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瞑破九天 > 第十章 血月狼王

第十章 血月狼王

池塘边,一只火狐正警惕的看着四周,在确定没有危险后,低下头便要饮水。潜伏在树丛中的晨瞑,瞄准时机立即树冠处跃下,一拳便对着下方低头喝水的火狐轰去。

火狐在水面的倒映之中,看到了偷袭它的晨瞑,本能的回过头,张口便喷出了一个火球,在半空中与晨瞑相撞。

“轰”的一声炸响,没有任何的停顿晨瞑一拳便轰爆了火球,待半空中的火焰消散后,一只包裹在火焰中的拳头,在火狐难以置信的目光中,狠狠的轰在了火狐的身体之上,火狐还没来的及发出任何的惨叫,便在着骨头断裂声中,缓缓倒了下去。

晨瞑轻车熟路的从腰间掏出了一柄短刃,把火狐的肚皮破来后,晨瞑仂出了一只手,在火狐腹中一阵摸索,不一会儿便掏出了一颗淡红色的火系一阶魔晶,看着手中在太夕阳下微微闪耀的魔晶,晨瞑不由的微微一笑……

夜里的天炎山脉处处危机四伏,只要一个不小心,便随时葬于魔兽之腹,树林的某个地方,晨瞑此刻正架着一只野兔悠闲的坐在火堆边烤火,不知不觉晨瞑已在天炎山脉中历练了两月之久。这期间,晨瞑就好像是一台杀戮机器一样,每天都与各种各样的低级魔兽打交道。

受伤了,自己一个人忍着。难过了,也得自己一个人扛着。一切的一切都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孤军奋战。晨瞑仰望月空,月空中繁星点点,不断的闪啊闪……

晨瞑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便缓缓的睡着了,在梦中,晨瞑梦到了小时候的日子。

晨瞑从小便体弱多病,在他刚年满八岁的时候,那天晚上下起了大雨,晨瞑不小心着了凉,着急的晨厉便冒着大雨去很远的地方去请大夫,后来少一味草药,晨厉顾不上太多,漫山遍野的去寻找,后来在回来的过程中,还从山坡上滑了下去……

一幕幕的过往在晨瞑的梦中浮现,每一个场景都是那么的真实,令晨瞑有种永远都不要醒来的冲动,因为这些都是晨瞑来自晨瞑的内心深处,也是他唯一坚守的执着。

“轰”大雨在雷鸣声的伴随中倾泄了下来,晨瞑从梦中惊醒,刚欲起身便发现,此刻的自己已经被一群眼蕴凶芒的狼群给层层包围,围的没有任何的退路可走。晨瞑的瞳孔缩了缩,一丝决然之色顿时涌上了心头。

“来吧!”晨瞑大喊了一声壮胆后,孤身一人在漫天风雨中与狼群展开了一场生死博杀。一拳将一只刚跃起死拼的狼头给打爆后,鲜血顿时渐满了他的脸颊,经过这一个月来的试炼下,晨瞑对于这些血腥的场面早已经适应了,一只黑色的狼在趁晨瞑分心的时候突然对晨瞑展开了突袭。

“滋”晨瞑的后背一阵剧痛袭来,顿时又让陷入痴狂状态中的晨瞑清醒了不少,晨瞑迅速回过身来一把捏住了那只狼的脖子,在那只狼悲惨的哀嚎声中,一把将它脖子拧断……

不知过了多久,晨瞑的身周已经不知道躺了多少只狼尸,地上积满的也不知是鲜血还是雨水了,晨瞑犹如地狱来的修罗一般,不断有着一条条生命在他手中终结……看到越来越少的狼群,晨瞑不由松了一口气。

“嗷呜”就在晨瞑认为狼群要退的时候,一只蓝色的狼突然冲上了一座山丘之上,对着远方便仰天长啸。只是一瞬间所有的狼都停止了对晨瞑的攻击,全都汇聚在了一起发出一声声哀嚎,顿时间,远方涌来一大片黑压压的狼群。

晨瞑一把抹去脸上的鲜血,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已经身陷险境了,虽然在刚才的战斗当中,自己虽然并没有动用灵力,完全靠着肉身去对付,但如果是对上那片黑压压的狼群的话,就算是用上灵力也经不起那样的消耗,正在他犹豫不决之时,晨瞑突然发现此刻正在自己对面不远的一座山峰之巅上,一只神俊的血月狼王,正站在皓月之下,一双嗜血的双目正动也不动的将他锁定。

“二阶魔兽,血月狼王”晨瞑一声惊呼,身子不由后退了几步,趁着所有的狼都去仰望那只血月狼王时,晨瞑立即调头,疯狂像后方跑去。

“嗷呜”随着血月狼王一声撕吼声落下,狼群顿时向着晨瞑后方追去。

晨瞑狼狈而逃,好似一只灵猿一样,身子不断在树丛间窜动,避开了一次又一次的突袭。随手将一只堵住他逃跑路线的狼给一击击杀后,晨瞑便迅速的稳住了身形。

狼一只跟着一只蜂拥而至“冰魄剑”随着晨瞑一声低吼,一把犹如寒冰雕刻而成的细小长剑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施展开冰魄剑后,晨瞑的气势变得更加凌厉起来,一抹寒光自剑身流转,更给晨瞑增添了一抹冰寒之意。晨瞑主动出击,如同狼入羊群般开始大开杀戒,每一剑的挥动之下,便有一只狼在伴随着哀嚎在血泊中倒下……

“嗷”一声惊天巨吼自远方传来,一道血红色的身影在撞断了一颗又一颗的大树后,向着晨瞑极速奔来。

整个狼群停止了对晨瞑的攻击,迅速朝后方退去,在退其十余米后,纷纷让出了一条道路来,血月狼王便这样,在众狼敬畏的目光中下,缓缓踱步而来。

晨瞑知道,血月狼王这样做,是对一个强者的敬重,因为做为一个强者,它往往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骄傲。所以血月狼王是想与晨瞑单打独斗,毕竟以晨瞑如今的境界,盲目的让众狼群起攻之的话,无疑是飞蛾扑火……

雨依旧还在下,晨瞑握紧冰魄剑的手,不由再次加了几分力,在对视许久后,血月狼王突然化作了一道红光袭来,根本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血月狼王的攻势的晨瞑,便赶紧举剑护住了自己的胸口,顿时之间,一道血红的爪影便对着晨瞑的手臂撕去。

“嗤”晨瞑一声痛呼,手臂之上,一道深可见骨的爪痕,不断的淌着血,

血月狼王举起沾着鲜血的利爪,用舌头舔尽,并人性化的对着晨瞑挥了挥利爪,意思是会把晨瞑撕成碎片……

“畜生,看小爷如何把你活劈了”晨瞑愤怒了,身子一闪便对着血月狼王冲来,血月狼王张口一吐,一颗血红色的光球便装向了晨瞑“滚”晨瞑立即举起剑来,立劈而下,顿时光球便被生生劈成两半,化做了漫天的灵气。

剑势余威不减,一道数米长的风刃在晨瞑的挥动下,层层叠加,狠狠地击中了血月狼王的后背,在一阵阵的炸响声中,血月狼王却除了皮毛凌乱了一些,便没有了任何的大碍。

“堪称灵体境的血月狼王,果然厉害!既然这样都解决不了你,那么唯有使出那招了!受死吧!”

晨瞑手中的冰魄剑猛然炸开,当即成了漫天的冰屑,不过这些冰屑随即又很快的产生了变化,只见冰身不断蠕动,化作了一根根连肉眼都难察觉的冰针,随即在血月狼王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进入到了狼王的身体内。

晨瞑的眼瞳变的深邃起来,纵身一跃便跳到了半空中“黄阶中级灵技碎空掌”说完,晨瞑一掌便向着血月狼王拍去,随着晨瞑一掌拍下,虚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手掌,在一阵“呼呼”声中,向地面拍去。

血月狼王血红着双眼,猛的一爪便向虚空中抓去,顿时五道血红的爪刃便划破空气,在半空中与巨掌碰撞并僵持起来,随着灵力的消耗,晨瞑面色苍白,开始有些吃不消了,空中的巨掌也逐渐变的虚幻起来,尽管晨瞑还在坚持,但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狼王的攻势,在空中炸裂开来。

五道血红色的爪影,也只剩下了三只,狠狠的轰在了晨瞑的胸膛之上,晨瞑大吐一口鲜血,笔直的对着地面坠落下来。

群狼吠叫,似乎在为血月狼王的胜利而庆祝,不过血月狼王却久久伫立在原地动也为动。晨瞑缓缓从地上爬起,在鲜血的流淌之下,摇摇晃晃的走到了狼王的面前,一拳便在众狼目瞪口呆的情况下轰了下去……

“咔嚓”血月狼王在晨瞑的这一去拳之下,碎成了一地的冰屑,唯留一颗浑身散发着血红色淡淡荧光的灵核静静的躺在地面上。

晨瞑欣喜的捡起地上的灵核,差点一个跟头摔了下去,晨瞑稳住身子后,便将漆黑的瞳仁射向了狼群,顿时间狼群似乎是见了天敌一般,消失在了茫茫深林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