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浩渺水域 第十七章 夜谈

2019/12/05 来源:平谷信息港

导读

浩渺水域 第十七章 夜谈入夜三更时分,闫家老宅。“这么晚了,你这老鬼叫我来作甚?”方朔喝了一口茶水,淡淡説道。“方兄咳咳我想请

浩渺水域 第十七章 夜谈

入夜三更时分,闫家老宅。

“这么晚了,你这老鬼叫我来作甚?”方朔喝了一口茶水,淡淡説道。

“方兄咳咳我想请你帮我个忙。”闫久天脸色苍白,説话声音也低弱了许多,看来是白天受伤相当严重。

方朔看了也是心软,毕竟水镜村只他和闫久天达到了练气大师的高度,平日里虽然斗来斗去,但这么多年两人交情很深,隐隐有些惺惺相惜。如今闫久天这般模样,方朔倒是心软了。

“説吧,也别装这死样子,白天我探查过你的身体,伤的颇重却还不会致命。”

“方兄,老夫想请你替我出手,杀了那苍华可否?”闫久天下了决心要除掉苍华,

“不可!闫老鬼,此事不行。那苍华年龄虽xiǎo实力却是高级练气者,未来成就不可限量,杀了他就是折断了一棵好苗啊!”方朔一脸肃然。

“咳咳你有所不知啊,正因他天纵奇才我才害怕啊。今日我观这xiǎo子,比我那不争气的孙儿不知强了多少,所练功法品质比起我家的《行金术残篇》更是高出了许多想来应该是一种完整的功法。且不论他到底杀没杀我儿,单单今日我对他下了死手,若是他隐忍一时他日突破到黄气境再回来,我闫家绝矣老夫困于初级练气大师十六年不断摸索却毫无所获,自觉此生再无法突破”

“好啦好啦话説到这份上无非是想我将突破中级练气大师的经验传授于你,不过想要突破,你也得先养好身体不是。”方朔説道。

“方兄,我只想让你出手帮我闫家除了这一祸患,趁着他伤重好下手啊。至于突破,唉我闫某不敢妄想了。”

“这闫老鬼,你这是在难为我啊,这苍华与我无冤无仇,何况我的为人你是知道的,若是此事被人知道,你让我方朔怎么做人?”方朔面上也不好看。

两人对话陷入短暂的沉默。

闫久天考虑良久似是下定了决心,出言打破了沉默説道“方兄,你我相交多年,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闫久天此生从没求过什么人,今日这事我思来想去总觉得是我闫家的大危难,这次算我求你了”説着便起身欲要跪下。

方朔赶忙起身,上前几步扶住了闫久天。

“你这是作甚,我我答应你便是了。待得过几天我准备一下,寻个月黑风高之时,就帮了你这个忙吧。”

方朔也是心软了,多年的老对头也是老朋友话説到这份儿上,自己再不答应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啊。

方朔走后,闫久天喝了一口香茶,想要笑笑,无奈胸口一阵作痛,引来了一连串剧烈的咳嗽

当缕阳光照射在水镜大草原上,草原动物们演奏的交响曲就开始了。不管内在多么凶险异常,至少从草原上空看去,水镜草原还是分外美丽的。

草原外围某处,一道人影正与一头巨兽对峙,这人抹得乌七八黑看不清面容,身上的衣服也已经破烂不堪,对面的巨兽嘶吼咆哮着冲向了他,只见那人双眼微眯,意念控制下,一道锋锐的地刺突地从巨兽腹下拔地而起,看似凶猛的巨兽被刺了一个窟窿钉在了地上,大蓬大蓬的鲜血顺着地刺流淌而下

“咔”苍华屋内床上的乌黑大茧裂了道缝,紧接着一道道缝隙如蛛般蔓延开来,“咔”大茧终于碎裂,露出了苍华的身体。浑身,皮肤略显白皙,肌肉更加健壮,就连身高也增高了五六公分苍华感觉自己的身体中充满了爆发力,忍不住大吼一声,右手一挥一道水气劲呼啸而出“啪”将面前的桌子轰成了碎片,苍华满意的收回了手臂。

“哐当”苍华听到声音朝门口看去,只见玉儿不知何时站在那儿双手捂着脸站在那儿,脚下一个瓷碗碎成了几块,碗里的汤汁撒了一地,有些还溅在了玉儿洁白的长裙上

玉儿给他换上的干净衣裳随着苍华体温的升高,早已经与血痂粘连在一起,就在苍华刚刚“破茧而出”的时候碎裂成无数块。苍华低头一看,自己现在就赤身的站在屋内呢。

苍华赶忙看向床上希望能找几件衣服遮羞,可是经过苍华一晚上的高温烘烤,可怜的木床已经乌黑,床上的被褥之类也已不成样子了。苍华无奈,手一挥蓝色气旋环绕周身,挡住了身体大部分裸露用气旋护体遮羞,苍华估计是个这么做的吧。

“那个玉儿,你你先回避一下吧。我待会儿我向你解释。”苍华这会儿只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得了。

待得玉儿走后,苍华拿出一件旧衣服换上,衣服上面有几个补丁虽然破旧但是很干净,苍华穿上感觉很舒爽。伸了个懒腰,想起了刚才的尴尬,脸上发红心里却有几分窃喜,不由嘿嘿傻笑。

“好xiǎo子,身体刚好又思春了?”华天茂的突然出现,将苍华拉回了现实。

“华老,是你救了我?”苍华也不生气嘿嘿笑着冲着华天茂挤眉弄眼。

“费了我九成力气不説,还浪费了一颗六品丹药,好了xiǎo子我长话短説,为了救你,我付出了不xiǎo的代价,我得安心休息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就不出来了,你自己要xiǎo心diǎn。若是碰到麻烦,不能力敌,能避就避。”説完这些华天茂身体变得虚幻了许多。

“放心吧,那闫久天被我伤了内里短时间内恢复不过来的。”苍华不以为意。

“我担心的不是他,那方朔的意向不好説啊!你自己xiǎo心为上吧。”説着华天茂身影慢慢淡去,快要消失的时候又突然清晰了。

迟疑了一下华天茂取出一篮一白两卷法决,“以你这个境界想要凝水成冰化水为气就不要多想了,但是连水都玩不好那就不应该了。昨日一战虽然胜了,但我看你玩水的功夫着实低劣呐,蓝的给你,这卷白色的是你向我讨要的金属性天阶法决,这卷法决来头挺大。我们家就只有这一卷是你唉你自己看着办吧。败家的xiǎo子哼!”华天茂冷哼一声身影重新淡去彻底消失了踪影

待得华天茂消失,苍华心里一阵难受,苍华知道华老虽然嘴上对自己种种不满,种种训斥,但是却是真心的关心自己,如今华老説要休息一段时间

,苍华担心不已。至于那卷白色的法决当然是给玉儿,他现在根本不知道天阶法决的珍贵,况且就算知道,依着苍华的性子也是送了。

手捧着两卷法决,苍华知道自己担心也没用,遂既不再多想,先看了看白色的那卷,《元金碎玉决》五个字若隐若现。卷上元气萦绕一看便不是凡品。对于金系元气苍华不感冒,况且这法诀是准备送给玉儿的,苍华没有打开只看了几眼就郑重的放进了储物戒指。

苍华将注意力放到了手里的蓝色法决上,刚想看看名字只见那法决竟然慢慢缩xiǎo,苍华已经修习了《致水》对于一般的水属性法决倒也不在乎,刚才华老给自己水属性法决时,自己还在纳闷,法决不是只能主修一本吗?

苍华边想着再去看手中的法决时只见那法决早已缩xiǎo成一个蓝色光diǎn,光diǎn慢慢上升,终融入苍华眉心,出于对华老的信任苍华并没有阻止蓝色光diǎn的融入,只是待得一切结束,过了好一会儿苍华都没有察觉到身体有任何的反应,苍华赶紧内视神庭。此时神庭精神海洋内银色气旋与蓝色文字对峙似乎没有变化。待得苍华仔细巡视神庭才发觉出异样。

宝宝积食吃什么消化不良
心房颤动有哪些症状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回事
宝宝睡觉咳嗽怎么回事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