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诸代 > 第三章 预结魔藤心相许,风华绝代仙姿隐

第三章 预结魔藤心相许,风华绝代仙姿隐

这是一座陡峭的山峦,高可接九天,下能通幽冥,白云浮在半山腰,砀谷扶桑不见曦月,山峰日渐四变,晨凉午热晚冷夜寒。而且南北山坡每时也变化无穷。

山势设伏极佳,若有强者,一人当关、万夫莫开,十几个孩子被几人围困,两边出口皆堵住,难以逃脱。

大师兄“嫁接”二字话毕,随之手势诡异地快了起来,包括他在内,几个人双目都变得血红,仿佛是两个圆形血滴,看不见瞳孔,脸色也变得吓人。

十几个小孩毫无征兆,只感觉脑袋昏沉,突兀趔趄,几乎都站不稳。

“该死!”

小弘弈咬牙,在他旁边,异族小女孩大眼睛咕噜噜地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她眸子一亮,“不小心”往小弘弈肩膀上倒去。

“喂,坚持住!”小弘弈呲牙,连忙伸手想要稳住小女孩。

“别动,我有办法逃跑,不过只有一次机会,我需要你的帮助!”小女孩细声低语,使劲啪一下,打了下小弘弈伸出的手,趁势倒在他身上,但是在这时,她啊呜张开“血盆大口”咬上弘弈肩膀。

“嘶——”小家伙咧嘴,不过这女孩说有机会助他们逃脱,弘弈努力配合她。

异族小女孩边咬着小弘弈,心有不忍,水汪汪的两只眸子偷偷滴看向小弘弈,见他强忍着疼痛,咧着嘴,她不禁心底开心。

“哧”

小女孩右手突然发生异变,指甲瞬间变长,一下子划破左手掌心,殷红血液涓涓流出。

她这时猛地站直,张口吐出血雾,并将自己的掌心血散在血雾之中,小女孩脸色严肃起来,回眸凝视着小弘弈,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说不清道不明,像是开心、也像是忧虑。

她手中不停,变幻着一个个手势,时而握拳、时而立掌、时而舒手,随着她的手势,在她的心脏处,亮起一点纯粹的绿芒!

那绿,纯粹洁净;那绿,清新自然;那绿,生机昂扬;那绿,气势宏伟!

此刻,一抹绿成了唯一,在这白昼,也分不去它的光辉,就连敌对之人眼底也闪过异彩,不禁慢了一拍,盯着这个异族小姑娘,似乎想看这个瓮中鱼肉有什么后招。

璀璨绿辉,绽放在山间长路中!

异族小女孩蓝瞳深邃,心脏绿芒突兀“跳出”,漂浮在上空,它发出两道光,指向小女孩和弘弈。

“嗤——嗤——”

那两道绿光射入两人体内心脏处,只感觉如针扎一般,闪电般回转,却带走两滴心头血!

“抓住我的手!”异族女孩探身回到弘弈身边,沉声低语。

弘弈一愣,手暖暖的、滑滑的,那女孩的手,柔若无骨,如柔荑,那么洁白无瑕,仿佛是一件绝美的艺术品般的纯净,那一对纤细又毫无杂质的手,纤纤细软,如若削葱玉根。

小弘弈不禁脸红了。

“你。。。。。”弘弈嗫声嗫手,被抓住的小手不知道该怎么放。

“不要说话了,我以男女心血播种,长出心藤,只有这一次机会!”异族小女孩紧紧拉住弘弈的手,紧张兮兮地看着璀璨绿芒,她的心,砰砰地跳,有一些话她没有说,心藤没有在既定年龄召唤出来,提前召唤,祭出的不只是心血,还有心灵!

然而,女孩选择了付出自己的心灵,她的心,至此,她再也无法爱上别人!

“轰——”

心藤绿光大盛,刹那落地,轰然成长,化作参天藤木,绿油油的藤蔓和枝叶,扎根大地,周围灵气翻滚,涌入心藤根茎,助它成长。

“叱”

心藤划出三条枝蔓,根本看不清速度,划过天际,洞穿了两人心脏,只有那年轻大师兄眼疾手快,但也被挑断了手臂,本来就断掌了,这下好,整条成过去式了。

他们的法,也瞬间破了频率,被强制中断。

“大家快逃!”小弘弈和异族女孩几乎同时开口,眼下也只能尽力于此,小女孩拉着弘弈撒丫子就跑,那心藤拔地而起,根基连续砸了那三人,最后化成流光,消失在弘弈和女孩的拉着的手中。

“跑啊!”

孩子们中充满恐惧,只是慌不择路,逃向山间出口。

“找死!”

这位大师兄动了真怒,先是被世界规则绞碎了几成道基,又被巨大能量莫名中枪,现在被那异族小姑娘诡异招数“暗算”,当下是怒不可遏。

虽然那心藤虽然蕴含的力量不强,但是却差点洞穿了他们的心脏,挑段肩胛骨和手臂,十分锋利。

“放求救信号!”他吞下一颗红色药丸,脸庞扭曲,伴随着巨大痛苦,心也慌了,眼前怕是很难活了。

一群小孩子一哄而散,可是根本没走多远,刚刚看不见人影,自那遥远天际,黑压压地极速“飞来”一片乌云,黑云压顶,盖上一方蓝天,影影绰绰出现几道人影。

“师父!”那年轻大师兄冲着乌云处连忙跪下磕了几磕,大声山呼师父。

“哼!没用的废物,居然被几个小鬼戏耍,要尔等何用!”刷地一声,乌云之上几道人影闪现在地,只见个个鹤发童颜、眼神如鹫、精神抖擞,一派精壮之像,完全没有老年人的暮气,反而活力腾腾。

“啊!师父饶命!”大师兄闻听此言,吓得脸色更白了,像是泡了几天的冷水,如鬼魅,苍白无血色,一连叩拜五六个响头,颤抖说道:“师父,那群魂种有一个很奇怪,弟子们凝聚他‘过去’魂力,发现天毁地灭之像,后来再想探查却被莫名力量击伤,这才大意之下,被那妖女偷袭,请师父饶命宽恕弟子!”

“哦?如此瑰宝,岂能放过!为师与几位师兄弟这就前去擒杀此子。”那站在中间的老人眼底闪过一丝狠色,暴喝一声,双目射出紫黑光芒照耀进大师兄眼底。

“嘭!”

猛地,长袍一挥,刮过一股紫黑色罡风。

那大师兄心中正暗喜逃过一劫,却万万没想到,说出了有用价值,却被师尊灭杀,化为飞灰。

“哼,无用。”最右那老年人鼻子冷哼一声,自始至终都没瞥他们一眼,“擒杀那小子。”

刚才那老人“眼光”进入其弟子记忆中,凝聚其“过去”魂力,剥夺了其“现在”果,也读取了相应记忆,但是却只“看到了”小弘弈和异族女孩的相貌,眼前念头一动,与师兄弟共享信息。

“走!”

几个老人眼神一动,身影一闪而逝,前前后后追向小弘弈逃跑的方向,他们两个陷入危险,但是其他小孩子逃过一劫。

“咚咚——”

小弘弈拉着异族小女孩的手,忽然感觉胸口很闷,仿佛一座大山压倾下来,他敏感地觉察到,不止一人在后方,如芒在背,显然不打算放过他,从他们刚才的眼神中就可以猜到,色狼看美女、饿狼盯肥羊——口中美食。

“小界河!”弘弈眼神一动,总算想到了。

小界河,名字大气磅礴,因为它还有一个别名——小世界河!

这条河充满未知的危险,传说中河中有水神、有大妖、神秘精灵等,一般人不敢涉足,可是没有办法,弘弈两人不跳入这条河,可能马上就挂了。

“小子休走!”

背后中气十足的叱喝越来越近,两个小家伙额头上都冒出冷汗。

“杀!”

说时迟,那时快,几个老人移形换步,黑色巨爪从天而降,几乎就要抓住两人,狰狞的面孔快要贴上了弘弈两人,可是就差那一步之遥!

“哼!”

忽然,几个老人感觉不能动了,如入泥潭,陷入恐慌。

这一息工夫,弘弈与异族女孩唤出心藤,助力一拉,“扑通”跳入小界河,弘弈回眸一瞥,却见那天宇上空,淡白色背影隐没,其形也,翩若惊鸿,翩然离去。

水花落下,不见踪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