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有神珠能种田 349章 梁鹏认亲

2020/01/17 来源:平谷信息港

导读

我有神珠能种田 349章 梁鹏认亲“报告梁师长,这人已带到。”张连长跑了回来,在梁鹏面前敬了个军礼,跟着他一起来的那几名侦察兵也都齐涮

我有神珠能种田 349章 梁鹏认亲

“报告梁师长,这人已带到。”张连长跑了回来,在梁鹏面前敬了个军礼,跟着他一起来的那几名侦察兵也都齐涮涮的冲梁鹏敬了个军礼。

“嗯。”梁鹏回了个军礼后,看着眼睛这几个人,皱起了眉头,而且越拧越重,呼吸也急促起来。

站在不远处的汪星在状,心里乐开了花,“哈哈,别人不知道这梁鹏是谁,老子可知道,可以说,玉市界面上的兵,哪一个敢不听梁鹏的,我看你们今天怎么收场。”

“王剑昭,你们搞什么鬼?跑到酒店里吃吃喝喝不说,怎么还打起人来了?”梁鹏瞪起了眼睛,冲为首的那个侦察兵说道。

被梁鹏称呼其名的王剑昭正是张长生嘴里的小王,他连忙上前一步,再次敬了个军礼,“报告梁师长,我们奉参谋长之命,特来保护张长生张部长。”

“谁?”梁鹏听到这个名似乎被吓住了,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一把抓住王剑昭脖领子,差点把王剑昭给提起来。

王剑昭只好再次用更大声答道,“报告梁师长,我们奉参谋长之命,前来保护张长生……张部长……”后面的几个字王剑昭特意拉长了音。

梁鹏再次听到后,面部表情瞬间变的精彩起来,最后定格成满脸的媚笑,慢慢松开手,双手把王剑昭弄皱的军服领子抹平,嘴里还在嘿嘿傻笑,不过笑的眼圈都红了,见过梁鹏的冷峻,威严,凶狠,锐利。被称为大鹏鸟的梁鹏凶名在外,没有人见过他笑,甚至有人说过,玉昆军区四虎将之一的梁鹏,根本没有笑点。

而了解他的人知道,也就这几年梁鹏才没了笑点而已。

这几名侦察员和梁鹏身后的那一个连队的士兵看到梁鹏笑了,而且笑的那么暧昧,不由自主的集体打了个寒战,这梁师长笑的也太难看了。

梁鹏搓着双手嘿嘿的傻笑着,“嘿嘿,张部长在哪儿,快带我过去。”

汪星听到这里,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心直往下沉,一种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是梁鹏吗?资料里不是显示他不苟言笑吗?这笑的脸都快咧到腮帮子上了。”

“是!”王剑昭再次敬完军礼,然后小声说道,“师长,张部长是我国最年轻的部长吧?”

“嗯?什么意思?”梁鹏没明白,不过用他那厚重的手掌搭上王剑昭的肩膀,“嘿嘿,剑昭我告诉你,是不是最年轻的部长我不知道,但是张长生,张部长,那可是传奇人物,他见证了咱们军部的发展,本可升为元帅的,但他迷上了医术,才以将官之职就任的卫生部部长,七十岁退休时,身体硬朗的很。”

王剑昭听到这里停下了脚步,向张长生这边远远的看了看,小声说道,“梁师长,搞错了吧,我保护的张部长看起来,也就四十岁左右。”

“什……什么?”梁鹏瞬间收起了笑容,把搭在王剑昭肩膀上的手拿了下来,伸手就从腰里抽出手枪,煞气肆意的外泄,站在他身边的王剑昭最深受其害,“你说什么?什么敢冒充我的老首长,带我去。”

“呀,师长发怒了,这可怎么办?”张连长属于师部直管的机动连连长,最了解梁鹏的脾气,发起火来真容易开枪,在部队内部开枪可以内部处理,在地方如果开枪容易造成政治事件,急的他在那里团团转。

本来泄了气的汪星见状,突然来了精神,“哎,事情好像有转机,哈哈,外界传闻这梁鹏六亲不认,枪都拔了,看来那几个人要倒霉了。”

王剑昭感受到了梁鹏的煞气,他是梁鹏亲自训练出来的侦察兵,在国内军界王剑昭的军事素养可以排进前三,更可怕的是前三名兵王,全是出自梁鹏之手。

本可以有更高军职的梁鹏不知道为何,在几年前,性格大变,有传言说他的至亲失踪,才让他性情大变的,也正是因为性情大变,才让梁鹏的军职,不升反降,但这些,梁鹏并不在乎,依旧带他的兵,发他的火。

“是……是……”王剑昭哆哆嗦嗦的继续向前走去,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念头,参谋长的命令让他保护那个人,如果师长对那人不利,他要怎么办?

王剑昭很快就冷静下来,此事要向参谋长报告,连忙把手背到后面,冲他的士兵打着手势。

“王剑昭你搞什么小动作呢?别忘了,你学的东西,都是我教的,放心,我打不死他,张连长,缴了他们的械!”梁鹏说到这里,把枪又收了起来,收敛眼神,如同大鹏发现猎物要出动一般。

“是……是!”张连长手一挥,指挥士兵把其余几名侦察兵围了起来。

“师……师长,我奉参谋长的命令保护那人,就算那个人得罪你,我也要保护他,这是您教我的,军人以服务命令为天职,我不能带您去见他,您枪毙我吧。”见自己的行动失败,感觉一阵阵的无奈。

“小鹏,闹够了没有?”

这个声音不大,却带着不容质疑的威严,梁鹏听到这个称呼差点没站住,身体晃了几晃,猛的扭过头,“谁,谁在叫我!”

“怎么,连老子的声都听不出来了,给我滚过来。”

这回,梁鹏听出了声音的来源,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正不怒自威的看着他,那眼神,梁鹏太熟悉了,征征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簌簌的不停掉落,直到眼泪遮挡的视线,才一把擦掉跑了过来,站在张长生面前,弯下腰,把他那张大脸凑了过来,仔细辨认。

“师傅,是你吗?”

张长生伸手就在梁鹏脑门上来了一记爆栗,“臭小子,见不得师傅年轻啊?”

“啊!”这一记爆栗直接敲开了梁鹏的泪腺,抱着张长生的大腿就哭了起来,“师傅,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你怎么能不辞而别,你知不知道,我找你都找疯了。”

张长生摸着梁鹏的后脑,眼圈也忍不住红了,“别哭,再哭以后怎么带兵,起来。”

这画面相当诡异,一个比梁师长看着还年轻的人像个老人在摸小孩的头。

“我不……呜呜……”梁鹏扭动他硕大的身躯拒绝道。

“立正!”张长生一声断喝。

梁鹏腾的站了起来,脚后跟一磕,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汕头华美医院朱洙玉
方城县中医院
长春治疗龟头炎费用
海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泰安白癜风权威专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