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肆虐秦时 > 第十三章 再次立威

第十三章 再次立威

“公子,醒醒啊,公子,你不是让我今天早上早点叫你起床的吗?你赶快起来啊!”蝶衣看着蜷缩在被窝之中,一副打死都不起来的胡亥,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蝶衣有无奈的推了推躺在被窝之中的胡亥,大声的在胡亥的耳边喊道:“公子!你该起来了!”

蝶衣这猛地一喊,胡亥确实是有点被吓到了,整个人直接一哆嗦坐了起来。

但是当胡亥看到蝶衣那张气鼓鼓的小~脸后,不由松了一口气,然后直接无力的倒在床~上,朝着蝶衣撒起了娇。

“不要嘛,蝶衣,再让我睡一会,就一会!”说着胡亥就蒙眼睡了过去。

蝶衣看着呼呼大睡的胡亥,顿时间彻底的无语了,蝶衣索性也不再叫胡亥起床了,干脆让这位爷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算了!

时间匆匆过去,不一会就到了辰时,胡亥在又睡了两个时辰后,终于睡饱了。

胡亥穿上衣服什么了个拦腰,然后感慨了一声,睡得真舒服,然后便呼喊了蝶衣,让蝶衣伺候他洗漱。

说起洗漱,胡亥不由想起了自己在刚到秦朝的时候,根本不习惯让人伺候他洗漱,但是到现在胡亥确实喜欢上了这种生活,应为这种生活真是太腐~败了!胡亥觉得,这才是真的享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才是真理。

就在蝶衣帮胡亥洗漱的时候,胡亥随口向着蝶衣问了一句,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而蝶衣的回答却是让胡亥愣住了,胡亥真的没想道现在竟然已经辰时了,胡亥记得貌似自己让人家那群士兵,卯时就集合了。

胡亥悲愤向着蝶衣问道:“蝶衣,你为什么不叫我起床啊!”

蝶衣只是幽怨的撇了胡亥一眼,“我也想叫公子起床,但是蝶衣使劲了浑身解数,公子就是不起来!”

胡亥听到蝶衣话,不由干笑了两声,心虚的向着蝶衣问道:“有吗?”

蝶衣没说话,只是对着胡亥翻了个白眼。

胡亥看着蝶衣这幅表情,顿时挠了挠头,尴尬的向着蝶衣说道:“这个,习惯了睡懒觉,一时半会有点起不来。”

蝶衣白了胡亥一眼,对着胡亥说道:“公子起来的早晚并不重要,但是公子你昨天不是说,你有重要的事情吗?难道公子不怕耽搁了吗?”

“放心吧,只是让一群士兵卯时集合而已,就算我去晚了,也能糊弄过去的!”说着胡亥的脸色漏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蝶衣听了胡亥的话,又是忍不住,向着胡亥丢出了一对卫生球。

待到胡亥洗漱完毕,便直接让侍卫赶着马车,带着自己赶往了兵营。

不过这个时候,道家天宗的掌门,赤松子却是泛起了愁。

赤松子身旁的一个小女孩,看着赤松子那幅愁眉苦脸的样子,却是开口向着赤松子问道:“师兄,你为何满脸的愁容?”

赤松子叹了口气,向着这小女孩说道:“晓梦啊,师傅原本预言的星象改变了!”

“什么,你说师傅预言的星象改变了?”晓梦听到赤松子的话,顿时揪着赤松子的胡子,向着赤松子问道。

“疼疼疼,师妹你快放手,师兄的胡子快要被你揪掉了!”此时的赤松子,也顾不上高人风范了,连忙向着晓梦喊道。

晓梦没有理会赤松子的话,而是继续拉扯着赤松子的胡子,朝着赤松子问道:“赶快说是怎么回事!”

赤松子看着晓梦完全没有放手的意识,也不再提醒晓梦,“昨夜我夜观天象,发现原本刚刚兴起的那颗将星和紫薇,都是黯淡了下去,而咸阳之上紫气升腾。”

晓梦听了赤松子的话,便放开了赤松子的胡子,然后沉思了起来。

晓梦记得她的师傅在羽化之前,曾经预测过,秦将得天下十五载,随后紫薇与将星出世,争夺天下。

但是如今刚刚崛起的紫薇和将星,却是直接暗淡了下去,而咸阳之上紫气升腾,看来是大秦之中~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

想到这里,晓梦朝着赤松子说道:“师兄,派人送我去咸阳一趟,我要去看看,到底大秦是出了个什么样的豪杰!”

赤松子听到晓梦的话,思虑了一下,朝着晓梦点了点头。“恩,我会尽快安排人护送你去大秦的,不过你这次去的时候,一定要与大秦交好,现在天命在秦。”

“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会表明我天宗的立场的!对了,麻烦师兄再帮我准备一下闭关的事宜,等我从大秦归来之后,我要闭关!”晓梦道。

赤松子有些惊讶的说道:“你难道打算修炼,太上忘情篇吗?”

“这个时代的轨迹已经改变,我天宗需要有足够的自保之力!不然终将淹没在滚滚长河之下!”晓梦感慨的说道。

赤松子叹了口气,“有时候我真觉得,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七岁的孩童,而是一个比我还要年长的智者。”

晓梦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而这时胡亥经过一路的颠簸,也是赶到了兵营,不过胡亥看着空无一人的校场,脸色顿时间黑了下来,这些士兵们,竟然都在营帐之中酣然大睡,他真的没想到,这些士兵竟然一点纪律都没有。

“给我擂鼓!”胡亥黑着一张脸说道。

侍卫们看着胡亥那幅愤怒的样子,都是不敢去碰触胡亥的没有,一个个的奋力的敲着军中的擂鼓。

原本在营帐之中酣然大睡的军士,在听见擂鼓声之后,俱是一个激灵,一个个慌忙的爬起来,衣衫不整的向着校场跑了过去。

胡亥看着这帮衣衫不整的军士,脸色顿时间黑的更狠了!

胡亥运起身体之中的内力,大声的朝着士兵们喊道:“你看看你们,还有一点作为军人的样子吗?一个个的衣衫不整,现在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给我滚回去,把衣甲穿好!”

听到胡亥的话,一众将士,顿时间向着个各自的营帐跑了过去。

一炷香没烧完,一众将士便已经将一家穿戴整齐,然后陆续赶到了校场。

胡亥看着人到齐后,不满的向着这些军士们说道:“我对你们真的挺失望的!大白天的竟然在营帐之中睡觉,你们把我昨天说的话当什么了!”

然而这些军士听到胡亥的话,却是不乐意了,一个个的向着胡亥喊道:

“我们卯时就来校场集合了,而且在这里足足在等了半个时辰!但是公子你一直都不来!”

“就是就是,这不能怪我们!”

胡亥听到这些话,顿时间被气笑了,胡亥顿时向着军士大吼道:“怎么,你们觉得你们来了,就很光荣了吗?”

“告诉你们,我就是故意来晚的,我就是想看看,你们到底能不能,一直在校场给我站下去!不过你们这帮废物,却是连这种小事都没做到!你们给我说,你们有什么脸去给我自豪!”胡亥环顾了一周,大声的呵斥道。

军士们听到胡亥的话,顿时沉默了。

胡亥看着这些军士,严厉的说道:“既然你们没话说,那么你们就去个给我绕着军营跑十圈!什么时候跑完,什么时候停下!至于那些跑不完的,就直接给我滚蛋吧!我大秦不需要那样的废物!”

士兵们听到胡亥的话,却都是没动,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望着胡亥。

胡亥看着这些士兵,不由笑了,然后胡亥的笑声越来越大了!“好!很好,既然你们想要反抗,那么我就让你么反抗个够!传我命令,弓弩手准备!十息之后,在没人动,直接给我射!“

士兵们看到胡亥竟然真的让弓弩手,张开弩瞄准他们,士兵们的心中顿时动摇了起来。

但是这些士兵刚想转身去跑的时候,确实被他们的上司用眼神给制止了,于是十息过后整个校场之中,还是没有一个人去动。

“哦,看来你们觉得,你们团结在一起,就没事了吗?不过可惜了,你们想错了!弓弩手,给我瞄准伍长以上的军官,各位自行射击!”胡亥厉声喊道。

一个弓弩手小心翼翼的向着胡亥问道:“公子,真的要射吗?”

胡亥看着这个弓弩手一眼,然后劈手夺过了他手中的弓,然后拉满弓身,直接瞄着军官射了过去。

只听一阵破空声过后,这军官被箭矢直接给钉死在了地上,箭镞还在空中不断的颤抖着。

胡亥将手中的弓一扔,然后朝着弓弩手吼道:“你们还等什么呢!都给我射!”

校场下的士兵们,在看到胡亥将一个军官射杀了之后,一个个的顿时愣住了,他们真的没想到胡亥竟然敢,真的射杀他们!

但是还没等士兵们发怒,只听胡亥然弓弩手们去射杀他们,顿时间这些士兵怕了,他们一个个的再也不敢给胡亥脸色看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向着军营外跑了过去。

胡亥看着这些士兵,不由暗骂了一句‘贱骨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