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信息港

当前位置:

那一年烟波渺

2019/07/14 来源:平谷信息港

导读

那一年,烟波渺,我自轻舟去异乡。娘好些年不曾流过的眼泪,汩汩地,流了满江。而身边向我道别的,是依旧斑驳的亭房;只是望眼欲穿的目光啊,今天傍晚

那一年,烟波渺,我自轻舟去异乡。娘好些年不曾流过的眼泪,汩汩地,流了满江。而身边向我道别的,是依旧斑驳的亭房;只是望眼欲穿的目光啊,今天傍晚,要换了夕阳。东边山坡开至荼蘼的芬芳啊,从此、从此,再也不是我来尝。浑浑噩噩的牛羊啊,你们口中咀嚼的可是同样的哀伤?叹息了又叹息的,是我难以言表的凄凉!便让抑不住的情怀伴了一曲清歌,留在心底徜徉......

二胎怎么生个男孩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医院排行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