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的王妃 > 10|第10章

10|第10章

第10章

李娇有早起的习惯,起来之后,沿着院子走两圈,活动活动筋骨,回到院儿里准卯时三刻,再收拾收拾吃早饭,十分规律。

今儿也不例外,只是她院子里多了些人住,堂姐是常山李家嫡出大小姐,虽说父亲没有入仕,不如李本道位高权重,却也是当世名儒,在修养气度方面,长安的李家可远远比不上常山李家,李凤芝的人品相貌,修养学识,绝对不输京城任何府邸的名媛。

只要出门儿见人,那便定然打扮光鲜,拿出最好的精神面貌。

李凤芝瞧着李娇依旧做男装打扮,李娇身量在女子中算是高的,四肢修长,窄脸盘子细腰身,一双眼睛生的特别好看,黑白分明,炯炯有神,五官也很漂亮,不知是不是因为她老爱穿男装的缘故,举手投足看着很是英气,若不是胸前有起伏,活脱一个陌上少年郎。

“娇娇每日都早起吗?”李凤芝亭亭玉立,温婉如水,给李娇送了一方帕子,李娇这才意识到自己额头有汗,抬手用袖子擦了擦。

“是啊,起来走一圈,人精神些。”

李娇没用帕子,反倒用自己的衣袖擦汗,李凤芝也不介意,兀自收了帕子递给一旁的丫鬟竹桃。

“这习惯真好。”

李娇嘿嘿一笑:“姐姐稍等,我去洗把脸,待会儿就来,咱去主院里吃早饭。”李家人少,一般都是在主院里吃饭,今儿也不例外。

说完这些,李娇便抬脚往东边的房间去,回廊上看见绿珠,让她打热水过去。

李凤芝的目光一直看着李娇,竹桃在旁边小声说道:“小姐,您瞧她像什么样子,怪道咱们出来的时候,老夫人叮嘱。”

竹桃的话刚说完,就发现自家小姐幽幽的目光盯着自己,李凤芝淡淡然的对竹桃来一句:“记十个嘴巴子,回去之后找刑婆子领罚。”

竹桃一惊,顿时明白自己犯了错,赶忙低下头,不敢再说什么。

李凤芝站在廊下,看着院子里青葱郁郁,虽不繁花似锦,姹紫嫣红,却别有一番高洁雅趣,幽静大气,常年住在这样格局里的人,又怎会如外界传闻那般不堪呢。

李娇洗了脸,换了身衣裳,依旧是男装,刚洗过的脸颊,白的像剥了壳的鸡蛋,五官看起来更加清晰明亮,那双黑眼珠子仿佛像是世间珍宝。

李娇在前面带路,领着李凤娇去主院。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到了主院外头,还遇见了李莞,李晁他们,李莞跑过来跟她们说话,李晁与李岚和邢方走在另一边,李娇感觉身后有人在看她,没有犹豫,立刻回头,果真让她捕捉到了一抹来不及收回的目光。

邢方蹙眉盯着她的样子让李娇觉得莫名其妙。

邢方也没有料到李娇会突然回头,十分尴尬,将目光调转一边,但深锁的眉头却始终没有展开,眼底有些发青,有可能昨晚都没睡好。

李娇心里带着疑惑,跟一众兄弟姐妹们进了主院,按照规矩,跟几个长辈行礼请安,然后一家子便围在一张大圆桌旁吃早饭。

李家人的饭桌上没有食不言的规矩,因此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不停,李晁变着方的告自家姐姐的状,就连她在街上撞翻了谁家的招牌,此时也被拿到桌面上说,李本道象征性的批评两句李娇,顺便让李娇给他拿个花卷儿,崔氏瞪李娇一眼,手底下给丈夫添了些粥,李莞说几句语重心长的鸡汤,再将李娇要的醋碟递过去,至于李娇嘛,反正群嘲她已经成了李家饭桌上的保留节目了,她早就习惯了,她该吃吃,该喝喝,完全不受任何影响。

李凤芝看着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心中惊讶的同时,居然还有点小羡慕。

邢氏虽不制止李家众人的习惯,但她自己却恪守规矩,李岚,李凤芝和邢方自然也与她一般,以至于饭桌上就呈现出两种极端,一边热闹,一边安静,倒也相安无事吃了一顿饭。

饭后,崔氏让李娇带李岚,李凤芝他们上街去看看,添置些用品。

李晁李莞也随行,邢氏有些担心,这么多孩子一起出门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李本道换了官服要去衙门,正好听见了邢氏的担忧,随口安慰:

“大嫂放心,有娇娇在,放眼整个长安大街小巷,谁也不敢惹他们的。”

这是实话,李娇那深入人心的混世魔王人设,就是一块活盾牌,谁敢找她麻烦?只不过邢氏听了李本道这话以后,似乎更加担心了……

******

长安城最繁华的街道当属长安街了,一条长安街,绵延数百里,串联东、西、南、北四市,今日她们要去的便是位于东市的长安街,东市的物件儿,西市的吃食,南市的花鸟鱼虫,北市的三教九流,其中以东市和西市最为繁华,人以食为天,衣食住行,总是排在前边的。

相府的马车停靠在朱雀街的街口,李凤芝戴上白色帷帽,李莞都打算下马车了,还返回来学着李凤芝的样子将帷帽给戴起来了,一边下车一边感慨:

“唉,此时我才知,家中有一位能够做表率的姐姐有多重要。”

李凤芝掩唇浅笑,没说什么,李娇冷冷瞥向李莞,抬手打算去拧一把李莞,就见李莞机灵的闪开,帷帽后的小嘴又开始巴巴。

“姐,你也戴上吧。女则有云女子之容……”

见她又要啰嗦,李娇自觉惹不起,收起想拧她的冲动,主动认输:“得得得,别说了,你愿意戴着就戴着,千万别管我。”

李莞娇气的哼了李娇一声,便挽着李凤芝的手,往前走去。

李莞带着李凤芝,李晁带着李岚和邢方,李娇则走在最后头,东看西看,虽说常山李家规矩大,可到底都是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在家里端着,出门后就没那么讲究了,李岚对长安的东西很好奇,才逛了小半条街,他身后小厮手里就堆满东西了,比女孩子还喜欢买买买。

反倒是李凤芝,路过书局会进去看两眼,买两本书出来,胭脂水粉,金银首饰什么的,她倒是没太多兴趣,最多陪李莞去看。

李莞遇见喜欢的首饰,先看价格,若是价格能够接受,才会跟掌柜的要求拿出来试戴,这一点让李凤芝感觉很意外,世人都说丞相李本道阿谀奉承,中饱私囊,家中财富堪比国库,但从他这些子女的出手阔绰程度来看,似乎传言不可信,就是一般富贵人家的子女出手都比李家的人大方些。

逛街的时间过得相当快,眼看就中午了,李莞终于买好了她看中的首饰,李晁提议说今儿中午不回家吃饭了,他们虽是堂姐弟,但素日不常聚在一起,便想在城中找一处环境优美的酒楼雅间,享受一番难得的清闲聚会。

这个提议让李岚举双手赞同,看向李凤芝,李岚比李凤芝小一岁,出门在外还是愿意听长姐的意见,李凤芝瞧着弟弟妹妹全都一副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若她说不同意,这些小的只怕该说她扫兴了。

李凤芝首肯之后,李晁欢呼一声,便跟李岚凑到一起,对李岚讲述城中一些酒楼的情况,李凤芝看向李娇,过来笑道:

“兴之所至,便放肆一回。”

李娇爽朗一笑:“顿饭而已,算不得放肆。”

李娇与李凤芝走在后头,看着前面几个小的叽叽喳喳,最终决定去西市的墨香楼吃,这酒楼不同于一般酒楼,酒菜未必最佳,但却是最有书香气息的酒楼,常有文人骚客在那以诗会友,讲文论稿,李晁兴致勃勃过来问李娇墨香楼怎么样,李娇对他说了个十分中肯的评价:

“一帮酸儒,酒薄菜淡。”这是李娇的真心话。一个面向读书人的酒楼,注定了是赚不到钱的,读书人清高,视钱财为粪土,大多囊中羞涩,一杯薄酒在他们那天花乱坠的溢美之词下,让人感觉就像是琼浆玉液,可实际上谁喝谁知道,酒的味道,就跟他们的兜子一样干净。

可即便酒菜再怎么一般,却还是有太多附庸风雅的人趋之若鹜,以至于墨香楼的名头越来越大,就是那帮文人炒出来的。

李晁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李娇暗叹忠言逆耳终归的是不好听的。

最终李娇的意见并没能左右李晁的建议,大家伙儿还是去了墨香楼。

到了西市,远远就看见一处白墙黑瓦,楼高两层的雅致建筑,李晁领头走入,跑堂上前招呼,一打听,说楼上只剩一个小间儿,他们六个人坐不下,李晁一脸遗憾,李凤芝将帷帽稍微掀开看了一眼大堂,见那楼梯旁边还有位置,便主动对跑堂提起坐那里去。

坐下之后,李凤芝亦不摘下帷帽,端正而坐,她不摘帷帽,李莞便也没有摘的道理,李娇坐她旁边,听她小声嘀咕来一句:这也太不方便了。

李娇穿着男装,像个大爷似的靠在桌面上,她忍着笑,暗自扯了扯李莞的衣袖,李莞回头看她,见自家姐姐一脸看笑话的神色,李莞懊恼不已,扯回自己的衣袖,将身子往旁边转了转,不再打理李娇的骚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