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豪门长嫂吃瓜被听心声后 > 第 10 章

第 10 章

江野却不屑一顾的冷哼一声,初雪才不是那种爱钱的人呢,你们就等着打脸吧。

但同时他想起平时和文初雪相处的点点滴滴以及刚才文初雪的动作,她的心里却有些心慌,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闷闷的堵得慌。

江父大手一挥直接吩咐管家,“管家,将二少爷关到房间里,不准出门。”

江野本来还想挣扎,心里想着文初雪现在怀着孕肯定是需要自己的,江母的一句话却让他顿住了脚步,“江野,只要文初雪通过了考验,我会允许你娶她,我给你们风风光光的办婚礼。”

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他从小就过着枯燥无味的生活,身边的人都似乎很麻木,他甚至以为他自己的人生就会一直这样一尘不变,但是文初雪不一样,她坚强向上,坚韧不拔,经常乐于助人,这个女孩儿的出现简直就像是他生命当中的一道光。

他从上大学起就喜欢坚强向上,视金钱如粪土的文初雪,但她的眼里却只有她青梅竹马的哥哥。

他也只能以学长的身份默默地陪在她的身边,后来他为了她一句,娱乐圈好难,都没有人能帮我进入了娱乐圈,努力的在娱乐圈混出个人样来,背地里给她保驾护航,甚至从来没有想过可以拥有她。

可老天爷偏偏给了他这个机会,她和霍修竹终于分手,她痛苦不堪,他不忍看她难过,便陪着她喝酒,两人便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他一直以为这是老天爷给他的一次机会,他一直小心翼翼的珍惜着,呵护着,即便是为了她反抗家里人也在所不惜。

可这一次他有些犹豫了。

明明是最简单的完成的任务,初雪这样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善良女孩,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拒绝母亲的支票,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怕了。

他有些急促的说道,“不用,我替初雪拒绝。”

“你又不是她本人,你怎么知道她的想法?”江太太好声好气的说道。

宋时微默默吐槽,

【肯定是不敢呗,今天都差点被创飞了,要是明天文初雪真的接受了支票,二弟不得原地出家当和尚?】

江野猛地一顿,江母则是一脸风轻云淡的开口,“你该不会是怕了吧?”

“谁说我怕了,我是怕你们输的太惨。”江野哽着脖子,嘴硬的说道。

“我们愿赌服输,但是如果是你输了,请你再也不要和文初雪联系。”江父严肃的说道。

“行,我坚信我的初雪不会让我输。”江野梗着脖子说道。

宋时微简直爆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少爷全身上下就嘴最硬。】

江野闻言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宋时微满脸问号,江母则是赶紧让赶来管家将江野连拖带拽的给拖了下去。

一想到自己会被这小兔崽子给气死,江母就一眼都不想看到他,要不然他真的会忍不住想抽死他。

宋时微再也绷不住,直接当着他们的面笑了出来,然后迅速便意识到自己的不妥,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江太太一脸亲昵的挽住宋时微的手,“薇薇呀!你今天真是辛苦了,妈妈今天让厨房给你准备了燕窝,待会儿喝完美美睡上一觉。”

宋时微表面镇定,内心却笑得想死——

【尊嘟假嘟,婆婆。你也太好了,燕窝还没尝过嘞,待会儿尝尝,我爱你我美丽的婆婆,ua,ua。】

江母一脸笑意的看着宋时微,就连江父对宋时微的态度也变得和蔼可亲了起来,“时微,最近在江家还习惯吧?如果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尽管说,别委屈自己。”

【耶?公公也怪好的嘞,只是这么好的公公最终还是没有躲过反派的命运,最后被兄弟阋墙活活气死。】

江开霁:?

突然就想将那几个兔崽子拉出来打一顿是怎么回事。

夫妻俩各怀心事的看着宋时微乐呵呵的喝完了一盅燕窝,打着长长的哈欠也要陪他们聊天的样子的时候。

好说歹说还是把宋时微给劝去睡觉了。

宋时微刚上去,江家庄园的大门便开了,江洵的限量版迈巴赫从门口缓缓开进了地下车库。

夫妻二人相互看了一眼,严阵以待的坐在沙发上等着江洵进门。

江洵进门的时候便看到江父还有江母一脸严肃的看着他,那张鬼斧神工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波澜。

“爸,妈。”他冷冽的声音犹如一口古井,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更衬得冰肌玉骨。

江父江母对视一眼,江母有些沉重的开口,“江洵,我们现在有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要跟你说。”

江洵眼睛微微眯起,浅浅推了一下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淡淡的说道,“听见宋时微心声的事儿吗?”

江父江母直接震惊,“你怎么知道?”

“之前有一次回家的时候偶然听到的。”他音色清淡,仿佛只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

他当时听到的是什么来着?

【我的便宜反派老公?还怪好看的嘞,可惜最后死的老惨了,真的是造孽啊。】

【巅峰王者带六个废铁,还个个都是卧底般的废铁,卧龙凤雏,带不起带不起,根本带不起,最后含恨而终,惨的嘞。】

当时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在这个傻逼的世界当中活久了,什么没见过,不过就是听见别人的心声而已,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今天发生的某些事情,让他不得不对能听到宋时微心声的事情产生了警惕,他今天回家为的就是这件事。

今天慈善晚宴发生的事情,他没有在现场但是却全程吃瓜,甚至比在场的人吃的还要详细还要精彩。

而且看今天助理汇报的情况来看,王家父子在宴会大打出手群人围观,李永言出轨被抓豪门众人甚至中断了拍卖会,刘氏总裁连夜封锁了自己家的仓库。

似乎不止他一个人听到了宋时微的心声。

估摸着爸妈应该也知道了这件事,他索性抽空回家一趟。

他骨节分明的手将一份文件放在了桌上,“我大概理了一份宋时微心声的内容出来,先别睡开会分析一下,把江野也叫下来。”

江野是被佣人架着从楼上拽下来的,原本还一副少爷样的他,甚至还想跟自己的爹妈再次争取,但是在看到大哥江洵之后直接变成了一只见了猫的老鼠一样,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一旁,再也不敢吭声。

江父江母见了都直呼好家伙。

接下来江家人就展开宋时微的心声展开了一次小型的家庭会议,江洵不愧是藤校归国的高材生,仅仅是用一份报表便抓住了宋时微心声当中的关键词。

‘剧情’‘女主,男主,男二’等这些词语都是宋时微心声当中出现频率相当高的。

他们都不是什么笨蛋,即便是这个想法很荒谬,他们也得出一个结论,他们估计是生活在一本小说的世界里,而宋时微估计是知道或者看过这本小说,或者说是意识觉醒了。

而觉醒带来的蝴蝶效应便是让他们这些反派或者是或多或少要遭遇男女主光环的倒霉蛋听到了她的心声?

他们基本断定事情就是这样的,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要不要把能听到宋时微心声的事情告诉她?如果告诉了她回对后续剧情产生什么蝴蝶效应吗?

几个人要论来讨论去也没有得出一个满意的结果,江野更是认为这是宋时微搞出来的阴谋诡计,但最终还是在江洵的眼神下默默的闭上了自己的嘴。

最终,江洵站起身,一锤定音决定不将这件事情告诉宋时微,全家人都要将这件事情保密,谁也不能告诉宋时微,毕竟他们谁也不能承担告诉宋时微之后会带来的后果,然后转身便上楼了。

路过二楼的主卧时,他下意识的顿住了脚步,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透过金丝眼眶,宋时微穿着洁白的睡裙闭着眼睛睡在床中间,安静的像一副油画。

他站在那里驻足良久,最终还是轻轻的关上了房门,转身走向了隔壁的次卧。

第二天宋时微起床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人都开心了,脸都变得光彩照人,她站在镜子面前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脸—

【呜呜呜呜好美,简直要被自己美死。】

【有时候也挺羡慕我老公的,居然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

此时江家庄园里的众人听到宋时微的话,纷纷露出了不一样的表情。

江父江母露出了姨母笑,江洵面无表情,江野却不屑一顾笑容,宋时微这个自恋狂!

宋时微在房间里暗自欣赏半天,果然还有好东西养人啊,看她这健壮的跟头牛的身体更加健壮了呢。

宋时微下楼的时候,恰巧看见从三楼下来的江野,少年蔫儿吧唧的,就像是那个被霜打了的茄子。

宋时微悄咪咪的看了一眼剧情,然后内心疯狂斯哈——

【哇?!女主提分手了,甚至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江野,直接拉黑了?这傻狗心都碎了,现在估计想出家的心都有了。】

【女主甚至还说自己会把孩子生下来,独自把孩子养大,以后还会告诉孩子他的爸爸叫江野,是一个大明星,不是爸爸不要他,而是爸爸没有办法?】

【好家伙,这对江野这个恋爱脑来说这不得要了他的命?这不得跟家里闹个天崩地裂?】

【这孩子啧啧啧,算了,江野认为是他的就是他的吧,他都快碎了,还不能满足他一个喜当爹的小小心愿吗?】

江野:?

不是,他是什么很贱的人吗?上赶着喜当爹?

他不否认自己现在确实是很伤心,初雪今天发信息给他要分手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已经裂成了几瓣,他甚至想过今天无论如何他都要抗争,他一定要堂堂正正的把初雪娶回家。

但是宋时微的心声却没由来的让他破防了。

什么叫认为是他的就是他的?是不是他的他还不知道吗?

他当然知道孩子不可能是他的,他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

【就是不知道这傻登如果知道了他的初雪主动联系了婆婆,约婆婆见面,会不会再一次碎掉啊。】

【婆婆这边还没有任何动作呢,文初雪就率先坐不住了,这才一天,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他把人当白月光,人把他当爱at机呀,现在眼看着没钱了,嫁进江家也无望了,那可不得能捞一把是一把。】

江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