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死灵眷赏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平谷信息港

导读

1  暗夜如魅,肃杀的气息在他周围弥漫。他的视线,直视前方一个刀疤脸。刀疤脸微低头,蓬乱的长发垂下,脸部轮廓不甚分明,塑上暗影。  这是一座

1  暗夜如魅,肃杀的气息在他周围弥漫。他的视线,直视前方一个刀疤脸。刀疤脸微低头,蓬乱的长发垂下,脸部轮廓不甚分明,塑上暗影。  这是一座高达三百多米的摩天大楼。人类穿行于这座大楼脚下,在夜晚进行着纸醉金迷。热辣女郎,魁梧豪放男子,各色之人,宛若蛆虫,蠕动着,叫嚣不断。  顶层,风如刃,二人眯着眼,互相如狼,肆机待发。刀疤脸两腰摸出匕首,甩玩着,步步逼近。  终于,他抬起了脸。一张俊逸的脸庞被月光雕刻而出,青色的胡碴被邪笑的嘴角带起,显得古怪。  “捕食者?”刀疤脸声音沉重。  俊逸的脸庞,洋溢微笑,他轻吐,“捕食者王座一号――风狼。”  刀疤脸面颊一抽,哼道:“我何德何能,劳你大驾。”  风狼摇摇头,出手。空手夺白刃,刀疤脸一阵恶寒,他后退几步,眼睛充血,死瞪着风狼手上的匕首,却换来风狼嘲讽似的微笑。  忽然,刀疤脸眼睛泛出死色,像是深渊的荼毒,又像是末日的预兆。  风狼眼神一凝,宛似寒冰,丢掉匕首,手上聚起白里透蓝的光芒。  刀疤脸瞳孔大睁,令人胆寒的脸庞蒙上了邪异。他笑着问风狼,“捕食者王座一号,千年之怨,你可是追的我好辛苦啊!”他大喝一声,“虽然我现在只剩魂魄,你也休想逮住我。”刀疤脸的话语刚完,他的身体就垂直落下。  风狼打出结界,隔绝了楼底穿上来的嘶吼恐惧声。他的目光,投向了远遁的一团黑气。  2  捕食者营地。黑色炼狱之森。  这里是罪恶的天堂,捕食者们尽情地锤炼自己。  “嗨!马蕊,揍死那个狗娘养的。”台上,一个华裔面孔的少女上身黑色背心,下身紧身牛仔,她面前,正趴着一个金发闭眼的大男孩,男孩粗糙的手擦去嘴角的血,恶狠狠地瞪着马蕊。  台下,一群肤色各异的捕食者举着酒杯,尽情地碰撞,啤酒白沫喷洒出来,溅在他们肮脏的糟乱头发上,溅在他们的拉碴胡子上。然而,他们毫不在意,互相捶打,嬉笑不断,脏话连缀。  马蕊跳起,空中一个翻转,右腿结结实实地劈在男孩的背部,男孩屈起的背又结结实实地砸在台地上,灰尘漫天,一动不动。  一个黑人大汉啤酒杯掼在地上,碎片成渣,啐口道:“将那狗崽子拖下去。”  嘈杂声中,几个大汉跳上台,将昏迷的金发男孩拖了下去。  “首领回来了。”捕食者们眼神灼热地看着风狼,一同举杯致敬。风狼点点头,越过他们,走到一座石壁前,对壁上睡莲刻像拍了一巴掌。  山石滚动,地面颤抖,捕食者们稳住身形,大张着嘴巴,互相看着,神色惊惧疑惑。震颤平稳,灰尘散去,一座山门展现了出来。风狼走了进去,门又沉重地卡上。捕食者们纷纷咽口唾液,继而恢复常态,碰撞声,怒骂声响起。  风狼走在黑暗的青石路上,地下是寒冰,他脚底不得不释放温度,保护自身免受寒气入体。  “风狼,风狼,是你么?”闻言,风狼停步,脸上微红。他深邃的目光,仿佛已经触及了尽头,充满了柔情。  “是我。”风狼声轻如风,挥手划出一道光幕,涟漪波动,仿若清水流波。光幕中,一个女子眼睑闭合,细长的睫毛平静地躺着,温润如水。高挺的鼻尖,一滴玉露荡耀银芒,楚楚怜人。薄嫩的嘴唇,粉红饱满,娇艳欲滴。她双手平放胸前,修长的玉手握着,全身上下,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  然而,这样美绝的一副身体,却全身寒气逼人,毫无生机。一丝魂魄,被风狼以无上之术,封印肉体之内,千年保护于寒冰洞府,才使魂不散,体不毁。  “凤凰,凶残者神道三号已经复活,我会跟踪他,寻找到你的不朽之心。”风狼微笑着。凤凰的声音婉转甜美,“风狼……”  风狼还未听完凤凰的话,就被喷泄而来的寒流冲击横飞,山门自行打开,他重坠地面。  “首领,”捕食者们扑上来,围住他,“首领,你还好吧?”  风狼摆摆手,道:“捕食者侯座三号,残阳,找到他的踪迹了吗?”捕食者们头顶的空气开始变形,扭曲成镜面,刺眼的光线令众人睁不开眼,一个光头男子从镜面走了出来,道:“王座,流年酒吧。”  3  流年酒吧。嘈杂而混乱。  一个穿着暴露的女郎,媚眼如丝,她喝下一杯酒,打量着对面这个温和的男士。他戴着金丝眼镜,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  女郎媚笑一下,将大波浪甩到背上,上前一把搂住温和男士,热吻了起来。男士迎合着,眸子闪烁着奇异的光。突然,女郎瞳孔大张,奋力地挣扎,显得痛苦而惊恐。  灯光晃眼的环境中,没有人注意到一个男子搂着的女人正在消失。没错,她就是在消失,变得透明,凝结成了一颗石头。金丝男满意地吞下这颗透明的石头,继续喝酒。  此时,一群警察不合时宜地闯了进来,为头地叫道:“我们怀疑你们这儿藏毒。”他点下头,后面的警察蜂拥而至,各处搜查。  十几名男子被揪了出来,戴着手铐,双手抱头蹲地。为头警察道:“其他人可以走了。”话音刚毕,人群拥挤地疯跑,这里是地狱,谁也不想多待一秒钟。  然而,总有异类存在,此刻的酒吧,除了警察,十几名涉毒男子,只剩下了刚才的金丝男。金丝男自己倒了杯酒,细啜。  “喂,你快出去,警察办案了。”一名警察拿着本子,走了过来。他手搭在金丝男肩膀上,金丝男却丝毫不在意,道:“好戏未开场,急什么!”  “什么?”警察不明所以,皱眉问。金丝男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表,道:“好戏正式开始。”  他一把抓住这名警察,警察还未反应过来,胳膊就被撕下了,血注冲在金丝男脸上,他兴奋地舔舐着。  刚刚还跪在地上的十几名男子,突然暴起,挣开手铐,张开嘴巴,獠牙尖利,警察们大惊失色,急忙拔枪。然而,这十几名男子的速度却快如惊鸿,一瞬间已经缠上了警察,咔咔的声音传来,在场的警察纷纷软绵绵地倒下,嘴角流血。  “啊哦!”金丝男一声狂吼,肉体炸裂,一团雾气凝聚成形,胸前位置,一颗纯白的心脏跳动着。不朽之心,这就是不朽之心。它跳动着,逃出雾气,疯狂地吞噬着血肉,它开始变得血红,体型暴涨,一段时间后,宛若一个颗红色心形巨石,悬浮起来。  黑色雾气大笑着,“不朽之心啊!来吧!”不朽之心慢慢地缩小,褪去红色,融到了雾气中。  “凶残者神道三号,你该死啊!”风狼出现,他身后跟着残阳以及其他捕食者。  “看到不朽之心逐渐被腐蚀,我不知道你做何感想?”凶残者神道三号道。  风狼咬牙切齿地道:“你真的该死,死不足惜啊!”他凝空聚雷,轰向雾气。突然,不朽之心跳在前面,保护着雾气。风狼收手已是不及,他身形瞬移,赶在雷电到达不朽之心前,挡下了自己的攻击。  凶残者三号大笑道:“风狼啊风狼,你真是痴情啊你。”  风狼冷哼一声,五指抓取不朽之心。然而,指尖刚刚触碰到不朽之心,他身体却已经麻木,无法动弹。  捕食者侯座三号残阳攻击了他。风狼灵魂撞击命脉,提起一口气,凝空纵起,反身一脚抽飞残阳,怒斥道:“果然,家贼难防,你竟然是凶残者。”  残阳道:“首领,我不是凶残者,他也不是。”他遥指雾气,声色俱厉地道,“他是你哥哥,捕食者王座零号风唐,千年前伟大的捕食者。”  风狼听罢,一口热血喷出,晕死过去。  4  风唐站在楼顶,迎着夜风,他被吹得形状变化。旁边的钢筋堆里,躺着风狼。冷风如刃,风狼似乎感受到了那股寒意,身体抖了抖。  风唐包裹住了风狼,渗进了他的灵魂当中。  “你是哥哥,真的是你。”风狼站在一片草原上,看着对面与他神似的这名男子道。  “是,”风唐道,他嘴角含笑,然而这笑意未持续太久,冰冷就席卷了面庞。他道:“风狼,不要试图救活凤凰,她是我们捕食者的噩梦。”  “哼,你胡说,她是我的女人。”风狼冷意连连。  风唐讥讽地道:“她曾经也是我的女人。”  “该死!”风狼怒道,“你让她陷入无尽沉睡,现在又胡说八道,看我不收拾你。”一掌击出,焰火汹涌,然而,风唐的身影却化作流沙,散开了。  旷远之地,只留下他的话语:“宿命啊!风狼。”  风狼醒过来时,天空群星璀璨,尽眼望去,灯火阑珊,然而他心里却装满了黑暗。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儿?  风狼再次打开寒冰洞府,寂静无声,他感到隐隐不妙,洞内寒冷依旧,凤凰的声音,却消失了。他尝试着划出光幕,可是一股外来之力反抗着他。他退后几步,稳住身形,长嘘一口气,谨慎地注意周围动静。  安静,安静,风狼侧耳凝听,突然,他移形换步,像移动的镜像,辗转几次,了无影迹。  寒冰洞府底部。一座水晶棺椁悬空垂直而立,透过盖子,可见里面人影。风狼欣喜,压迫空间,以空间为载体,实行瞬间位移。然而,他脸色又立马难看起来,仿佛吞下十几只癞蛤蟆。  水晶棺椁内的人,不是凤凰,取而代之,竟是捕食者侯座三号残阳。残阳面色发青,双眼紧闭,眼角有血迹。风狼撩开残阳的眼皮,眉头赫然一弯,喃喃道:“被扣走了眼球。”  残阳已经死了,而且死的很彻底。风狼此刻却无比的冷静,因为他必须冷静。凤凰哪去了,是自己离开,还是被人偷走了?残阳是谁杀的,是凤凰还是风唐?如果是凤凰,她又是如何离开的?这一切,都需要他去探寻。  风狼离开洞穴,对正在叫嚣的捕食者们道:“去追踪凶残者的踪迹。”捕食者们闻言,喜形于色,他们舔舐着嘴唇,像野兽一样,眼睛里透射出凶狠的光。他们是天生的狂暴者,崇尚武力,信奉杀戮。现在,风狼一下达命令,这群久未开荤的狗娘养的,便一个个摩拳擦掌,欲要斩下凶残者的头颅做酒器。  “首领,让我跟着你吧!”身材被背心牛仔挤得火爆的马蕊,跳了出来,脸色平常地问。  风狼斜眼瞧了她一眼,右手食指画了一个圈,马蕊看到默默一笑。他知道,首领的这个手势,代表同意。  5  风狼接收到捕食者们各方传递来的消息,他逐一确定这些消息的可靠性。他清楚凶残者的狡猾,这些嗜杀的混蛋,他们简直堪比狐狸狡猾。然而,杂乱无章的情况让他应接不暇,这些该死的凶残者,他们在不断变换位置。  风狼告诉身边的马蕊,“让捕食者们捕杀猎物。”马蕊一震,她默默地接受了命令,快速地敲击键盘,传达命令。  夜风很温和,风狼倚靠在一道小巷口,而他背后,马蕊抱着笔记本电脑走了过来。她的脸上,被荧屏光线映得发蓝。风狼看了她一眼,马蕊轻轻点了点头。  一颗又一颗的人头堆在了风狼脚下,这些浑身溅满血的捕食者,目光灼热地看了眼风狼,又遁入了黑夜当中。同样,马蕊手中笔记本屏幕上的红点,也渐渐消失着,这代表捕食者也面临被捕食的境况。  脚下的人头,已经堆至小山般高,风狼眉头微皱,眼中烧起一团火焰,这团火焰仿佛灵蛇似的,游动而出,将所有人头焚烧,,风狼突然双手暴捏,火焰当中一颗晶体浮动上来,落在了他手里。  “凶残者灵魂结晶,”风狼递给马蕊,“吞下它,从此,你便是服务于捕食者的凶残者。”马蕊迟疑着,可是当看到风狼脸色不悦时,她突然一惊,接过结晶,吞食了下去。  风狼嘴角一抹笑意稍瞬即逝,他声音冷冷地道:“马蕊,做好准备,他来了!”马蕊谨慎地环视一周,没有发现任何状况。她刚想问,却发现她和风狼的眼前,一团雾气聚了起来。  “还是晚了一步。”风唐伤婉地道,身形不断变化,“一千年来,我以为我能以血肉炼化不朽之心,可是没想到,他为了你,还是毁了自己。这个笨蛋!”  风狼笑道:“风唐啊风唐,你竟然派遣残阳毁灭了我的肉体,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风狼竟然怀揣着不朽之心。”  雾气中一声感叹,“他爱你太深,我进入他的潜意识,竟然被他抢走了不朽之心。”  “那么你呢?”“风狼”道,“我们也曾相爱过。”  “凤凰,放过风狼,他为你做了很多,你不应该抢夺他的肉体,禁锢他的灵魂。”风唐道。  “风狼”静静地看着风唐,突然伸手一指马蕊,道:“马蕊,攻击那团雾气。”  马蕊身躯一颤,道:“你不是首领大人,你不是!”  “风狼”冷笑,一手抓向了马蕊,马蕊吓得后退,可是,“风狼”的手指,还是扣向了马蕊的瞳孔。这是凤凰的聚灵之术,扣取对方眼球,抽离灵魂,为己所用。  马蕊被雾气席卷而出时,她还陷在死亡的阴影里,他不明白,一个凶残者,为何会救她。  “什么?”雾气痛苦地扭曲着,变换着。“风狼”见此情景,笑意荡上脸颊。她提取凶残者灵魂结晶时,添加了灵魂压迫的灵术。风唐嘶吼着,卷裹着马蕊遁入了黑夜。  “风狼”笑着,尽情地笑着,突然,灵魂之中,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凤凰,现在该我做主角了。”  凤凰大惊,“风狼,你?!”  风狼又成了风狼,他手里抛玩着一块银色结晶,这里面,有凤凰的灵魂。他看着夜空,一抹玩味的笑容乍现。 共 841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结核病患者应保持的营养疗法
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标签

上一页:我有一杯酒1

下一页:落叶成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