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排球少年]初恋事件簿 > 第7话

第7话

07

国见英,中学三年级,对自己的国文水平短暂地产生了怀疑。

“……‘普通’是指什么?”少年错愕道。

还有,她为什么突然提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

“就是我们之间的那种!”柚香眨着眼睛看他,“就一下,几秒钟就行。”

她想,阿英的脸好红呀。

可能她的也是。

脸颊……好烫。

“……”

两条围巾太热了,热得国见英皱眉。少女还在眼巴巴地看着他,这让他的心情愈发焦躁,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不应该出现在他这里的那种。

“理由呢?”他问。

“啊……”柚香的表情有些茫然,“我感觉,我应该这样做?”

国见英差点被她气笑了。

这算什么理由,哪怕她忸怩地来句“因为现在在下雪”这种略显浪漫的理由都更具说服力。

嗯?等等,青井好像有点奇怪……

眼神在看别处,飘来飘去,远不如她平时理直气壮,似乎在心虚一样。看来她也知道她的要求很奇怪。而且她的脸颊微红,如果说是冷风吹的,那为什么真正被风吹开了一些的发丝下露出的耳尖也是红的?

国见英微恼的情绪瞬间消散了许多。

“我们之间”的那种?

……她该不会是在害羞吧?

少年莫名有些想笑,如果他此刻能背过身去,一定会这么做。只是雪花仍在落下,落到他们的头发和衣服上,他有点担心她再这么待下去会不会感冒,打算赶紧结束这个话题。

“哦,好,那就——”

那就随便抱一下,反正又不是没抱过。

他们正式认识的那天,青井就因为害怕抱了他很久来着。

然而下一秒,她语出惊人。

“我的心跳变得好快好快,感觉很不妙,啊……不太好。”少女不解地说道,“所以……也许是我觉得,这样做可以有什么帮助?”

毫无逻辑,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语无伦次。

但是几乎是在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国见英把之前的想法丢到了一边,他果断地伸出手,把她拉入怀中。

第7话「事件7:一场雪」

我正在做不合常理的事情,国见英想。

他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因为现在在下雪,他这样告诉自己……

嗯,他可以和往常不太一样。

也可能是因为,所有扰乱步调、影响思维的问题都一个固定解。

——因为她是青井柚香。

柚香倏然安静下来。

她记得,阿英是“节能主义”。这一点不只体现在他在排球场上保留体力,还体现在他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做事情的时候。

印象里的少年总是有些懒散的,他不喜欢去做多余的事,因为那会浪费时间和精力,而他是个相当怕麻烦的人。就像之前台风假她去他家时,在美穗阿姨回来之前,他都不出来陪她聊天,真是懒死他了。

还有哦,阿英是个很聪明的人。寓言故事告诉她,很多聪明人会把跟不上他们想法的人当做笨蛋,所以柚香觉得,在阿英眼里,他身边应该有不少傻瓜。

可那又怎么样呢?

先不说她不是笨蛋。就算她真的不太聪明,他也会给她补课呀。

嗯……总之阿英是冷静的,理智的,因为一些事觉得不重要所以随意的,而且对很多事情都不感兴趣所以很懒的一个人。

但现在的他——

柚香的脸颊埋在他的衣服上,外衣是柔软且微凉的,因为季节,因为雪花。但她脸上的温度却没有就此消退,因为相较于他们刚认识的那时候那个安抚性的拥抱,此刻的拥抱似乎有些不一样的意味。

一个有些果断的,有似乎蕴藏着一些力量的、有些强势的拥抱。

很少见到他这样。

好奇怪,我有些不满足,她想。

和喜欢的人拥抱不是会感到很单纯的高兴吗?

为什么她甚至感到有些慌乱,心脏好像要跳出胸膛一样。

柚香不理解。

难道是……因为特别喜欢?

特别喜欢是什么样的喜欢?是和她原本的喜欢有区别的那种吗,莫非是要“交往”的那种?可是童话故事里的男女主都是直接结婚的啊……

啊、对,她问过芦野同学这种事情,在地震里被她拉出去之后,芦野同学和她的关系还不错,对方恰好有男朋友。

“你为什么会和男朋友交往呢?”

交往这一步存在的必要性是什么?

从芦野同学那里得到的答复是:“喜欢当然应该更进一步”这种理所当然的答案。

“小柚香,有些事情是只能在交往之后做的哦。”

那是什么……

柚香想,这个拥抱应该不是“普通”的,倘若它是,应该不至于让她拥有这样的心情。

但如果这个也属于“交往后”才可以做的事情,那么阿英,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呢?这样聪明的他,应该比她更了解“不普通”的存在吧——

少女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背,然后稍微用力。

拎着的包是什么时候落到地上的?

感受着自己放大的心跳声,还有她的呼吸声,国见英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之前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是——他想要靠近她。

“……所以,有帮助吗?”他问。

“很遗憾,好像抢救无效。”柚香闷闷地回答他,捏住了他的衣角,“我还以为只要抱你一下,我就肯定会安心呢。”

不过话说回来,她是不是现在就可以期待圣诞节了?阿英会送她礼物吧?会送的吧?

她都明示过她很喜欢收礼物了,他肯定能t到的!

晶莹的雪花仍在落下。

“嗯……那再抱一会试试吧。”国见英说。

“好啊。”她说。

理所当然的。

疗效可以长一些。

其实那个拥抱也没有持续很久,因为雪一直在下,也因为少年和毛茸茸的玩偶能给予她的感觉有所不同,柚香的逐渐心跳平复了下来。不理解的情绪消散之后,奇怪的疲惫感出现了。

柚香嘟囔了道:“……阿英,你累吗?”

保持一个姿势,她有点累。

而且她偷偷踮脚了!

……很想问青井为什么会做这种笨蛋一样的举动,但她的思路实在不是他能够理解的。以及国见英现在也有点不理解自己的想法,因为他不仅没有吐槽她,还觉得她好可爱。

他可能没救了吧,少年消极地想。

不过这么一想,既然都已经病重了,再重点应该也没关系?

奇奇怪怪的想法,大概是被她传染了。

虽然国见英从来都不指望连自己心情都搞不懂的青井柚香明白什么是喜欢,但他稍微确定了一些事,这让他对冬天的态度变得和善了许多,也是他心情很好的原因。

当然,如果道路是平稳的没有让他滑那一下就更好了。

出门前他告诉妈妈,他不确定青井会不会送他礼物,这是真话。

即使别人都知道他和青井的关系很好,甚至有人以为他们两个已经在交往,即使他有这样那样的合理的推断,但是万一呢?

万一他撞见的那一幕是她在给其他人准备礼物——也许是她的哥哥,也许是她的女生朋友们,不一定是他。

所以他在赌。

说实话,国见英不喜欢这种“赌”这种充满变数的事情,因为这种事通常都会很麻烦,他更喜欢做一些志在必得的事。

但他只能这么做,他赌自己对她来说是特别的,赌她会在圣诞礼物这种事情上对他上心。

然后,他赢了。

而且,还有别的收获。

之前国见英很担心他对青井来说并不是特殊的,哪怕她对他有一定的好感,但她绝对分不清like和love的区别。嗯……如果两个人之中注定要有一个人患得患失,那一定是他。

但是现在的情况有所好转,倘若青井对他只像是朋友那样的好感,她不会说出那种明摆着就是“心动”的话。她只是有些懵懵懂懂,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情,只要他耐心等待,只要做出合理的引导,她一定会恍然大悟的。

哦,为什么他不表白呢?

……因为他倒也没那么想要做交往之后才能做的事。

比起立刻交往,看她因为还在摸索心情而露出的可爱的表情,听她说出的可爱的话语,不也是一种很特别的经历吗?不得不说,昨天她的表现真的是可爱到过分……虽然他很早之前就知道她非常可爱了,但只对他展现的表情,是独一份的。

词穷到只会用“可爱”来夸人了,真是好贫乏的日本语。

不可忽略的是……凡事都有两种可能,如果他这次迎来的是“赌输了”呢?

那也没什么。

冷风吹过,却无法钻进暖暖和和的围巾里,这个冬天似乎变得没那么讨厌了。少年握紧了手里的礼物盒,像是取笑自己一般笑了一声。

嗯,其实他知道的,就算青井没有给他准备礼物,就算她的态度和以往一样,他也会送圣诞礼物给她,他早就买好了。

国见英再一次将围巾向上拉了拉。

他只是想要送她礼物,为她的好心情锦上添花……

仅此而已。

在圣诞节拿到礼物的柚香在对全家炫耀过之后,又蹭蹭地跑回了房间,找出手机打电话,几乎是在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她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阿英阿英!圣诞节快乐,我很喜欢阿英送的礼物!”

“等到明年,我们再继续做彼此的芬兰老人吧,好不好——”

国见英在早晨自带的困倦中自动翻译了一下,哦,芬兰老人等于圣诞老人。

他原本想意思意思地谦虚两句,说“你喜欢就好,我随便选的”,以此来掩饰他的提前准备,却听到她说:“阿英,等到新年前一天我们一起去参拜吧?去赶第一波的那种!”

半夜参拜,人非常多,是最麻烦的麻烦——国见英警觉起来。

其实他是个无神论者,不相信对神许愿能有什么用,每年和家人一起去神社也不过只是跟着他们一起“还愿”,对神明表达一下“感谢今年的庇佑”之类的话。

但这是柚香提议的,如果拒绝她,她说不定又要这样那样。

“理由呢?”他听到自己问。

“因为阿英送了我幸运药水,我知道你这是希望我有好运呢。”柚香拿起小小的橙色瓶子,炫耀一般地扬了扬,即使他并不能看到她在挥舞这个“福灵剂”的挂件。

越看越喜欢,耶。

“所以,我也想要尽快把这样的好运分给阿英!”她说。

“……”

好像没办法拒绝。

“那我考虑一下吧。”他说。

不太清楚爸爸妈妈和姐姐在新年前一天会有什么计划,出于谨慎,国见英并没有提前给出答案。

但这不妨碍柚香提前庆祝:“好哦,那我们到时候见!”

挂断电话之后,柚香发现窗外竟然又开始飘雪了。圣诞节和下雪十分相配,这让她的心情更加欢快。爸爸妈妈在楼下喊她吃早饭,她应了一声,又大声地告诉他们:“我过几天要和阿英去神社参拜!”

飒太警觉:“你不是说要趁着假期做完新的那幅纽扣画吗?”之前的纽扣画在地震里损坏了,柚香直到最近才重新开始做。

“我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呀。”柚香说道,“还剩最后一步,我准备以后再做。”

“……要不我到时候也跟过去吧。”飒太说道。

“你过去做什么?”柚香本能地问道,“你不也应该去找你喜欢的人吗?”

飒太:……

虽然知道柚香不是故意的,但有妹妹的人很难不讨厌这样那样的节日!

“很遗憾,柚香、飒太,我要提醒你们一下。”爱美开口说道,“今年新年我们要去你外公外婆那里,之前就说好了哦——”

柚香:“诶?”

飒太:“对哦!”

“看来都忘了。”达也确信道。

糟糕,她真的忘了!外公外婆家在岩沼市,到时候他们全家都会在那边留宿,她没办法和阿英一起去玩了。

而且问题在于,邀请是她主动发起的——阿英会生气的吧?

“哦,这样啊。”国见英看着窗外新覆上的一层积雪,回答电话那边的少女,“没事,不用道歉,本来我也不是很想半夜出门……”

别说半夜了,他现在也不想出去。

“可是我想。”柚香惆怅地说道。

“……那也没办法吧,岩沼那边你也很想去。”国见英说道,他能听出来她的为难。

“为什么不能有两个我!”她不高兴,开始说胡话,“这样就能一个去陪外公外婆,一个去和阿英一起出门了。”

世界上有两个她吗……想象了一下,感觉难以想象。国见英有些走神,一时间没说话。

“阿英,你没生气吧?怎么不说话呀?”她问。

这倒是不至于,甚至说不上来失望,因为他本来就对这种事情不怎么有兴趣,只是因为她提议才决定稍微打起来一点精神而已。

“那你在想什么呢?”她又问。

国见英刚想编个话来回答,却听到柚香说:“要不你先来猜猜我在想什么吧?”

“你在想什么?”他直接问道。

“哼哼,就知道你猜不到。”她得意道。

……只是他懒得动脑。

“我在想你呢!”少女轻快地说道,“在想怎么让你开心。”

都说了他没有不高兴——

算了,还是说他想到的解决办法吧。

“你之前说,想‘尽快’把好运分给我什么的,是吧?”少年开口说道。

“诶?是啊。”她说。

“既然是尽快……”国见英说道,“那就等会见吧。”

tbc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