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信息港

当前位置:

随身带个侏罗纪第七百七十七章都想骂人

2020/05/22 来源:平谷信息港

导读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七百七十七章 都想骂人省城去许市的国道旁,一个修车厂里边,白老大正看着老狼在试车。两个人跑出省城,刚没走多远,白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七百七十七章 都想骂人

省城去许市的国道旁,一个修车厂里边,白老大正看着老狼在试车。

两个人跑出省城,刚没走多远,白老大又和弟弟通了。白建明给他出主意,出去跑路开自己的车容易被查出来,最好换个车。白老大自己开的就有修车厂,就开了过来把自己的车藏到了里边,找了辆没在自己名下的破旧面包车,准备当代步工具继续跑。

车破的有点狠,白老大也是有正经生意的,真没想到自己忽然之间就成了逃亡犯,压根没准备。现在看着老狼试着那辆破车,心里不耐烦也没办法。

白老大旁边还站了个小伙儿,一边扣着眼屎一边说话:“仁叔你放心吧,我这车别看破,开起来嗷嗷叫。我自己都是修车的,还能让它出问题?能换的东西我都换了,看见那轮胎没,都是刚从别的车上弄下来的。还有里边的其他东西,你尽管开,出问题了回头你打我我都不犟嘴……”

“行。”看到车里的老狼点点头,白老大也对着年轻小伙点了点头。“我那辆车你藏好了,别给人看见。谁要是来问我了,你就说你不知道,还有……”

“知道了仁叔,你就放心吧!”小伙大大咧咧地说道。“轻重我还是懂的,你尽管放心去吧!”

“……”白老大听着这话有些不对,想说点什么,看这小伙那睡眼惺忪的模样,干脆也懒得说了。

上了车招呼老狼开着车就走,车都走到修车厂门口了,他又从窗户里探出头来,伸手扔出来两摞钞票:“七斤,这段时间我要不打你也别联系叔,这点钱你留着用,不够了去找你二叔。”

小伙跑着过来:“没事仁叔,我这天天还能挣钱呢!”

话说到一半,车已经开到大路上拐了个弯不见影了。小伙悻悻地捡起那两摞钱,在手上摔了摔,嘀咕道:“真是的,对我还有啥不放心的,还给钱?不给钱我还能咋的,可惜了我好不容易折腾出来的宝驴,这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了……”

嘀咕着就进屋继续睡大觉去了。

修车厂重新陷入了安静,自然也没人注意到,停车场大门口那根挂招牌还挂了个灯泡的木杆上头,一只小黑鸟拍打着翅膀,慢悠悠的朝着面包车离开的方向飞去。

许市到省城的路也是交通要道,这里又是郊区,趁着夜间跑车的大货车比较多,而且隔三差五的就会有停车住宿的饭店。不过小黑鸟一直在天上跟着面包车,也不着急,他飞的很低,还打算找机会落到车上,再听听这俩人路上会不会说出点什么东西再说。

燕飞刚才根本没开车回去,走到半路拐进来一个小巷子,直接把车往恐龙世界里一塞,变成小黑鸟就飞上了天。

省城是不算小,而且地处中原地区交通枢纽的重要位置,来往的车辆多,路也多。对于广大的执法人员们来说,想封锁所有路段,查找一辆车也没那么容易。人力有穷尽,大半夜的一辆辆车的查找,真不是件轻松的事儿。

像现在就是,白老大换了车,如果他稍微打扮下,再拿个别的和自己相貌差不多的身份证,蒙混过去的可能性也不小。

但是对于随便翅膀一拍,时速接近上千公里的小黑鸟来说,省城其实真小的很。这不还没多久,燕飞就找到了想要找的目标了。

白老大此刻还不知道被盯上了,正浑身轻松的很。他和老狼早就趁着封锁拉开前的时间出了省城,现在又换个车,心里根本没多少担心。

虽说不担心,白老大还是催促着老狼:“老狼,再开快点,早点到了天明之前咱们就得安置好。说不定天明之后许市那边也得到消息的话,白天就不方便出来了。”

省城的优势就在于此,就算是同样的单位,身处省城的向其他地方同行申请协助的时候,也比别的地市方便,而且说话有力度。

老狼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脚上已经多加了几分力气。

小面包被修理的确实不错,眼看都跑上了九十多接近一百公里的时速,虽说免不了和其他面包一样会有种飘忽的感觉,但是其他方面绝对没问题。至少没什么杂音,这点是个司机听声音就听得出来。

再走一段,路上就没什么车了,白老大从兜里掏出来一包烟,又摸了半天,空着手出来转头问老狼:“带火了吗?”

老狼伸手打开车内的灯说道:“我刚才看见档杆旁就有,你看看。”

白老大一低头,就笑骂道:“七斤这个混蛋,抽的烟比老子的都好……”

说着话拿起烟旁边的火机点上火,美美的抽了一口,又问老狼:“你不来一根?”

老狼稍微减慢了点速度,伸手从档杆旁拿起七斤放在车上的烟,熟练地耸了一下就耸出来几根,朝嘴里一递叼上出来最长的那根。放下烟拿起火机的时候,随口说道:“仁哥你系上安全带,这边路上没什么车了,一会儿咱们再快点。”

白老大笑着一边摸着安全带,一边说道:“没事,这都离省城这么远了,没多大事儿。我靠,七斤这混蛋车修的怪好,安全带扣的地方都不换一下……”

看着那边明显扭曲了的扣,他也不在意,随手把安全带甩到一旁:“算了,就这么走吧!”

老狼也笑了笑,刚把打火机打着,随着打火机的火苗亮起,他刚把火苗凑到烟上,前面也忽然亮起两道光柱。

说时迟那时快,老狼脸色忽然一变,猛地一打方向盘。白老大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车身一震,嘭地一声,整个人就一头扎向了挡风玻璃……

虽然刚才车速降低了一点,但是小面包还有**十公里的时速。一个人在这种情况飞出去,挡风玻璃毫不意外的应声而碎。不过他人倒是没继续朝外边飞,因为车开始斜着翻跟头了……

白老大最后的念头就是:麻痹的七斤,你不收拾安全带,老子要活着回去,收拾不死你才怪?

意识逐渐模糊,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另一旁老狼也没落的好,他倒是系着安全带,可是在车出意外的那一刻,正需要安全带出力保护他的时候,安全带居然绷地一声断掉了……

这年头就算省城开车的,不系安全带也是常态。七斤对自己的宝驴非常用心,把车哪都修好了,唯独这安全带他根本没考虑过。在他看来驾驶座上的安全带能系上,运气不好遇到查车的时候能应付下就可以,其他的真没考虑。至于说副驾驶的安全扣坏了,坏就坏了,谁坐副驾驶还系安全带啊!

所以此刻老狼也很想骂人,但是此刻他整个人都在方向盘上,唯一能做的就是凭着本能抓住能抓的东西,也顾不上骂人了。

不但白老大和老狼想骂人,燕飞也想骂人!

这特么的,也太巧了。好不容易这路上车少了,他正打算跟上来动手的。动手之前,他还要飞高点,准备看看前后都多远有车。

结果刚飞起来,就看到前边一个小路口,猛然亮起了两道车灯。

这小路是田间小路,比省道低了不少,所以在上省道的路口,有一段上坡。从小路上出来的是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之前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开灯,就那么黑乎乎的在这田间小路上开着。

估计是准备上坡加速的时候,看到这辆小面包的速度这么快,小轿车又不想在半坡上减速停下,就把车灯打开了。

燕飞之前注意力全在面包车上,还在留神想听到白老大是受了谁的指使给自己找麻烦的。结果消息没听到,也没发现这辆黑夜里不开灯的小车。

怪只怪老狼正在点烟,如果他不点烟,就算情况紧急,他也能反应过来打个方向盘躲过去。但是就因为耽搁的那一秒时间,小面包就撞在了小轿车的车头上。

撞的不多,这也说不好还是不好,反正两人在随着车翻滚如果撞实的话,托七斤不收拾安全带的福,那两人肯定都得当空中飞人。

小轿车也没好,刚上来被这么一撞,直接打横回去,顺着坡进了农田里边。

燕飞顾不上看小面包那俩人,先飞到了小轿车的上空查看情况。结果发现小轿车运气居然不错,除了左前灯的位置被撞碎,陷进去一个角之外,没多大问题,都还没熄火。

不过这辆车明显也有问题,只听见车里面此刻正有人在催促着:“快点开出去,赶紧走。出了车祸一会就得有人过来看……”

“我试试,车只要能开就能走。”另一个声音说着,车就开始在田里倒了起来,看样子是想赶紧倒出来。

“哇哇……”车里面这时候又响起了两声孩童的哭声。

接着一个恶狠狠地声音响起:“小崽子,不许哭。不然我揍你!”

“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又一个小孩的哭声响起。

“都不许哭,你们俩再哭,就把你们扔下车,让你们被狼吃了……”那个恶狠狠的声音再次说道。“快点,别等有人来了,今天运气真差,弄这两个货一点都不顺……”

这特么,是遇到人贩子了?

燕飞心里一个咯噔,顿时火冒三丈。

要说什么最可恨,那就是人贩子了。因为一己之私,害得别的家庭支离破碎。特别是现在独生子女多,多少家庭因为这些人贩子,从此变得家不是家,活的人不如鬼,生不如死……

眼见小轿车都已经调好位置,重新朝着大路上开去,燕飞正要动手,远处忽然又亮起了两道光柱。

又有车来了。

考虑到车里还有两个小孩,燕飞这一刻迟疑了一下。现在直接连车带人收进恐龙世界的话,那两个小孩他没看到多大年龄了,如果……

因为这一个迟疑,远处那辆车已经开过来了。

这下好,也不用他犹豫了。因为小轿车此刻已经上了路,飞速的跑了起来。

那就跟着小轿车吧!

只剩下一个灯的小轿车跑的很快,燕飞已经顾不上再考虑小孩的问题。直接把车收进了恐龙世界。

这是没办法的事儿,如果继续让小车在路上开的话,谁知道这车会不会出问题,就算车不出问题,开车的人慌慌张张的,真出了什么问题,他们死了就死了,车里的俩小孩咋办?

车进了恐龙世界,直接出现在了松软的荒原上。

咆哮飞奔的小车速度立刻就降低了下来,车里的俩人有点慌。其中一个人大喊:“老二,你把车开到哪儿了?”

“我特么咋知道开到哪儿了?我们明明在路上的……”开车的已经忍不住爆粗口了。

话音未落,嘭地一声,车门就不翼而飞了。接着司机还没来得及看发生什么情况,他也飞走了。

副驾驶那位眼看着一个浑身赤条条,唯独口鼻位置随便勒了条毛巾的人,不知道怎么就坐在了驾驶座上,接着熟练的操纵着汽车减速……

“你特么是谁?是人还是鬼?”不怪此刻副驾驶上这位此刻反应失常。但凡是个正常人,发现自己坐的正在省道公路上跑的车忽然来到了荒原上,灯光所及之处只有黄土漫天中一丛丛的植物,唯独不见道路,还出现了车门飞出等等一系列的事儿,慌乱点都绝对是正常反应。

车停了下来,他还在问话。就发现驾驶座上的这人已经不见了。

没等副驾驶这位做出反应,那个人又出现了。此刻他已经穿上了一身衣服,唯独脸上的那条毛巾还没换。

只见他打开后边的车门,把两个正小声啜泣的小孩抱了起来。

运气不错,两个小孩年龄都不大,看起来大概也就是四五岁的样子。

年龄小就好,就算看到什么说出去也没人信。

下一刻,抱着两个孩子的燕飞消失,再次出现就是在大河基地里苦力们给自己留的房间里。把两个被惊吓的都不敢大声哭的孩子放在床上,也不开灯,轻轻拍了拍两个孩子:“别怕,马上我就带你们找妈妈!”

说完就再次消失了。

两个孩子有些不知所措,一个还在小声哭着找妈妈,另一个倒是哭声小了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打量着小屋。没哭多久,燕飞再次出现,抱着两个孩子出现在了一个村子正中央。

放下孩子,他用毛巾捂着嘴,猛然大喊一声:“谁家孩子丢了!”

这一声就算隔着毛巾,依然如同滚滚春雷,把整个村子都惊动了起来。刹那间喊叫声,鸡飞狗叫声,各种牲畜的声音,杂乱一片……

北京丰益医院董红
女人便秘吃什么能调理
扬州牛皮癣医院
河池白癜风
张家口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甘肃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安阳好的白癜风医院
浙江好的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