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深夜emo后我被迫gay了 > 算我求你别说了吃饭好吗

算我求你别说了吃饭好吗

六点半,警校的铃声如期响起,接踵而来的是点名和晨训。

昨天晚上的闹剧让我的入睡时间变成了凌晨两点以后,但好在我今天的精神状态还行,对接下来的教学也充满期待。唯一让我痛苦的是松田阵平看我的眼神,我的天啊,他明明都那么困了,却还要用他灼灼的目光将我盯出一个洞。

求求你不要再看我了,我和萩原研二真的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和他不是解释过了吗?我们还一起给你上了药你忘记了吗?

好在鬼塚教官的点名拉走了松田阵平的注意力。

如剧情中发生的那样,在看到松田阵平和降谷零挂彩之后,教官怀疑他们进行了私斗,这在纪律严明的警校是严重违纪行为,处理不好可能会被退学,好在伊达班长使用了打蟑螂大法敷衍了过去,不给教官处理的时间带着整个班开始跑了起来。

班长,你这一套高情商操作真的太酷啦!

晨跑,令我“怀念”。

上一次晨跑,应该还是在高中的时候。我所在的高中起床时间是6点20分,学校要求各班在6点30分前到达指定地点整队,然后在清脆的跑操音乐声中绕着学校迅速地跑上三圈,以此开启美好的清晨。虽然班主任也会到场,但是在跑操过程中的主要负责人是班长和体育委员,需要整队和喊口号。

大学四年过去了,口号我已经记不清,但在看到我们鬼塚班的队伍越跑越散,像是要跑成两个班的时候,我的ptsd开始动了——你管这散装晨跑叫晨跑?你这放在我们高中可是要被点名批评,然后罚整个班单独重跑的。

我绝对不要让我们班重跑!谁都不可以!

看着伊达航、降谷零、松田阵平等等人的在前面推推嚷嚷,我的眉头夹得越来越紧,他们打闹的样子让我的拳头发痒,最后在看到伊达航甚至直接揽住了降谷零和松田阵平,完全不顾后面的队伍时,一股怒气直冲我的头颅,我知道,我要犯病了。

“好好跑步!注意队形!不要说话!”

我加速跑到了队伍的最前列,对着冲在最前面的五个人吼道。

无数次地,我说出这句话,如今我又再次说出。

我看到警校五人组脸上的吃惊,尤其是松田阵平,他似乎很不爽地瞪了过来,张牙舞爪想要说什么,但是专心队伍旁指挥的我此时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我的脑海里空空,此时的我只是制度的机器人。如果他反抗,我也不会犹豫地采取一些粗暴的手段,是萩原研二阻止了他,没有让他发作,也没有让我发作。

如果现在是在动画里的话,bg肯定突变,从原来的欢快变成了沉默,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对伊达航命令道:“伊达同学,请你负责右边的同学,我负责左边的同学,尽量控制一下班级的速度。”

“既然是一个班级,就要跑出一个班级的样子。”

我需要让他们步伐整齐,速度一致。就算这并是最健康的,可是看起来会很好看。

我不能丢脸,我也不能让班级丢脸。

——这就是我的病,我就算穿越了,也没有能改变的病。

——

晨跑结束。到了吃早饭的时间。

我的发病终于结束,作为代价,面对菜肴,我食不知味。

我就知道,我是不适合管理的,我就知道,我这样会引起他人厌恶的,我根本做不到一边管理好班级一边获得别人的喜爱,我根本什么都做不到,我哪里有资格去管别人。

这样的我、这样的我……真的太让人讨厌了。

我讨厌我自己。

我根本就不是小林哲也,我做不到他那样的地步,我对于班级的管理完全是没有权威的管理,我做不到以理服人。而且我明明就说好让伊达航来管理,为什么要干预?难道我当班长当得还不够吗?

我的头脑很乱。

属于“穿越者小林”的记忆在我眼前浮现。

“小林他根本就是老师的走狗嘛,根本就不讲道理。”

“就他能,一天都在管,真无语。”

“其实老师也不太喜欢他吧……”

我是能够理解他们的,能够理解那些发自内心的抱怨,必须脚踩着脚的跑操很累,必须保持安静的教室很无趣……他们的抱怨对于我来说也算不了什么。我唯一痛苦的是我做不到完全偏激,偏激于遵守规矩或者不遵守规矩。我不理解,既然有规矩,为什么不能去遵守呢。我不理解,既然规矩是错的,为什么不能去改正呢?我讨厌墨守成规,也讨厌不按常理出牌。

我是一个无聊透顶的人,与我自己期望的不一样。

我想要张扬肆意,加入警校组打打闹闹,我做不到。我想要像“小林哲也”那样,靠着自己的个人魅力带领班级走向更好,我做不到……我什么都做不到,我在搞砸一切。

真的,太糟糕了。

“小林同学,你不喜欢吃鸡排饭吗?”

我抬起头看过去,是诸伏景光。

他端着餐盘来到我对面坐下,温和地看着我,蓝色的猫眼透露着关心。

很难用语言描述我此时的心情,我只能说此时我的喉咙发干。

“没有,我挺喜欢吃的。”我用筷子夹起一块鸡排,送到嘴边后咬了一口。我其实更喜欢将鸡排一口吞下,然后在嘴里幸福地咀嚼,但是那样的话动作就会不那么礼貌,在诸伏景光面前,我想让自己不那么粗鲁。

“那就好。”诸伏景光笑笑。“鸡排饭要是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是的,鸡排饭热着才会更好吃,心情好的时候吃起来更开心。但是诸伏景光为什么会坐在我对面呢?

“呀,小林君居然和阵平坐在一起啊,你们难道关系已经很好了?”

端着餐盘的萩原研二朝着我这边走过来,听了他的话之后我又是一震。

啥?什么阵平?松田阵平?他什么时候和我坐在一起了,我对面不是诸伏景光吗?

我迟疑地看向了我对面的诸伏景光,又迟疑地转回头看向萩原研二。

“哈哈,小林君你不会一直没有注意到小阵平在你左边吧?”

我僵硬地转过头去,朝着我的左边看过去,居然真的是活的松田阵平。他为什么会坐在我的左边?为什么我没有注意到?

“是我先坐在这里,然后你才坐过来的,你的眼睛不太好吧。”

松田阵平吃咖喱鸡排饭吃得很香,他的嘴角都沾着咖喱,他对于我的震惊显然非常无语,如果不是正忙着干饭他可能会给我翻个白眼。

好吧,现在和白眼也没有什么区别。

我一时找不到什么话,只能听着诸伏景光和萩原研二在笑。萩原研二不仅笑,还试图给诸伏景光讲昨天晚上发生的“趣事”——“你别看小林同学现在呆呆的,但是昨天晚上他可神勇了。”

萩原研二,你别太狠,昨天晚上丢脸的人明明是你啊!你讲你自己的黑历史为什么还要带上我!

“昨天你们两个居然在打蟑螂?”班长伊达航走了过来,在诸伏景光的右边坐下,“还真的有蟑螂啊,不会真的有一堆吧。”

“不,没有一堆那么多,但是仅仅一只就已经非常恐怖了。”萩原研二非常严肃地摇了摇头。

“那打死了吗?需要帮忙吗?”警校五人组的最后一位降谷零也来了,一张六人桌的桌子被坐满了。降谷零的对面就是松田阵平,我看到降谷零坐下的时候,他吃饭的动作一顿,然后对着降谷零的笑容就是一白眼,两个人在对视间瞬间擦出火花。

“我们昨天打死了,确切的说,是踩死的,还是光脚。”

我不理解,为什么好好的,一定要在吃饭的时候聊这个,并且当事人还非常自豪,明明他昨天晚上还害怕得抱着我。

伊达航和诸伏景光知道我光手拍爆蟑螂的经历,闻言都看向我,对我露出了敬佩的目光。降谷零也不明所以,跟着他们一起看向我。

“不是我踩死的,是萩原君踩死的。”我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只是半夜被他敲醒了门,然后陪他找了半个小时蟑螂而已。”

“哎呀,毕竟一个人真的害怕啦,有小林你在就很有安全感啊,毕竟你能够那么\&039;pia\&039;地一下就把蟑螂拍死在掌心。”

萩原研二对着我竖了一个大拇指,还k了一下。这让我非常想把他拍死在手掌心。

“……确实很厉害。”吸了一口凉气,降谷零进行点评。

“更厉害的还是他们两个人被吓得抱在了一起睡在一张床上。”

“啊?!”

我僵硬地转过去头看松田阵平,他说出了这样的惊天之语之后显然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对,继续吃饭,吃得超级香。

松田君,其实您可以专注吃饭不用说话的,男生和男生抱在一起又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是吧,兄弟都穿同一条裤子,睡一张床又怎么了?而且还是因为遭遇了人生中难得的冲击。

……好吧,不奇怪但是丢脸。

看着其余三人憋笑的表情,我觉得我的筷子已经要被我的手捏断了。

“别揭穿那么丢脸的事情啊,小阵平,你看小林同学脸都红了。”

萩原研二的声音温柔动听,说出的话让我恼羞成怒——谁脸红了我都不可能脸红的好吗?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降谷零,你别光顾着笑了,你能不能走走剧情,你能不能像剧情中的那样和松田阵平聊你们两个人当警察的理由啊,你不是看他不爽吗?为什么会因为他的话而发笑啊!

我狠狠地咬了一口鸡排,又扒拉了一口米饭,补充了一点能量之后,我非常冷静地劝说大家,“吃饭吧,再不吃饭鸡排饭就要凉了。”

“哇,真的红透了诶。”

“小声点。”

“想不到,想不到。”

“吧唧吧唧。”

让咖喱鸡排饭堵住你们的嘴巴!别说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