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杨柳七玄剑小说第五章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平谷信息港

导读

【第五章】谁做替罪羊    这几天的夜色很美,美得让人心跳,路旁的青冈树,在星月的梳妆下,不时向路人挤眉弄眼;要多别致有多别致,要多柔情有多

【第五章】谁做替罪羊    这几天的夜色很美,美得让人心跳,路旁的青冈树,在星月的梳妆下,不时向路人挤眉弄眼;要多别致有多别致,要多柔情有多柔情。  蚂蝗堡整个村庄,在月光的衬托下,就像南冰整个县城,美得魂飞体移。远远望去,烛光闪闪,一缕虚有虚无得光线,注射在东漫谷的江面上,像一盏盏台灯,凭空多了几分诗意与浪漫。微风初起,湖面上星光点点,像醉汉把头摇摇来摇去,又像是星辰点缀的传奇,鲜为人知。  蚂蝗堡得名的就是水田里的蚂蝗,顾名思义“蚂蝗堡”,当然,也有一些山蚂蝗。这个村庄大多是靠蚂蝗卖价为生的,而秋天,他们就是看着金灿灿的水稻,垂在田埂上,让人欣喜若狂。  你知道蚂蝗是药材,那你知不知道蚂蝗是害人的吗?在江湖上,有很多坏人利用蚂蝗的毒性去害死无辜的人,它除吸血以外,还容易染上臭名远扬的“蚂蝗症”,在医学上是可以治愈的,在江湖上是无法治愈的。  胡飞溜达好几天了,也不知道自己该什么才好。他慢吞吞地从“花红酒楼”走出来,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了香云阁。他抬头而望,“香云阁”三个大字,金色耀眼,仿佛这客栈的茶店的招牌都是用茶叶沫写出来的,一股神气的茶香,迷住一群群半懂事的孩子,你说,在江湖上品茶饮酒之人,能不挺住脚步吗?  难道那里是酒店吗?不,是茶店“香云阁”,五十年的。  “老板娘,给我十斤‘包谷烧’,纯正的,葡萄酒就不要了!”胡飞一进屋就随便找个地方,一屁股坐了下去。就像被仇人追杀,累的有气无力。  一个20来岁的男子,舞步蹁跹,款款而来,眼里燃烧一把烈火:“你叫我老板娘?我那么像女人吗?”他就是香云阁的老板,江湖戏称他“老板娘”,听到客人喊他老板娘,他心里很痛苦,诚惶诚恐只有他自己知道。  胡飞想抱歉说个不是,但房顶上的瓦片被人踩的啪啪作响,他来不来及回顾,也来不及过目周围的一切。  大白天的,竟然有人残杀,叫人有些异常的失魂。  谁也不知道胡飞是怎么出去的,香云阁的客厅只有一些茶客在默默品尝,虽然他们心情是陶醉的,但屋顶的瓦碎声,让他们无心品茶,有不少人躲在墙角和桌子下,一场避难的现场,被他们把故事写的完美无常。只有一个人坐着纹丝不动,看上去就是一具傀儡。他没有死,若不是房顶上的撕斗,他的呼吸一定大过喝酒的碰撞声。  “雷福,你坐着干嘛呢,赶快出去帮少侠胡飞。”香云阁老板命令道。  “什么?他是胡飞……”雷福像被箭击中的兔子,穿个穿而去。  一个着装随意,性格如自然,心情如云的男子,他就是王百变;一个爱穿古人服装,平时不怎么废话的男子,他就是秦朝。他们在香云阁的瓦顶上,打的难分难解。“你这个老不死的,蚂蝗堡被杀了七十二人,而且还是一个小时内所害;其中有六对新婚,你有没有想过,是多么的残忍与无辜?”秦朝嘶吼道。  “又不是我杀蚂蝗堡的人,你要为民除害也要找对凶手啊?笨蛋,笨蛋就是笨蛋,你怎么像个‘老古董’啊?”王百变乐乐地打击道。从晚上八点,一直交手到凌晨两点,还是难分难解。  看热闹的人,在屋檐下也太冷了,巴不得自己也交个手,好歹暖暖身子。鸡已叫了二床,现在已临近四点了。  云美婷对云浪浩试探性问道:“爹,你觉得胡飞怎么杨?……我觉得他挺好的”。  “他好坏我一看就知道了,还用得着我闺女来讨好爹么?”云浪浩淡淡道,不悲不喜,不笑不怒。  “爹,他居无定所能做一些坏事情那吗?比如残害一个……”  云美婷话还没有说完,云浪浩就打断他女儿的话了:“胡说,你爹也当过英雄,是不是见人就杀?”答案完全是否定的。  云浪浩已经是点第三根蜡烛了,在微风的吹动下,烛光显得异常疲惫。云浪浩和云美婷,他们父女俩对胡飞的人品八卦着,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议论有没有画上句号。  “啪啪,啪啪……”王百变打了秦朝一阵阵耳光,就像用柳条打牛屁股一样,声音越大、越响、脚步与节奏就越动听;与此同时,秦朝在屋檐的边缘滚来滚去,若不是轻功了得,一定会摔得粉身碎骨。  胡飞携手旁观,抱着双手已经冷了七八个小时了。虽然接近晚春,但夜间还是特别冷的。  “王百变,你的身法和武技是用来杀人的吗?秦朝说的没有错,蚂蝗堡的人是我杀的!”胡飞怒火冲天向王百变冲着道。那意思就是,既然想为民除害,了己心愿,你就冲着我来。  胡飞有没有杀蚂蝗堡的人,谁也不清楚,只有天知道,地知道、他自己的心里知道。  “唉,唉……臭小子,我给你做媒人你就要上天了,不得了?我可没有说这个‘古皇帝’杀了蚂蝗堡的人,你怎么耳朵不灵了呢?”王百变说“古皇帝”,那意思就是说秦朝的意思,不用解释,更显现出王百变的气度。胡飞当然能懂,只是围观的人不太清楚“古皇帝”是什么意思,毕竟,他们在江湖上很少招惹是非,打击他人。  若不是胡飞硬着头皮打肠子,不两败俱伤,至少会撕打三天三夜的。围观的人对胡飞总是议论纷纷,有的从花红酒楼赶过来的,就认出他来。  “这半个多月,他没有离花红酒楼和香云阁的半步,怎么会残害无辜呢?”  “蚂蝗堡虽然害死无辜百姓,但也不是那些农民所作所为!”  这些不同角度的议论和辩解,也不知热议多长的时间,就连胡飞,也不一定就能把句号对号入座。  这场戏剧性的一幕,本来应该是散场的。此时,香云阁的老板急冲冲地跑了出来,冲着胡飞喊:“你不能当‘替罪羊’,我知道是主使谋划,让你送死的,不是替罪羊那么的简单!”  话音刚落,从天而降一个黑影子,不是别人,正是江湖鼎鼎有名的“黑三霸”,好事坏事他都能做,除了碰女人以外,几乎他做绝了。而且,黑三霸特别喜欢管闲事。  “他不是替罪羊,你就是替罪羊!”黑三霸恶狠狠地对着香云阁老板道。  唉,江湖就是江湖,他们交手也不打个招呼。好歹也还有几个观众啊?再说,这个天气也还过得去,也可以当侧面性的观众啊?也许是黑三霸老道横行,忘了久道流行的江湖台词吧?在当年,黑三霸三招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主要是在使剑用刀时,快、准、狠(痛快)三大特色。  胡飞看到香云阁老板和黑三霸打开难分彼此,不知是有意还是故意,用手把胸口拉了一下,跳在香云阁老板的面前,胸口那个“玄”字,看得黑三霸大惊失色:“你是‘玄光剑’的主人?”  胡飞冷冷道:“正是,是否要验证一下我手里的寒光剑?”  胡飞没有出手,黑三霸就急窜地逃跑了,打不过就得跑,这是江湖的道理与常规。那胸前的“玄”字,谁又还有心思和胆量识别剑的真假呢?就算要验证,胡飞也不是作假的人。而香云阁老板左臂受伤、出血,就在刚才黑三霸看到“玄”字的同时,没有来得急收回使出去的剑,不是胡飞反应过敏,恐怕“老板娘”要变成断臂的老人了!也许真正的友情就是别人救你一命;也许真正的同情,就是你在痛苦时,别人让你死去,但江湖上,成全他人毙命的实在不多,有也极少。 共 263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增生不必急于手术
黑龙江的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研究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