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信息港

当前位置:

妖怪人间维和局

2019/06/24 来源:平谷信息港

导读

多年来的没有人气,残破的古楼,安静到诡异的氛围,莫不然夭拐感到恐惧,更别提此行并不是孔繁权跟着他一起来的,拽着柳多衣角的手根本就不敢放开,不

多年来的没有人气,残破的古楼,安静到诡异的氛围,莫不然夭拐感到恐惧,更别提此行并不是孔繁权跟着他一起来的,拽着柳多衣角的手根本就不敢放开,不用摸就知道此刻双手也是冰凉着的。有)?意)?思)?书)?院)这座楼当初盖来应该是要做成商场来用的,并不像是普通住宅区那般一个单元一个单元的,进去后倒是一片通透,夭拐没有夜视的能力,自然看不清危楼里都有什么,柳多倒是能看清楚,发现一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便带着夭拐准备去二楼。二楼也没什么特别的情况,两个人继续往上走,夭拐忍不住轻声询问:“我们要不要打个电话?”“要是能打通的话我早就打了。”柳多在前面不客气的回,“这里被结界屏蔽了,根本没有信号。”夭拐下意识的掏出自己的手机,果然没有信号,只好道:“什么结界?是厚应设的吗?”柳多“恩”了一声:“这股子泥土味一闻就是他的。”也是,毕竟厚应曾经是柳多脚底下的那块土壤,闻起来自然熟悉的很——听起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柳多又道:“这结界是用来阻拦攻击的,也能阻止气味的泄露,只要厚应不自己撤下结界,里面的人也出不来,看来厚应就是在这里没错了。我之所以能这么轻易的进来,是因为他的结界拦不住我,谁让我曾经扎根在他上面呢?”说到这里,柳多明显很骄傲的样子。——话说回来,这么看起来还是柳多和厚应比较般配吧,夭拐默不作声,只在心底嘀咕着。说话间两个人也没有停止上楼和寻找的步伐,值得安慰的是柳多只要站在楼梯口就能知道整个楼层的情况,也算是省了不少功夫。危楼从外面看起来大概有七八层的样子,因为是被废弃的,很明显在上面并没有楼盖,两个人一直走到了第六层,柳多才停下了步伐:“就在这里,我能感觉得到。”夭拐忙往里面张望,可惜入目的依旧是一片黑暗。柳多又道:“走吧。”于是两个人往里面走,这里兴许也曾经是流浪汉或是乞丐的家,遍地的垃圾和破旧的家具,也因为这,夭拐还是牵着柳多的衣角,防止自己被绊倒。走了能有两三分钟,柳多的步伐开始慢了下来,夭拐从只有两个人轻微的脚步声中轻易听到了不属于他们两个的声音,似乎是有人站起来的声音。“厚应?”柳多轻声询问。前面那个人“恩”了一声,夭拐跟厚应的接触不多,在完全黑暗和只听到一个“恩”字的前提下,还真不肯定前面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厚应,柳多就不同了,虽然他们两个也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但是自打开启神智,柳多和厚应生存在一处,只一个“恩”字也足够柳多听出来那是不是厚应的声音。很明显,柳多听出那说话的人正是厚应,脚上的步伐加快了几分,夭拐一时不查,整个人趔趄了一下,连忙调整了步伐跟上柳多。两个人很快走到了厚应的面前,夭拐使劲儿眨了眨眼睛,竟然在黑暗上隐约看清了站着的厚应的身影,下意识的,夭拐在厚应四周寻找董宇的下落,很快就发现了瘫倒在地上的董宇。“老大?”夭拐吓了一跳,放开柳多的衣角,蹲下来去拽董宇。还不等拉到董宇的衣服,厚应先动了一步拦住了夭拐的动作:“不要动他。”“怎么回事儿?”倒是柳多率先追问。厚应的目光落在董宇的身上:“董宇替我受了一击,很奇怪的,他身上的封印保护了他,之后他便一直昏迷不醒,如果去搬动他,倒是会被攻击,我没办法,用不能一直呆在这里,毕竟之前我们就是在这里受到攻击的,所以便想着联系维和局,让孔局过来想想办法,谁曾想,孔局如今竟然不在。”言下之意,便是不信任柳多的能力了,柳多却没有生气的意思,他和厚应算是同根同源,互相依存,若是这天地间了解他的,除了厚应再也没有了,而了解厚应的,也是他柳多。柳多蹲下身来,仔细的凝视瘫倒在地上的董宇,低声道:“说起来也不算奇怪,之前孔局不是说董宇灵魂本身的存在就已经很奇怪了吗?如今出现这种情况,也算是意料之中吧。”顿了顿,“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让夭拐来?”孔局来还能想想办法,而夭拐来又有什么用呢?柳多都不行,夭拐一个凡人,又能做什么?厚应沉默了半晌,夭拐蹲在地上良久也没有得到答案,脚都要蹲麻了,站起来抖了抖腿,讪笑道:“厚应,有什么你就说吧,总不能你们没办法移动老大,我来就可以吧?”厚应似乎轻叹了口气,轻到在这安静的黑暗中也听不分明,缓缓道:“我不知道这么做是对还是错,但是现在孔局不在,我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夭拐下意识的问:“什么办法?”然而柳多却先一步站起来打断了厚应的话:“厚应!你应该知道什么能说而什么不能说!”厚应再度陷入了沉默,夭拐却有些焦躁:“到底是什么事情?为什么要瞒着我?如果是跟我有关的话,难道不应该告诉我吗?我想我有权利知道自己的事情吧?!”“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柳多回答了夭拐的话,“夭拐,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要知道每一件关乎自己的事儿,不单单是人类,任何一种存在都是这样。”“什么叫做任何一种存在都是这样?”夭拐立刻反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更何况不管事情是什么样子,我总有知情的权利。”柳多无奈道:“我想,这件事应该让孔局跟你说才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了。”厚应忽然开口,“等不了的,董宇他支持不了那么长时间的,若是再有人来攻击,我顶不住的。”“你不行,还有我。”柳多很快道,“我不行的话,还有那么多的妖和怪呢,甚至还有人类的力量,我不信凭借这些力量不能够打败攻击你们的存在,你告诉我,他们是谁?”“不,不行的。”厚应沉痛道,“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一个强大的存在是什么意思,就如同孔局,难道是凭借十个百个你我就能打败的吗?当初龙族盛行的时候,你我就是十分卑微渺小的存在,不敢与他们争一丝锋芒,然后孔局呢,即使是龙族族长见到他也要落荒而逃。”柳多瞪大了眼睛:“你是说幕后之人……”厚应苦笑摇头:“谁知道到了什么程度呢,总之比之你我是强的,我不敢让董宇冒险,这么多年来,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他,你知道吗?当初他离开我,我以为他已经魂飞魄散了,但是我竟然能再度找到他,我不想再失去他了,我也不能失去他。你知道的,如果他再离开,我一定会死的,我不想再这么痛苦的活着了,我不能失去他,我不能。”“所以,还是应该告诉我你们到底瞒了我什么吧?”夭拐再度开口,“如今孔局不在,你们自认不能赢得了幕后之人,那么我到底能帮你们什么呢?”顿了顿,“我以为我和孔局的关系,足够让你们信任了。”“我们当然信任你。”厚应叹道,“不用凭借孔局和你的关系,我们就足够信任你了,我和柳多,比孔局还早认识你呢。”夭拐愣了:“什么意思?”厚应又道:“那时候你将一把土洒在东边的山峰上,将一棵幼苗种在土里,每隔百年你就来看一次,一次次乘兴而来,又一次次败兴而归,直到万年之后,那棵幼苗长出了片叶子,你终于露出了笑容,那之后你依旧每百年一来,每次来都会在那里呆上很长时间,说上你百年来的见闻,偶尔也说说自己的生活,又过了很长时间,有一只犼总会跟着你一起来,不过突然有一天,你就不再出现了。”柳多接着说:“有一段时间里,你总是异常兴奋,似乎除了那捧土和那棵幼苗,你找到了更大的乐趣,开始是两百年三百年才来一次,再之后五百年六百年,九百年一千年,就在那捧土和那棵幼苗以为你几千年才能出现后,万年过去了,几万年过去了,你再也没出现。后来,以前总是陪着你来的犼出现了,他带着化了形的土和树下了山峰,到了人间。他指着人间来来往往的人群跟他们说,你们瞧,这就是他不再去看你们的原因。”厚应:“我是那捧土。”柳多:“我是那棵树。”“……那么,我是谁?”柳多轻笑了一声:“你从来都没告诉过我们,你是谁。不过我们很肯定,你一定不是人类。”“不是,人类?”夭拐重复了一遍柳多的话,觉得不可思议,“我不是人类?那我是什么?难道跟你们一样,都是妖怪?”“你也不是妖怪。”厚应道,“我曾经问过孔局,你到底是谁,只可惜到现在,我都不知道答案。”“我想你是谁这个答案,只有孔局才知道。”柳多沉声道。“夭拐,现在只有你才能救董宇。”厚应伸出手来,本来应该是漆黑一片,夭拐却在厚应的手心里发现有东西发着光亮,那是一粒土。“吃下去。”厚应朝着夭拐再次伸出了手,“吃下去,你就能恢复记忆,想起之前的种种,你就能知道,你到底是谁了。”夭拐怔怔的盯着厚应手中发光的那粒尘土,良久没有动作。

东营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临沂治疗牛皮癣哪家专科医院好
襄樊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宝鉴2

下一页:特种民工混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