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信息港

当前位置:

难忘的回忆三

2019/07/13 来源:平谷信息港

导读

谨以此文献给分别四十多年各奔东西的同学们!那泛黄的照片上,一张张曾经熟悉又陌生的笑容,同窗四载,风雨同舟,点滴文字,几许回忆,几许伤感,

谨以此文献给分别四十多年各奔东西的同学们!

那泛黄的照片上,一张张曾经熟悉又陌生的笑容,同窗四载,风雨同舟,点滴文字,几许回忆,几许伤感,还有几许留恋,那一段学海无涯苦作舟的岁月,己经深深嵌进每一位同学生命的年轮。

初三那年秋天,在全国人民学习解放军的精神鼓舞下,学校组织我们全校师生,向解放军学习,野营拉练,整个学校全部学习部队编制,军事化管理,学校为团级单位,学年组为营级单位,班级为连级单位,3523工厂派来一位军队转业干部当团长,学校校长为副团长,学年组长为营长,班主任为连长,工厂派来数辆解放牌大汽车给同学们拉着行李,每天在送到各个班级驻地,我们徒步行军,途径于洪区、辽中县、新民市,吃住在老乡家,历时数日。

全校同学都身穿黄军装,系着腰带,没几个是真正的军装,都是家做的或买现成的黄衣服,远看一身黄,近看五颜六色,有深黄色的,有浅黄色的,有土黄色的,还有泛白的黄颜色,五花八门。

为了指挥畅通,团部设立一个通信班,各个班级派一个同学做通讯员,保持连队和团部的紧密联系,班主任老师派我做通讯员,吃住在团部,挺随便的,在行军路上,我也经常回到班级看看,说实话头一天行军还好点,第二天,同学们脚上都磨出血包来,血包一破,那个疼啊,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不仅影响队伍的整齐,也影响队伍行军的速度,就这样团部也不下令休息,还搞什么军事行动,不是急行军啊,就是投弹演习,反正军事科目特多,同学们叫苦不迭。

有一天,下午四点多,团部派我和另外一个通讯员,坐大解放汽车去给几个班级送行李,那年代能坐上大解放汽车可美了,开车司机姓方,五官端正,眉清目秀,三十多岁,我们管他叫方师傅,我一辈子不会忘记他。

给几个班级送完行李,从村里出来六点多了,方师傅为了抄近道,早点回团部吃晚饭,没走大道走小道,误入泥潭,汽车陷进去了,方师傅让咱俩又垫木板又垫破衣服的,车越动陷的越深,天渐渐黑了,方师傅让咱俩坐驾驶室里歇会,看咱俩饿了,拿出蛋糕给咱俩吃,吃完蛋糕说:你俩到村里找人来帮忙推一下。我俩实实惠惠的就去了,还真不错,真找来三十多人,连推再抬的真就把汽车弄出来了,事后,方师傅让我俩去给村里送封感谢信,我俩到村里找来红纸、笔、墨,写好感谢信送到大队部,大队部还没人,我俩就把感谢信贴在大队部的门上,就往村外跑,刚跑到村口就看见大解放汽车开走了,我俩拼命地追,拼命地喊,大解放汽车越来越远了,渐渐地消失在朦胧的夜色中。

我俩站在村外,无言以对,看看天上刚刚升起的星星,望着袅袅炊烟的村庄,我俩异口同声:走!我俩根本不知道团部所在地,就知道大致方向,好在农村都是直路,弯路、岔路不多,我俩就顺着汽车印往前走,越走天越黑,还没月亮,村庄的亮光渐渐在消失,远处也不知道什么在嚎叫,我俩相互壮胆,当走到一个三岔路口,我俩辨别不了方向了,两条路上都有车辙,往哪个方向走呢?我俩在那分析判断很久,决定往南走,管它对错呢,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们终于看见亮光了,走近一看是团部的炊事班,大师傅起来生火做饭了,我俩高兴地蹦起来,这时,我们才知道整整走了一夜。

这件事给我打下的烙印太深了,在我幼小的心灵,埋下一颗不要轻信人的种子,也给我上了一堂在课堂永远学不到的知识。四十几年过去了,记忆犹新,至今我也不理解,方师傅为什么忍心把我们十五、六岁的孩子扔在野外,而且,还是漆黑的夜晚,为什么?为什么?

那次野营拉练给我留下的“收获”,几十年来,刻苦铭心。

看着那泛黄的照片,我默默地思念着:亲爱的同学们,当年风华正茂,英俊靓丽的少男少女们,如今,虽然岁月无情,青春靓丽已去,但是在我心里,你们美丽依旧,即使两鬓霜白,却也风情万种,魅力依旧。

这就是永远难忘的回忆!

2015年5月31日

尿道口偶尔有刺痛感是怎么回事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专业云南有哪些癫痫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