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深夜emo后我被迫gay了 > 深夜造访我也非常谢谢你

深夜造访我也非常谢谢你

夜晚十一点,回到床上,我幽幽地吐出一口魂,漫长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回忆起今天发生的事,我很难说我没有害怕,好在【松田阵平篇】的剧情非常顺利,没有因为多了我一个人发生什么变化。

【松田阵平篇】是警校剧情的开端,主要讲述的是降谷零和松田阵平两人如何成为朋友。

降谷零执着于成为一名警察的态度让松田阵平非常不顺眼,两人不打不相识(昨晚已经发生)。

然而降谷零本以为松田阵平是讨厌警察,但在课上,他又看到松田阵平对警察持有的积极正面的另一面,如此矛盾的两者让降谷零对于松田阵平产生了浓郁的好奇(剧情已发生)。

他对松田阵平的身世展开调查,得知松田阵平的父亲曾经被警察错误逮捕,因而“憎恨”警察。既然恨警察,为什么又要来当警察呢?降谷零想要知道原因,多次主动出击试探松田阵平。在下午的射击课上,两人之间火花四溢,眼见着要打起来,天花板突然碎裂,鬼塚教官为了救从天花板上掉落的维修工挺身而出,却不幸被维修工的安全绳锁喉。紧急关头,警校五人组第一次齐心协力,成功拯救了教官(剧情已发生)。

而有了这一次的并肩作战,松田阵平与降谷零也有了交心的机会,降谷零得知松田阵平来警校是为了成为警察,然后揍警视总监一顿,松田阵平得知降谷零是为了找到某个对他非常重要的女性才来到警校。不打不相识的两人成为了好友(剧情应该已发生)。

至此,【松田阵平篇】结束。

今天这一天,其实我最担心的是有性命之危的鬼塚教官。

知道他会有生命危险,我提前做了很多准备,例如随身携带可以割断绳子的小刀,又或者是在剧情发生前提前找了借口去医务室。我很害怕因为我的缘故教官没能被救下,所以我没有出现在现场;但我又害怕剧情变成现实中不会轻易实现,因此我准备了方案abcde。

好在鬼塚教官是成功被救下了的,不然我会认为我是沉默的杀人者。

知道他人会有危险却不去救人,这和杀人其实是无异的。

幸好,幸好。

距离【伊达航篇】应该还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在这接下来的一个月,应该会比较风平浪静。

平静的日子,将从今晚开启。

应该是能从今晚开启的吧……?

“叩叩。”

“叩叩。”

听着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我捞起被子罩住了头,不愿面对这残酷的现实。然而这敲门声依旧轻轻地响着,微小却阴魂不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教官,你们不夜间巡查的吗?查查这不睡觉的人啊!

我打开门,不出意外,门外是萩原研二。他敲我的门好像敲上瘾了,今晚又来了。

“嗨,小林同学。”

“不打蟑螂,谢谢。”

我想关上门,然而萩原研二阻止了我的关门。

他用脚抵住门,悄声和我说话:“小林同学,不要那么冷酷无情嘛,我不是来让你打蟑螂的啦,让我进去好不好,求求你。”

不是让我来打蟑螂的还能是为什么?总不可能你也对我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想要知道我来警校的原因吧?!你是降谷零吗?

“有什么事情应该可以明天再说。”

为了不吵到别人,我的声音不是很大,萩原研二为了听得更清楚,和我距离拉得更近。

“不不不,必须今天说,很快的,我们早说完早结束,你也不想我们一起被教官抓吧。”

威胁,这个人在赤裸裸地威胁我!

我是那么容易被威胁的人吗?……我是。

我将萩原研二放了进来,他很自然地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他还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示意我过来一起坐,比我这个房间主人还像房间主人。

“你想说什么?”我没有坐在床边,反而选择将椅子搬过来,坐在萩原研二对面。为了能够看清楚萩原研二的表情,我甚至还打开了一盏小台灯,暖黄色的灯光照亮了一半的床和他的脸,他的眼睛被灯光照得熠熠发光,像漂亮的玻璃珠。

“我想说,谢谢小林同学。”

萩原研二表情隆重,仿佛我做了什么特别了不得的事情,但实际上我只是陪他打了个蟑螂。他似乎经常在我面前表演,刻意与我拉近关系,这让我觉得他有点ooc,怀疑他的用意。我并不认为我的人格魅力强大到能够让人一见倾心。

“深夜造访我也非常谢谢你,还有其他的吗?”

今天一天非常疲惫,我觉得自己的能量已经耗尽,只想要将萩原研二扫地出门。

见我有些不耐烦,萩原研二连忙将他的重点摆了上来,“有的有的,小林同学真的不考虑换个搭档吗?我觉得我会比伊达同学更适合你诶。”

我和伊达航一组是因为我想让伊达航当班长,难道你也想当班长吗?

我不理解萩原研二的脑回路,在我看来,如果他家的修车厂没有生意不景气,对摆弄机械很感兴趣的萩原研二他是不会来到警校的,他之所以选择成为一名警察,更多的是受到了幼驯染松田阵平的影响。他擅长社交,但是集体感和个人分得很清,也没有太多管人的想法,毕竟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可以做,但是没有必要做。

他是太无聊了吗?可是我并没有在其中察觉到什么乐趣。

“我不怎么觉得。”我说出的这话应该有些冷漠了,但是往往某些脱口而出的话,才是真心话。“萩原君请不要恶作剧。”

“真是的,在小林同学眼里我居然比不过伊达班长吗,真让人伤心。”

我不能理解,这无缘无故的攀比之心究竟从何而来。

头好痛,好麻烦,好想死。我不擅长社交,也不擅长应付他人的感情牌。

我的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萩原君,你正常点。”

——

终于赶走了萩原研二,我熄灭了小夜灯,房间又回归黑暗和安静,但我的睡意却没有回来。

盯着天花板,我只觉得恨。

我恨你,萩原研二。

比恨更加汹涌的是惶惶不安。

知道剧情就像知道了预言,而我除了想要好好活下去之外,确实想要改变预言中那些不好的部分,比如樱花绚烂之后的樱花凋零,5-4=0的遗憾故事。今天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尝试,但是我显然做得并不好,在早上,我的状态就是不理智的,我那时候不受控制地出声未必不是蝴蝶的翅膀,而今天下午,我虽然也没有过多参合,但是我所做的那些小手脚,未必没有被命运看在眼里。

对于书中人来说,书中的一切都是现实,对于我来说,眼前的一切也都是现实。

而在现实中,我是无力且弱小的,我救不了任何人。我的小心谨慎,我的殚精竭虑都是无用功。

……已经不想穿越了,要是能够穿回去就好了。

啊,睡不着,满脑袋都是东西,睡不着。

我会想起今天早餐时警校众人与我一同吃饭的开心,随即我又会想到他们那无可避免的死亡,那像是断头台的刀,一只高高悬起,又像是我没有来得及完成的任务,让我想要那一天迫不及待地到来,又希望那一天悄无声息地消失。

我真的能够救下他们吗?今天发生的一切我真的有起到什么作用吗?我这样顺从剧情的选择是正确的吗?我究竟是否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呢?

我不知道。

一切都是未知。

我所恐惧和焦虑的就是未知。

明天还要早起,今天却又开始失眠,太糟糕了吧。

比今天被松田阵平抓住衣领还要糟糕,他当时表情那么可怕,我还以为我会被他揍。

按照松田阵平这我行我素的性格,他不会挑一个晚上就来和我上演樱花树下的搏击故事20版吧,哈哈,那可就真的太经典了。

“叩叩。”

“叩叩。”

门外又似乎响起了敲门声,打断了我的苦中作乐。

这让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次我是不会去开门的,绝对不会!

等等,刚刚我锁门了吗?

我连忙跑下床想去将门锁上,然后做个夜晚的聋子,然而当我的手碰到门把手的时候,刚好对面也在扭动。

“晚上好?”

“晚、上、好。”

我抬头看去,这次轮到松田阵平的面部一片漆黑了,非常具有压迫感,因为今天下午的事情,我对他十分心虚,所以我退后了一步,礼貌地询问道:“松田君不睡觉有什么事吗?”

“你觉得呢?”松田阵平应该是在用半月眼瞪我,我被他瞪得不明所以,但还是选择乖乖让他进屋聊。

不管怎样,在走廊上打架至少是会引起其他同学的注意的。

进了房间之后,松田阵平似乎也左右看了看,在找地方坐,最后他选择了我的椅子,然后就以揽着椅子背的姿势坐下了,为了方便聊天,我再次点了小夜灯,然后坐到了床上,等着松田阵平开口。

松田阵平没有开口,只是盯着我看,我被他盯得只想用被自己将自己卷成寿司。

尴尬的氛围在我们之间蔓延,我甚至觉得很想死。

随后我注意到松田阵平对着我笑了,他的笑容带着几分挑衅,又像是猎豹发现了猎物的弱点,“喂,你知道我是因为要揍警视总监才当警察的了吧,那么你呢?班、长你因为什么呢?”

班长为什么成为警察?大抵是因为对他父亲的仰慕吧。不过我也不太确定,你可以去问问班长。

这是我脑袋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