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深夜emo后我被迫gay了 > 那接下来就好好做搭档吧

那接下来就好好做搭档吧

伊达航目前很难说清楚自己对于小林哲也的感受,但是就工作方面来说,小林哲也确实是一个好搭档。

“哈——切,伊达班长,谢谢你的转告,我已经把教官要的表给提交过去了。”

“没事没事,我们是搭档嘛。”

做事情效率高,态度温和有礼,就搭档而言对方非常靠谱。

唯一让伊达航担心的就是对方的精神状态。

眼睁睁地看着坐在自己身边吃饭的小林哲也双目无神地盯着碗,手中拿着的筷子夹了半天空气,头还像是小鸡啄米一样有往碗里掉的趋势,伊达航的眼皮跳了跳,最终还是没忍住,直言关心道:“说起来,小林同学好像又没有休息好?”

今天都已经是开学的第三天了,但是小林哲也的精神状态似乎日渐下滑,让人怀疑他晚上究竟有没有好好睡觉。

难道是认床吗?总不可能是又被蟑螂包围了吧。

“啊!没事,我没事、我很好,谢谢伊达班长关心。”小林哲也听到这个询问浑身一颤,但他很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过头回应了伊达航一个上扬了1°嘴角的微笑。

伊达航更加忧虑了。

被他关心后,小林哲也不发困了,开始飞快刨饭了,速度像是暴风吸入的橘猫,随时会被噎住的感觉。

怎么就害怕被别人关心呢?

一直到晚上回到寝室,伊达航都还在思考小林哲也早上的拒绝。

他难得没有一躺倒在柔软的床上就5分钟入睡,而是思考别人的睡眠问题。

唉,他这个搭档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总是客客气气,过于有礼貌,也正是这样子的客气和礼貌,让伊达航觉得小林哲也有点难对付。如果换作是班上其他男生,他一定直接强硬地搂着对方的肩,让对方说原因了,但是换作是小林哲也,伊达航觉得自己下不去手。

说起来奇怪,他总觉得小林哲也身上有种易碎的气质。

但这不应该啊,他明明目睹过小林哲也是徒手拍蟑螂、过肩摔降谷零,可是为什么还会觉得对方脆弱易碎呢?

难道是因为对方当时在班上的发言?

“我的外表没有什么威慑力,我想找一个高大且细腻的同学辅助我一同进行管理。”

青年在旁边高大壮实的教官衬托下显得瘦削,面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非常赏心悦目。说出这样像是没有自信的话的时候声音也是清冷而镇定的,让人感觉像是玩笑,又像是实话。

也不至于没有威慑力吧,不过没有威慑力的话管理起来确实会比较麻烦。

伊达航当时心里还嘀咕着,却发现小林哲也的目光直直地看了过来。

他没有想到对方会看向自己,也没有想到对方会选择自己,所以当那只白皙的手伸展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面前是小鸟绒绒的羽翼,又或者是婴儿一样稚嫩的手掌。

高大我应该是高大的,但是我真的细腻吗?

伊达航陷入自我怀疑。

伊达航并不认为自己有多么细腻,但小林哲也是这样说的,所以他也就下意识地用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小心态度来面对这份邀请。

好像是因为对方很小心翼翼,所以自己也下意识地小心翼翼了起来?

伊达航不确定,但是伊达航非常想得开。

害,这些不重要,反正都答应了对方,那接下来就好好做搭档吧!

然而和小林哲也搭档后,伊达航很快察觉到了不对——小林哲也说是想要找人辅助,但实际上似乎在想办法将班长之位扔给自己。

无论是禁止班上以班长称呼自己,还是总是带着班上同学喊着“伊达班长”,这似乎都在暗示对方的真正意图。

是不是不好意思直接拒绝教官所以才采取了委婉的手段?搞得好复杂。而且我成为班长倒是没有什么了……只是看小林君的样子,也不像是不想当班长的啊。

从第一天的晨训起伊达航就发现了,小林哲也是一个非常看重集体的人,对于班上的事情非常上心。也是因为这样,对方展露出了严格和温柔完全不相同的两面。对班级纪律严格,但凡是不听话的成员都会被他给予管束,尤其是班上的“刺头”同学——降谷零和松田阵平,小林哲也似乎在短短的时间内就与两人达成了友好关系。而在温柔方面,则是小林哲也能够记住班上所有同学的名字。

发现这一点,还是因为临时顶替的教官寝室点到的时候忘记带名单表,小林哲也直接拿着空本子为教官报人名,甚至还指出了一个走错了班的学生。

事后,伊达航询问小林哲也,小林哲也表现得有些赧然。

“其实我不太会记人名,也对不上脸。”

小林哲也说自己是个脸盲。

“那你是怎么记录人的呢?”

伊达航有些好奇地问。

于是,小林哲也为伊达航介绍了他独特的数字记忆法。

“虽然大家都长得差不多,但是也都有自己的特征。”

“而我刚好对数字非常敏感,所以我就将大家的特征转化成了数字,最后形成数字编号。”

“数字编号?”

伊达航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数字来记人的,有些新奇。

似乎是见到伊达航感兴趣,小林哲也开始进一步举例子。

“嗯,虽然记住名字不在行,但是数字的话我可以记得很牢固,以最好记的降谷君为例,我对他的数字编号是0,他的名字中有零,头发也是班上除了他之外0人的金色。”

“用0记住零啊。”伊达航摩挲着自己的下巴。

小林哲也:“萩原君也很好记,他名字中带了一个二,所以他的数字编码是2192。”

伊达航:“啊,难道192是……?”

“嗯,是萩原君的身高。”小林哲也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透露着一股杀气。“之前我给他的编号是2190,但后来在比身高的时候他跟我说他的身高是192。”

看来萩原君和小林同学关系不错,已经能用身高相互挑衅了。

伊达航偷笑。

小林哲也的话匣子似乎被打开了,没等伊达航询问,他就开始倒豆子一般讲述起了其他人的编码。

“顺便一提,松田君的编号是9787532763719。”

“嗯?这个数字怎么那么长?”

“这个是《白痴》的国际标准书号。”伊达航从小林哲也没有起伏的声调中听出了咬牙切齿。“难道班长不觉得松田君看上就不太聪明嘛。”

“哈哈,这个嘛。”伊达航扣了扣自己的脸,试图糊弄过去。好在小林哲也也没有一定要求他站队,自顾自地继续说着。

“诸伏君的猫眼很显眼,而猫咪有九条命,所以他的编号就9;小田切君的编号是0012,眼睛大,鼻子挺,嘴唇像两条香肠……”

小林哲也似乎非常得意自己这一套编号,话比平时多了很多。仔细琢磨了一遍小林哲也的编号,又回忆起诸伏景光的猫眼,小田切村一的香肠嘴……伊达航只能承认小林哲也是会抓特色的。

再听下去,他就怕自己下次看到同学就要直接报对方编号了。

“……对了,班长不问问我给你的编号吗?”

“唔,是什么呢?”伊达航看着突然兴致勃勃的小林哲也,只感觉自己面前是一只用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猫猫,让人难以很难拒绝。

“是2333,因为班长笑起来像太阳,会露出自己洁白的牙齿,我很喜欢,我一想到2333我就会想到班长的笑。”

伊达航愣住,随即就露出了小林哲也所喜欢的,非常爽朗的笑容。

“小林同学真不愧是个天才。”

小林哲也被这样一说,似乎有点害羞,“不不不,这不算什么。我都还没有记住大家的生日和爱好,现在的编码还太简单了。”

这下可真的吓了伊达航一跳了。

“生日和爱好也有必要吗?”

“唔,数字而已,记起来比较快的。而且,被人重视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吧。班长的生日我可是一定会给班长送上礼物的!”

小林哲也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伊达航却有一种被戳中了的感觉,他的手先于他的大脑意识搭上了小林哲也的肩。

“那作为交换,小林也告诉我你的生日和爱好吧,互相记住才是好朋友吧。”

“!不用,我并不是为了……”

“可是我们是好搭档嘛!”

伊达航揽着青年的肩,带着对方往前走……

“既然是搭档的话,果然还是得去问清楚。”

从记忆中睁开眼睛,伊达航麻利地坐起。他决定放下那些顾虑,去上门询问好搭档睡眠不好的原因。

但是走到门前的时候,伊达航又有些后悔起来了。万一小林哲也睡着了呢?那自己岂不是打扰了对方的美梦?

敲一下吧,如果没有回应的话就走。

“小林君,你睡了吗?”

伊达航叩叩地敲门。

——

而门内的小林哲也,已经在内心发出了尖锐的爆鸣。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今天晚上也得不到好眠了吧!伊达航,伊达班长,我把你当搭档,难道你想要我死?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小林哲也最后还是非常有礼貌地将门打开了。

不管怎样,速战速决吧。

“伊达班长,有什么事吗?”小林哲也盯着因为背光而看不清面容的伊达航。

“唔,我可以先进你房间说吗?”伊达航声音听上去有些纠结。

见到这熟悉的剧情,小林哲也呼气,小林哲也吸气,小林哲也最后沉默地选择了放弃,“唔,当然可以,不过最好快……”一点,我有点困了。

小林哲也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他的怀里被塞了眼罩、耳塞,还有一盒糖。

“伊达班长?”

“也不是非要进去,我就是过来给你送点东西。我看你最近休息得不是很好,所以就担心你是不是被吵到了。”

小林哲也看着被塞到手里的东西,还没有回过神来。

“学校里好像也没有褪黑素什么的买,就给你带了一点糖。”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睡不好,不过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就跟我说吧。”

伊达航带着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们可是搭档啊!”

最后,他拍在小林哲也肩上的手很烫,但是又很轻,小林哲也久久不能回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