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谷信息港

当前位置:

赤水河小说而已汤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平谷信息港

导读

而 已 汤   (成人故事,儿童勿视。)  吴老师已过不惑之年,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从教已经二十多年了。想当年,吴老师意气风发,勤奋学习,意欲

而 已 汤   (成人故事,儿童勿视。)  吴老师已过不惑之年,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从教已经二十多年了。想当年,吴老师意气风发,勤奋学习,意欲蟾宫折桂,但终以六分之差而憾恨终生。吴老师家中本不宽裕,读完高中已经勉强,为了生计,吴老师到离家三十里的青竹溪做了一名民办教师。 ?  吴老师的父亲是一位旧时的私塾先生,古文底子非常好,之乎者也,顺口成章,而且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听说当年家境也很殷实,后来不幸衰败,只好教几个山村学童聊以度日,后来不兴私塾了,只好弃教从耕。吴老师的父亲经常长吁短叹,大发怀才不遇的感叹。像他这样的酸涩秀才,在农村零星点点,构成了乡村的“老夫子”阶层。虽然于天无补,但却代代传承,对农村的文化氛围有着很大的影响。   吴老师就是在其父的影响下形成的新一代乡村“老夫子”,既知晓国文脉理,又薄通数理化。在农村,这是一层透着学究气质的的人,各人头上一方天,在乡村中也是很受人尊重的。   吴老师为人师表,有很强的敬业精神,二十来年,所教的学生,不乏佼佼者,有几个山沟沟飞出了金凤凰,竟读到了省外的大学!因此,吴老师深受乡里尊敬,是为一方圣贤。前些年,他又从民办教师转为了正式教师,成了准“吃皇粮”的人,吴老师也算有了一个人生的完美归宿罢。   吴老师非常喜欢家访,这是很多乡村老师施教的重要内容。在农村,这家访是有一些讲究的,一来,通过家访,和学生家长沟通,随时了解学生的各方面状况,对教学确实有很大的帮助;二来,乡人虽然于学少通,但却笃厚淳朴,老师在家访中备受尊敬,让人产生一种优越的自豪感;三来嘛,一般家访,都是掐着时间去的,家访完毕,大概也是快吃饭的时间了,一顿虽不丰盛但却实惠的款待是少不了的。    农村学校一般是上半天课,这一天下午,距晚饭大约有两个时辰,吴老师闲来无事,想起班上有一个小名叫曾牛儿的学生近有些捣蛋,于是决意去家访一下。    青竹溪并不大,也就三十多户人家,绕村一圈,也不过二里地,吴老师见时间还早,就沿着村外的黄沙小道,悠哉游哉,漫步而行。到曾牛儿家里,只有曾牛儿的妈和曾牛儿在家,原来曾牛儿的父亲玩牌去了。吴老师家访得法,先在曾牛儿母亲面前赞扬了他儿子聪明好学、劳动积极的话,说的曾母心花怒放,曾牛儿也大受鼓舞,然后又批评了曾牛儿上课讲话、和同学打闹的事,有前面的赞扬话垫底,两母子听批评话心里都感到非常舒服,母亲嗔怪儿子不遵守纪律,儿子也毕恭毕敬,表示今后要改正。这样一来二去,已经到了做饭的时间了,吴老师又拉起了今年养的猪长的如何,山上的竹子要卖多少钱之类的闲话。见吴老师没有要走的意思,曾牛儿的母亲就留吴老师吃晚饭,问吴老师喜欢吃什么,吴老师假意客气一番后文诌诌地说:“不要太麻烦,随便吃点而已”。 曾牛儿的母亲是地道的农家妇女,没有文化,听吴老师这样说,不晓得什么东西叫做“而已”,又不好意思问老师,悄悄把曾牛儿叫到一边,叫儿子去问男人:老师要吃的“而已”是什么菜?曾牛儿屁颠颠的跑到村西头,找到正在牌桌上烦躁不安的父亲问:“老头,老师要在家吃饭,说要吃‘而已’,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叫我来问你”。曾牛儿的父亲今天下午的手气背得很,荷包里的钱输光了不说,还在别人手里借了两百元钱,正全神贯注地盯到牌指望翻梢,见儿子来打岔,也没听清儿子说些什么,焦躁的骂了一句:“妈B”!,曾牛儿看到父亲恶狠狠的样子,不敢多问,赶紧跑回家,附在母亲耳边悄悄说:“妈,老头说是妈B”。曾牛儿的母亲愣住了,脸一下红到了耳根,看了看在灶门边传柴拨火的吴老师,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看吴老师老实正派的外表,没想到会这么坏,竟然想要……。那个死鬼,平时自己给别的男人多说几句话,他都要不高兴,今天不知是怎么了,以前听说有把老婆输给别人的,不曾听说把老婆拿来招待老师的,教育娃儿是很重要,但也不能如此这般啊!曾牛儿的母亲虽然是农村妇女,三从四德还是知道的,她可不愿意毁了自己的名誉。可在农村、尤其是偏僻不开化的地方,丈夫就是老婆的天,丈夫说什么,老婆都要服从的,在道德与服从的抉择中,曾牛儿的母亲被难住了。   聪明才智不在于读没读书,这个俊俏的女人不一会就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她拿了一个盆,滔了一些水,端到里屋,宽衣解带,把自己的□□洗了一番,然后将水倒在锅里烧开,放了满满几调羹平时舍不得吃的香油,加了些味精、花椒等调料,家里没有鲜肉,只好从灶顶上取了一块老腊肉,把的部分割下来,切成薄片放进锅里,又加了些菜地里刚摘的新鲜蔬菜和葱姜,一锅香浓四溢的“腊肉鲜菜而已汤”就做成了,用钵盛了端上桌来,吴老师赞不绝口。曾牛儿的母亲脸红红的说:“老师,他爹还没回来,我和牛儿要等他回来一起吃,你先吃吧,一会汤冷了就不好吃了”。然后又嗫嚅着说:“你说的‵而已′,今天不方便,只给你煮点‵而已汤′,老师你不要见怪哈”。吴老师见了那钵香喷喷的汤,早就口内生津了,虽然对什么“而已”、“而已汤”的话感到疑惑,但馋虫上爬,那还有什么心思去“解惑释疑”啊,稍作客气后,就一个人举箸端杯、风卷残云,三大碗饭就着那钵而已汤一扫而光。吴老师打着饱嗝,礼貌的对女主人表示了感谢,说了些“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今后要多照顾曾牛儿学习之类的话,然后漫步而去。这曾牛儿的母亲暗想:这老师没得到“而已”吃,连“而已汤”都那么喜欢,到底是有文化的人,不像自己的汉子,粗鲁的很,对自己想来就来,想去就去,拿定主意今后在亲热中的关键时刻一定要拿捏一下自己的老公。见老公还没回来,知道又在外面飙酒不回来吃饭了,就招呼在外面玩的儿子回来把饭吃了。   晚上,老公回来,躺在床上,曾牛儿的母亲怪老公不应该把自己拿来招待老师,老公瞪着一对被酒染红的牛眼,跳起来怒问:“我几时把你用来招待老师了” !于是曾牛儿的母亲把事情的经过给老公讲述了一遍,老公大怒之后,对老婆的行为大加赞赏,说老婆误会老公的意思后,居然能明智应对,于是借着酒劲把老婆狠狠的“褒奖”了一番。    吴老师其实不是曾牛儿的母亲误会的那种人,不但有道德,而且知恩图报,自从那次家访后,念念不忘曾牛儿的母亲做的那钵“而已汤”,平时对曾牛儿格外照顾,在老师的赏识教育下,曾牛儿学习亦步亦趋,后来不但冲出山村,而且走向了省外重点大学,此是后话不题。   共 251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好的治癫痫病研究院
重度癫痫怎么治疗更好
标签

上一页:深秋的遥望1

下一页:痴心二