知道什么?”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姜欣忙敷衍道:“我是说,我知道饿了,该吃东西了。”

“那我陪您去餐厅。”许茵茵放下杯子,准备扶她起来。

姜欣却从一旁的手袋里拿出一张黑卡递给她,“茵茵啊,认错孩子这种荒唐事,总归是妈妈对不起你,这是妈妈的副卡,你拿着,想买什么都可以,不必考虑额度,知道吗?”

对于忽然到来的亲女儿,她其实挺矛盾的,一方面担心自己没法像爱瑶瑶一样爱她,一方面又怕她因为嫉恨瑶瑶霸占她的人生而针锋相对。

她思忖许久,还是对她坦白了心思,以此表明自己的态度,希望能得到她的理解,为自己慢慢培养感情争取时间。

可女儿的态度和心声却与她的揣测截然相反,比起她的质疑纠结,女儿对她的关心和鼓励,显得她好无耻。

她怎么可以怀疑亲生骨肉呢,那是血脉相连的爱啊。

许茵茵诧异的看着黑卡,疯狂脑补起来--

【欸?她怎么忽然给我黑卡,还让我随便花?】

【她刚刚忽然跌坐下去,别是有什么大病,急需直系亲属捐赠器官吧?小七,查查!】

【阿七查了哦,您母亲每年花费在保养上的钱超过十位数,身体健康得很,一辈子无病无灾,享年一百零三岁呢】

【那这个家里除了她,别的七大姑八大姨有没有换器官的隐患啊,这可是传说中不限额的黑卡啊,这泼天富贵,我这身板受不受得住哇!】

【安啦,决定你死活的因素,只和假千金争宠关联,除此之外没有危险哦】

【呼~那还好,我就怕好不容易成了有钱人家的崽儿,结果却是空欢喜,争宠是不可能争宠的,我就想当个豪门废物,混吃等死那种】

姜欣被她的心声逗乐,赶紧强调道:“这张卡只是零花,爸妈赚的钱,以后都是你的,你不必有任何负担,只管收下就好。”

更何况,你还帮妈妈戳穿了某人的真面目呢。

姜欣说完,直接拉过她的小手,把卡塞到她的掌心,顺势捏着她的手握紧,“好好花钱,就是对妈妈最大的安慰,知道吗?”

姜欣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子,满眼都是怜爱。

许茵茵有些受宠若惊。

【呜呜,豪门妈妈好温柔呢,谢谢金主妈妈!】

姜欣唇角的笑容漫至眼底。

这种当事人不自知的心声,正好能反应出她的品性,她的女儿各方面都很好呢。

“咚咚咚--”

敲门声忽然响起,许彦温的声音随即传来:“茵茵,是爸爸,我可以进来吗?”

姜欣面色一沉,好啊,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