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秋之葡萄

2018-10-31 14:27:16

秋之葡萄,

入秋以后,我住的小区附近就多了一对卖葡萄的老夫妻,每天傍晚,路边的街灯亮起来以后,卖葡萄的老婆子也准时踩着三轮车来了。车上照例是四筐新鲜的紫葡萄,沾着白霜,结结实实的,还有她的看起来有点羸弱的老伴,干干瘦瘦的。

这对老夫妻摆摊倒挺有意思,卸货下车后,从来都是一人两筐葡萄,各摆一个小摊,席地一坐互不理睬,中间隔着几步路,似乎有点熟,又似乎不熟。偶然经过的路人大概会有一点选择困难症,一模一样的葡萄,一模一样的价格,甚至一模一样的藤筐,那么是买这摊子的呢,还是那摊子?

我次留意到他们的时候,还真以为这两家摊子在打擂台。那天我匆匆经过,卖葡萄的老婆子叫住我了:小姑娘小姑娘,买一点葡萄吧,自己家种的,秋天几在了,我的这些葡萄近甜透了。我停下来摸摸那些葡萄,摘了一个吃,真是够甜的,隔壁摊子的老头突然递过来一小串葡萄,说吃他的葡萄,他的葡萄更甜。

那天我还没买葡萄,这老头和老婆子就拌起嘴来了,老婆子肥肥壮壮的,中气也十足,对那老头说滚一边去,今天必须先买她的,老头也挺能说,虽然没有老婆子的声音洪亮,但也是一副絮絮叨叨要开始扯陈年旧账的势头,我只好各买了他们两斤葡萄,我买完葡萄要走的时候,感觉有点尴尬,他们已然是一副仇敌的模样。

今年江南的秋天来得很快,一场秋雨一场凉,前些天下了几场雨,出门就要穿长裤长袖了。那天傍晚我又经过路边夜市,看到卖葡萄的两个摊子又出现在路灯下,这葡萄应该真的是秋天一在了,于是我打算再去买几串。

那天我走近葡萄摊子,夜晚的秋风已经有了很大的凉意,卖葡萄的老婆子好像患着感冒,正压着咳嗽在给路人称葡萄,卖葡萄的老头在旁边看着她,倒也没和她抢生意了。我刚走到他们跟前,老婆子和顾客好像起了争执,买葡萄的是两个文着身的小青年,似乎打算扔下十块钱就拎走大半筐葡萄。老婆子一面咳嗽一面急急喘着气,抓着其中一个人不肯撒手,那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把烟一扔凶起来了:老太婆,你想怎么着!?

那天突然这一幕场景,吓得我后退了几步,没想到我上次见到的这位抢生意的老头,这位干干瘦瘦说话闷声闷气的老头儿,猛地从自己摊位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冲到那个小流氓面前,抓住他的衣领颤颤抖抖地吼起来:混账东西你敢欺负我老婆!

后来几个路人纷纷围了过来,两个小流氓见这势头,啐了两口,也就扔下葡萄走了。这些天的秋雨越来越频繁,晚上我也很少再出去散步了,昨天我突然又看到卖葡萄老头和老婆子了,应该是卖葡萄的这对老夫妻,夜已经深了,我路过的时候他们正在收拾摊子。

葡萄卖完了,他们也没再留意我。但是我留意到他们,老婆子一边收拾摊子一边依旧用中气十足的大嗓门抱怨自己的老伴,不要你跟来偏要跟来,葡萄又不如我卖得多。那老头儿低头拾掇了一下沾着泥水的裤脚,露出裤管里的假肢,我听到他嗫喏着说:你是我老婆,我虽然腿脚不好,但我的眼睛还好得很,我可以陪你可以看着你啊。

卧式加工中心
垃圾车厂家
藏记抑菌乳膏多少钱一盒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