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信息港

当前位置:

酷我CEO雷鸣收听已成常态用户不付费iyiou.com

2019/03/11 来源:平谷信息港

导读

酷我CEO雷鸣:收听已成常态 用户不付费酷我CEO雷鸣5月3日消息,当中国各个领域的互联产品都期望在新环境下抓住新的机遇以改头换面之

酷我CEO雷鸣:收听已成常态 用户不付费

酷我CEO雷鸣

5月3日消息,当中国各个领域的互联产品都期望在新环境下抓住新的机遇以改头换面之时,音乐类产品显得极为低调。虽然随处可见插着耳机的人们享受着数字音乐的便利,但音乐类站似乎始终以黎明前的黑暗作为自我鼓励。

我相信音乐作为基础性服务本身一定是有一些商业机会在里面,而且很大。一切都只是岁月消退时间问题。酷我音乐CEO雷鸣对此深信不疑。早在去年11月份雷鸣就向外界宣布酷我渡过烧钱阶段,依靠广告和游戏收入实现收支平衡。如今半年过去,酷我依旧走在收支平衡的临界点。

造成这一切的难点在于,尽管酷我音乐年活跃用户两亿以上,月活跃用户约一亿,试听已成为常态,但用户仍没有付费的习惯。雷鸣表示,即使在iTunes音乐生态系统中,使用iPod或iPhone音乐播放器播放的歌曲也只有5%是正版。

收听和下载用户比为10:1

创新不易,要找到能够产生引爆点的创新更难。目前行业竞争者之间在产品方面的互相学习速度很快,一旦有一个不错的模式,各家快速引进,产品差异化就这么没了,大家长得都很像。

雷鸣介绍,2005年8月创立酷我时就是瞄准带宽环境在逐渐变好,用户可以不用先下载就能收听音乐,放出的口号就是百万歌曲一点即播。当初按这个模式做出来后,用户涨得很快。于是竞争对手也都快速跟进。

如今,收听已成常态。按照雷鸣提供的数据,具有收听和下载行为用户之间的比例为10:1。酷我抓住了当初的市场先机,奠定了用户基础。那么接下来的路在何方?

提及借鉴国外在音乐市场的经验。雷鸣一阵叹息,其实他们也在探索期,大家都一样。想收用户的钱不容易。年轻人都是不付钱的。都说iTunes如何改变数字音乐,但有个数字更值得关注,在iPod或iPhone里播的歌曲只有5%是正版。

国外热门音乐产品Spotify、Pandora和无不是一路走的磕磕绊绊。据国外媒体报道Spotify 2011年净亏损6000万美元,较上年增长一倍;已上市的Pandora去年第四季亏损818万美元,业绩一出,盘后交易就暴跌12%;而曾在去年红极一时,被认为是社交音乐产品新方向的,到了年底,流量据高峰时刻下滑了近一半。

用户不付费,音乐版权费又居高不下。国外媒体曾将Spotify无法盈利的原因归于市场经济的不平衡,因为音乐厂牌总是基于对自己利益来制定规则,数字音乐服务商却无法拒绝要求,因为失去三大音乐厂牌中的任何一家合作,都意味着漏掉高达25%甚至更多的流行歌曲。

在中国,这些问题一个也不少。雷鸣介绍了音乐站的各项成本:版权费、宽带成本、服务器成本、人力成本。说句实在话,我做这个公司也快七年了,这条路确实不太好走。但音乐站唯有在黎明前的黑暗中默默守候。

雷鸣认为,目前国内音乐站的基本格局已定,大家基本都在维持现状,很难有哪一家能快速突破市场。

国内音乐站呈三个梯队格局

雷鸣将国内音乐服务站分为三个梯队:梯队,音乐、百度音乐、酷我音乐和酷狗音乐,这个梯队的产品用户量很大,相对于第二梯队要大十倍以上,走大众音乐路线。

第二梯队分为两类,一类像新浪音乐、易音乐、人人音乐,类似大站点下面的一个子频道,提供一些音乐相关的服务;第二梯队中的另一类则是创新型音乐服务上,比如豆瓣旗下的音乐类产品和虾米,它们走阳春白雪路线,满足一些对音乐较有品味、对生活质量有追求、又有一些闲暇时间的小资用户。剩下的音乐服务商就归属第三梯队。

雷鸣认为,三个梯队中的任何一方想战胜其它家,或者进入另外一个梯队都很难:以虾米音乐和豆瓣电台这样的音乐服务商为例,

他们定义的群体就是白领小资群体,而这个群体在中国就是10%,一个多亿的人。它再往下走就要突破这个界限,做普通用户关注的东西,这跟我们做的就有重合。从另一方面看,如果说当小资群体开始演变大时,我们也会关注到,我们也会考虑跟他们做相同或者相似的东西。

个性化和云音乐是重要战略点

这就是目前国内音乐站的拉锯战格局,大家都在强调购买三大唱片公司的音乐版权,走正版路线;大家都在做着各种形形色色的音乐电台;大家都在社交产品模式上做着类的产品;甚至,大家也都不约而同地把战地延伸至了移动端,都在强调云概念。

个性化和云音乐是我们现在考虑的一个重要战略点,雷鸣介绍,所谓云音乐就是用户的歌曲,比如各类音乐播放列表存在云端,用户在多个终端都可快速获取。雷鸣认为,如果用户愿意将自己的内容上传至云端,虽然对酷我而言将会产生一定的服务器成本,但用户自己建立了各种信息在你的平台,这些行为的积累意味着他将不会轻易离开这里。

当每个用户以一个独有的ID活跃在平台之上,奠定了数据的基础上做个性化也就成为可能。

但这种个性化在雷鸣看来并不意味着立刻实现算法基础上的音乐推荐。像类似Pandora这种音乐电台,我们也有在推,但其实用的人并不多。这就是中国用户的特色,他们不像美国用户那么理性,中国人可能更娱乐化。

雷鸣进一步解释,中国大部分用户依旧是初级民,他们学会用一个产品就已经很费劲,像Pandora那样提供一个简洁的页面,对他们的探索成本很高,因此他们需要的是直观性强、全功能性的音乐软件,能搜索、能看各种推荐,让他们觉得自己对音乐内容具有掌控性,而不是让产品告诉他应该听什么。

在移动端做产品同样要抓住这类用户心理,只是要相对维持轻量级。雷鸣给出例子:比如用户一上首页就看到七八个应时应景的榜单,比如近某某歌手近很火,给一个这个歌手的十大热门歌曲,再比如哪个影视剧或者演员成热门了,相关的音乐做个榜单。

雷鸣将酷我定位于一个走中间路线的产品,不会奔向小众,但也不会完完全全大众。毕竟随着经济条件发展,中国用户在听歌曲的口味上开始从过去清一色的口水歌,慢慢呈现出各自的取向性。就像美国目前在音乐市场上存在的长尾现象,在中国也开始有此迹象。所以雷鸣希望酷我还是有必要多尝试创新。

在近的北京国际车站,酷我音乐推出车载应用程序,可内置在3G行车系统中。而国外音乐电台Pandora就已与16家汽车生产厂商达成合作,其中包括福特、奔驰和Mini等,双方实现营收分成。

据雷鸣介绍,目前酷我音乐年活跃用户两亿以上,月活跃用户约一亿,日活跃用户接近两万。iPhone和Android下载量级在千万以上,两个平台下载量比较均衡。

至于移动端的产品路线,雷鸣始终维持其神秘性:这方面很重要,不能说太多。每一家都在花大力气探索。采访前夕,其市场部负责人试图向介绍酷我音乐应用在App Store的音乐免费排行榜上,可当再次点进去查看,此时,该位置已被对手所占。这就是事实,面对新市场,没有人敢松懈。

2007年金华社区天使轮企业
互联网+驾校
2018年杭州文创教育A轮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